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討論-第八百八十九章 大型社死現場相伴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让开,哈利。”
艾琳娜抽出魔杖,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
空气仿佛瞬间变得粘稠了起来,卢平教授的脸色猛地一变。
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名哈利幻想出来的“艾琳娜”忽然发出一连串愉悦的笑声,右手抓住了那枚正在滴血的鬼飞球,对准了正前方朝她举起魔杖的银发小女巫。
“等——”
轰!
下一刻,一道赤红色的光束猛地亮起。
仿佛发生了地震一样,霍格沃茨教职工休息室剧烈震颤了一下。
紧接着,强大的冲击波在房间里扩散开来,卢平一时失去了平衡感,他晃了晃,努力眯起眼睛看向位于休息室尽头、赤红色光束最终消失的位置。
简直就像是火龙在湖面降落一样,光束路径两侧的大理石地板全部翻了起来。
那个用于存放袍子的旧木柜已经彻底消失了,原本应该是木柜的地方,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残破狰狞的巨大石洞,透过洞口依稀能看到后面大礼堂之中的桌椅。
仅仅一击,魔咒直接贯穿了霍格沃茨一米厚的城堡石墙。
“咕噜——”
卢平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
这种怪物般的破坏力,哪怕是邓布利多教授,估计也做不到更好了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哈利的博格特会呈现出那个样子了,无论是谁,但凡是亲眼目睹,或者是经历了这样可怕的攻击之后,很难不会在心中产生恐惧——名为死亡的恐惧。
邓布利多希望他来教导这种混世魔女,是不是太高估他了一点?!
当然,那些都是之后的事情了。
眼下更为糟糕的是……
相比起后方惨烈的景象,位于光束路径上的“艾琳娜”依旧毫发无损地站在原地。
这个博格特愣了一下,似乎有些困惑。
紧接着,仿佛是嗅到了什么美味的猎物一样,她的目光在教室里那些瑟瑟发抖的小巫师们脸庞上来回扫动着,最后落在了站在她半米远位置的艾琳娜身上。
又是一声爆裂声,“魁地奇·艾琳娜”站过的地方现在是一名穿着巫师袍的艾琳娜。
这是非常奇妙的场景,就仿佛是房间里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艾琳娜;她们不约而同地举起魔杖,宛若镜像一样,冷漠地对准了彼此,让人心悸的红色光芒在杖尖亮起——
“怎、怎么可能……”卢平愣了愣,喃喃低语道。
按照常理,博格特应该是变成它当前关注对象最害怕的形态。
但是从目前艾琳娜的表现来看,她并不害怕另一个“自己”——没有多少人会害怕镜子里的自己,尤其是一模一样的神态动作——这是最不可能让人感到恐惧的。
除非——
卢平的目光飞快扫动了一下,数十张苍白的小脸映入眼帘。
如今这种景象,这种模样可以在同一时间,有效地吓唬到在场的大部分人。
“等等,艾琳娜,别用攻击性魔咒——你在强化它的力量!”
卢平飞快地反应了过来,大声喊道。
而比他声音更快的是另外一道清晰急促的念咒声。
“滑稽滑稽!”赫敏尖声叫道。
一阵噪音,其中一个艾琳娜忽然绊了一下。
大理石地面上忽然出现了一个格格不入的木质台阶,“艾琳娜”一脚踏空,直接陷在了那个楼梯陷阱之中,小小的身影瞬间消失了大半,只剩下一根呆毛在愤怒的左右摇晃。
“干得好!哈利,上前!”
卢平教授松了一口气,大声喊道。
回过神来的哈利急忙越过僵在原地的艾琳娜上前。
啪!
之前那个抛接着滴血鬼飞球的“病娇艾琳娜”又一次出现了,她一脸戏谑地看向浑身颤抖的哈利,手中的鬼飞球对准了小男生的脸庞,气势汹汹地朝他逼近——
“滑稽滑稽!”哈利大叫。
“艾琳娜”忽然左脚踩在右脚上,脸向前跌倒在地,来了个萝莉平地摔。
诶?!
等等!情况不对!
这是……社会性死亡现场吧?!
艾琳娜终于反应了过来,慌张地往前凑去,正准备拯救一下自己的威严。
就在这时,她忽然觉得脚步一沉,就仿佛是陷入了某种粘稠的流沙一样——她飞快地转过头,正好看到邓布利多做贼般地放下右手,露出一抹尴尬而不是温和的笑容。
“马尔福!”卢平教授叫道。
德拉科·马尔福条件反射地往前蹿了一步。
啪!
艾琳娜又出现在了休息室之中,湖蓝色的眸子里满是冰冷和陌生,她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淡金色头发男生,右手虚握扼住德拉科的喉咙,左手中是一个没有球的冰淇淋筒。
“滑、滑稽滑稽!”德拉科下定决心,坚定地念道。
下一刻,空空的冰淇淋筒中忽然开始冒出一大团一大团的冰淇淋球。
“原力锁喉·艾琳娜”慌慌张张地张开双手,努力抱住不停变多的冰淇淋球,头发、脸上、衣服上沾满了黏糊糊的冰淇淋,看起来颇为狼狈而又可爱。
“停、停、停!”
艾琳娜急急忙忙地大声喊道,一面向前赶去。
啪!
狼狈的艾琳娜消失了。
有那么一秒钟,大家有些茫然地四处张望,看它在哪里。
紧接着,他们看见艾琳娜面前的地上出现了一个有些发旧的军绿色背包,在背包正背面贴着几只黄皮耗子模样的卡通贴纸,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可不常见,对吧。阿不思……”
格林德沃皱起眉头,有些困惑地看向身边的那位“前黑魔法防御术”教授。
“所以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艾琳娜最害怕的是什么了吗?”
“那得看到包里面是什么东西才行……”
邓布利多耸了耸肩膀,若有所思地看向不远处。
“……”
艾琳娜深深地看了眼那个背包,伸出手在上面轻轻按了按。
熟悉的触感和声音,哪怕没有打开仔细看,她也知道这里面是什么——背包里面除了一些拆开、连食物残渣都不剩的包装袋外,空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在死亡降临前的几个小时,她早已把这些深深烙印进了脑海深处。
“呼……”
艾琳娜魔杖抬起,在背包上轻轻敲了敲。
“滑稽滑稽!”
啪!
下一刻,这个军绿色背包开始涌出白色雾气。
不到半秒钟功夫,浓密地白雾彻底淹没住了艾琳娜的身影。
……
熟悉的天花板。
女孩仰起头,看了眼明晃晃的白炽灯。
在她的右手边床头柜边上,心电监护仪正在发出有节奏的提示音。
耳边依稀传来仿佛来自门外的医生对话声。
“还好搜救队及时抵达,找到了她,病人除了还有些虚弱外,身体没有什么大碍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最多两三天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搜救队?
对啊——可不是嘛——
艾琳娜颇为贪婪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没想到小时候最害怕的卫生队病房,居然成了她觉得最好笑、滑稽的地方。
只不过……
艾琳娜看了眼手中的魔杖,以及余光中搭在肩上的银色长发。
终究不是一场梦,世界还是变了——她回不去了。
不过……这样似乎也还好……
她摇摇头,心情复杂地轻笑了一声。
“哈!”
萦绕在艾琳娜周围的雾气猛然炸开。
这一次,博格特没有继续变形,它变成了无数股细小的烟雾,消失不见了。
“太棒了!就是这样!”
卢平教授的声音响了起来,他高兴地鼓着掌。
“你们看到了,力量并不能摧毁博格特。但是笑声,尤其是发自内心的、勇于挑战恐惧的快乐可以吓退甚至直接驱散它。干得好,大家伙儿。让我看看……格兰芬多加五分,因为格兰杰小姐展现出了出色的冷静反应——卡斯兰娜小姐也加五分。”
“但是我不小心炸毁了休息室的墙壁……”艾琳娜小心翼翼地说道。
“这是对于你今天在课堂上那些……唔,那些了不起的牺牲的一点补偿和奖励。我不得不得向你道歉,以及对于你后来的默许行为表示尊重和感谢。”
卢平一脸认真地看着艾琳娜说道,紧接着轻松地拍了拍手掌。
“很好,大家都很好,很棒的一节课。家庭作业,请读一读关于博格特的那一章,并且写篇简单的提要……下周四上课前交。没有了。”
诶?
默许??
艾琳娜愣了几秒后,瞬间回想起在上课时做手脚阻拦她的老萝卜。
她猛地回过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两名原本坐在教职工休息室边上的老巫师已经偷偷溜走了,只剩下一个空空荡荡的沙发——哼,这仇先记下了!
整个班级兴奋地交谈着离开了教职工休息室。
然而,艾琳娜并不高兴。
短短一节课的时间,她辛辛苦苦营造了一年多的魔王威严算是彻底没了。
不远处,第一个制服“艾琳娜”的赫敏成为了同学们的中心。
德拉科大大方方的讲述着开学前的故事,哈利则被几个男生打趣他害怕鬼飞球;
赫敏在帮纳威谴责他的伯父,另外两名女生则在狂笑平地摔;
还有议论声。
迪安一脸敬畏地谈论着那个艾琳娜魔咒轰出来的窟窿……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艾琳娜只觉得他们吵闹。
为什么?
难道善良的小天使就一定要承受这样的痛苦?
在她锲而不舍的努力之下,斯内普教授终于不用困扰在女装风波中,但是霍格沃茨之中最皎洁的月光却意外地成为了新的替代品,这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万万没想到,在“混血王子”社会性死亡之前,第一个牺牲品居然是她?!
艾琳娜满脸怨念地缀在最后小声嘀嘀咕咕着,不知不觉间跟丢了回教室的大部队。
不过,问题不大,反正马上就要到下课的时间了。
另一方面,艾琳娜也想一个人静静。
……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艾琳娜咕叽咕叽地走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但是那个突然出现在她正前方同样心事重重地“人”肯定可以帮她解答——格兰芬多的驻院幽灵,“差点没头的”尼克。
此时,“差点没头的”尼克正忧郁地望着窗外,嘴里低声念叨着。
“……不符合他们的条件……就差半寸,如果那……”
“嘿,你好,尼克!”艾琳娜兴高采烈地挥了挥手。
“你好,咦……你好?”
差点没头的尼克吃了一惊,四下张望着。
他长长的鬈发上扣着一顶很时髦的、插着羽毛的帽子,身上穿着一件长达膝盖的束腰外衣,上面镶嵌着车轮状的皱领,掩盖住了他的脖子几乎被完全割断的事实。他像一缕轻烟一样似有似无,艾琳娜可以透过他的身体眺望外面黑暗的天空和倾盆大雨。
半秒后,尼克恍然大悟地低下头。
“你怎么没跟伙伴们在一起,有心事吗?卡斯兰娜小姐。”
尼克一边说着,把一封半透明的信叠起来,藏进了束腰外衣之中。
“唔,你不也是吗?”艾琳娜扬起眉毛。
这个格兰芬多的驻院幽灵飘得有点高,完全没有皮皮鬼可爱。
而且,刚才那个左顾右盼的动作……
真是让人火大!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尼克,并没有注意到艾琳娜脸上的恼火。
或者说哪怕他看到了,此时可能也会以为艾琳娜正在想她自己的心事。。
“啊,”差点没头的尼克优雅地挥了挥手,“小事一桩……并不是我真的想参加……我以为可以申请,就随便试了试,可是看样子我还是‘不符合条件’。”
他的口气是满不在乎的,但他脸上深切的痛苦却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只不过,此时的艾琳娜可没有心情去安慰尼克。
正如同鲁迅先生曾经说过的那样:当你有一个快乐的时候,分享出来就有两份快乐;当你有一份忧愁的时候,去完成一次成功的拱火,你就有可能把忧愁变成快乐。
“噢,小事啊……那就随他去吧,时间会治愈一切的。”
艾琳娜仰起头,颇为真诚地灌着廉价的心灵鸡汤。
不就是没有加入无头猎手队么,相比起她刚才经历的遭遇,简直差远了。
有多少人能在十二岁这样的年纪完成一次社死?!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