熱門連載小說 《承包大明》-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死不瞑目的張居正展示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承包大明
关于这番改革,可真是史无前例的。
士林为之沸腾。
大会小会充斥着京城内外的每个角落,人人都在议论朝廷这一系列政令。
而且他们还发现,其中还有一个隐形政策,就是朝廷这回将大规模录用年轻进士,这都是因为新政的强度是非常高的,不再是休养生息,劝农桑,而是强调发展,要更上一层楼,这年迈得官员是难以负担,故此具体办事的官员,尽量启用年轻进士,不再是论资排辈,而是以能力优先。
这一点深受读书人推崇。
毕竟年轻就是他们唯一的优势,如今朝廷可算是重视这一点了。
然而,这新政在民间却未引起多大的轰动。
原因就是跟开学期撞车了。
自古就有孟母三迁的故事,对于百姓而言,孩子的教育胜过一切。
其实教育也在发生变化。
小伯爷学院几乎是垄断了私立学院。
中产阶级,贵族阶级都是选择进入小伯爷学院,因为这几年间,大家已经渐渐发现,新式教育是远胜以前的教育方式,主要就是市场兴起,数学、交流都已经变得至关重要,旧的教育已经有些跟不上。
而工商市民阶级的小孩则是进入道观、佛寺学习。
而从今年开始,京城内的各大寺庙、道观,也全部加入这个教育体系。
暂时他们还不受一诺牙行的捐助,毕竟他们也没有跟一诺牙行签订契约,他们也不会签,因为这些寺庙非常有影响力,怎么可能愿意受到郭淡的管束,这只是他们自己的行为。
因为他们发现,最初跟着郭淡搞教育的寺庙、道观,这规模是一年比一年大,香火是越烧越旺。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虽然是郭淡捐助得,但是这些寺庙、道观却因此博得大家好感,百姓都愿意上这些佛寺、道观烧香。
大寺庙觉得不搞的话,人流都会被抢走得。
不过万历以李太后的名义,捐了一笔钱给他们。
张诚、田义这些大太监,也都跟着捐钱。
这教育是目前发展速度最快的行业,也可以说是商业化最大的受益者。
没有办法,传统就是重视教育。
一诺牙行!
“郭淡,你别站着,坐。”
万历坐在一旁,指着中间的C位,向郭淡说道。
“卑职不敢。”
“今儿你必须坐这里。坐吧,坐吧。”
“卑职遵命!”
郭淡颤颤巍巍地坐了下来。
万历又向前面站着的那个六七岁大,白白胖胖的小孩道:“洵儿,快向老师行礼。”
这个小胖子正是万历的三子,朱常洵。
关于这一段师生缘,那可真是几经波折,朱常洵一两岁的时候,万历就让郭淡担任朱常洵得老师,但那纯粹是因为国本之争,而如今性质稍微变了变,万历是真的要让朱常洵向郭淡学习知识的。
原本去年就要来了,但是皇贵妃有些不舍,而郭淡很晚才回来,就一直拖到今年。
对于万历,朱常洵拜郭淡为师,意义已经是非同寻常,故此他是亲自带着朱常洵过来拜师。
“儿臣遵命。”
朱常洵面向郭淡跪下,“朱常洵拜见老师。”
“殿下快快免礼。”
郭淡赶紧起身将朱常洵扶起,心想,这一套我可不会,老师都是要以身作则的,那不等于束缚了我的天性,可是不行。他向万历道:“陛下,关于三王子的安全问题……!”
万历立刻道:“朕不是都说了吗,这些都与你无关,你就光教他本事就行了,尤其是你那算账能力,可不能藏着掖着。”
我需要藏么?问题是他不可能都学会,毕竟他没有见识那个极其的复杂的资本时代。郭淡暗自不屑,又道:“陛下,卑职没有当过老师,这教育方法,跟王大学士他们可能不太一样,是卑职先去向王大学士他们请教,还是卑职按自己方法来教?”
万历想都没有想,就道:“那当然按你的方式来教,不然的话,朕也不会请你来当老师,朕要请朝中的大学士还不简单吗?”
郭淡讪讪道:“那…那卑职就按照自己方式来教。”
万历都有些不太耐烦的挥挥手。
郭淡轻咳两声,看着朱常洵道:“殿下。”
“学生在。”
朱常洵小脸绷得紧紧的,显得非常忐忑不安。
郭淡呵呵道:“去后面玩吧,后面有很多小孩。”
朱常洵眨了眨眼睛,心想,我没有听错吧。叫我去玩?这跟宫里的老师不一样啊!
他在宫中有不少老师,教他读书认字,教他宫廷礼仪,真就没有一个老师教他玩的,这活一般是宦官干得。
他有些困惑,不禁又看向万历。
万历其实也有些懵,但他还是笑道:“老师叫你去玩,那你就去玩吧。”
“是。”
朱常洵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这老师可真是太好了,早知是这样,我早就该来了。在一个宦官的保护下,就屁颠屁颠地就跑了出去。
他这一走,郭淡赶忙站起,皇帝在这里,他可不敢一直霸占C位。
万历倒是没有在乎这一点,而向郭淡问道:“你这教育方法还真不一样啊!”
郭淡嘿嘿笑道:“卑职就是这么过来的,故此就会这一招。”
万历又问道:“那你倒是与朕说说,这其中有何奥妙?”
郭淡道:“卑职认为小孩就是一个要犯错的年纪,如果一开始就用绳子束缚住他,他确实是不会犯错,但他永远也不会知错,因为老师光凭嘴说,小孩其实是难以理解的,如果等到长大再犯错,代价可能更大。
这就好比小孩摔倒,不会有什么事,而且会记住下回别在这里摔倒,但是老人摔倒可能就得躺上几个月,故此要发挥小孩活泼的天性,如此他才会犯错,在犯错之后,再跟他讲讲错在哪里,他才会知错。”
他没有当过老师,他只能拿自己的经历来教,他小时候就是这么过来的,但教育这种事得因人而异,他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对的,故而说完,他有偷偷瞄了眼万历,只见万历沉思不语。
王子得教育,应该与普通人不同,可我又不是王子出身,我不会教呀!郭淡心里有些打鼓,小声道:“陛下,卑职是不是哪里说的不对?”
万历微微一怔,笑道:“恰恰相反,朕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你继续说,朕听着的。”
他方才想起了自己的老师张居正,也想起了自己,他就是从小就被管住的那个小孩,从站到坐,张居正都是一板一眼得教,可结果是什么呢,就是张居正死后,他全部都给干了一遍。
别说就祭祀,就连冠冕他都不戴了。
当然,他也为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
但唯独一点,他没有丢,那就是帝王之术,故此在张居正死后,他就拿张居正来立威。
可惜然并卵。
言官集团比他想象中要强大得多,自张居正死后,就全冲着他来了。
这些天煞的。
郭淡稍稍松了口气,又继续言道:“保持孩子的天性,还能够令他思维变得更加灵活,以及让他擅于与人交流,这两点在商业中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至于学习方面,卑职强调的是培养他的独立和自觉,不要过于依赖老师,毕竟老师只能帮助几年,但是未来一段很长的路,都是要他自己走。”
朕怎么就没有遇到这么一个老师。万历颇为赞许地点点头,道:“很好!朕果然没有选错老师啊!”
“陛下,您…您说得是真的吗?”郭淡受宠若惊道。
万历笑道:“怎么?你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
郭淡讪讪道:“不瞒陛下,卑职第一次当老师,确实没啥信心。”
“也不是第一次。”
万历呵呵道:“永宁不就是你一手教出来的么,朕看着就非常好,跟换了个人似得。”
真是知己!
没话说!
肥宅是真的非常认同郭淡的教育理念,小孩就应该犯错,就应该活泼,他以前要是犯丁点错,感觉这天都要塌下来了,成日惶恐不安。
一个李太后,一个冯保,一个张居正。
可真是地狱级别的教育。
可从历史上来看,也是相当失败的教育。
说到朱尧媖,万历突然问道:“你跟永宁怎么样?”
“这…!”
“还没有进展吗?”万历皱眉问道。
郭淡摇摇头道:“暂时还没有。”
万历纳闷道:“难道是朕看错人呢?朕还以为你在这方面挺不错的。”
郭淡讪讪道:“但她到底是公主,卑职还是有些…呵呵呵呵…!”
万历皱眉道:“朕不管,你得尽快搞定。”
“啊?”
郭淡错愕道:“陛下,这…这事也能尽快吗?”
万历低声道:“朕都已经跟太后说了,你们是郎情妾意,到时太后若问起来,要不是这么一回事,那朕与你可都吃不了兜着走啊!”
我擦!郭淡欲哭无泪道:“陛下,卑职可没有这么说过呀。”
万历道:“可这也得怪你,是你当初为了徐家千金,想朕讨要第一赘婿,从而导致朕对你这方面的能力出现误判,这么久你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事你可得加紧一点。”
什么这么久,尼玛真是睁着眼说瞎话,不就是过个年而已,若非你是皇帝,老子非得揍你一顿。郭淡心里是万马奔腾,嘴上也只能应道:“陛下放心,卑职一定会加倍努力的。”
…..
皇城。
申时行与许国一边晒着阳光,一边慢慢向城外走去。
许国小声言道:“听说今儿陛下带着三王子前去一诺牙行拜师,并且三王子还会寄宿在一诺牙行。”
申时行点点头道:“这事我也听说了。”
许国左右看了眼,才道:“朝中对此是颇有议论,有人认为陛下这么做可能是打算让三王子将来接手一诺牙行,但也有人认为,这里面可能关乎国本,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对于太子都不利啊。”
申时行道:“陛下不说,咱们就不要再管这事,我们能不能活到那时候,都还未知,倘若再闹起来,我这几年付出的一切,可能都将付诸东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