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386章 獨吞看書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打扰一下,您要的‘红烧猴脑’和‘麻辣猴根’已经上来了,请慢享用。”
白昊都瞪大了眼睛:“姐姐,你该不是真把孙猴子给炖了吧?虽然他是贫了点欠揍了点,可是也罪不至死啊——而且吃这玩意儿是犯法的!”
“知道,”女娲翻了个白眼,“这个是素肉,不是真的猴脑,不过做的跟真的一样味道。”
“嗯?跟真的一样味道?”白昊警觉起来,“那你还是吃过咯?”
“怎么你今天非得找我茬是吧?”女娲柳眉倒竖,就快把红袖球掷出来了。
“我知道,你是我老板,我现在身上的能力其实都是靠你,但是咱怎么也得讲道理,风采网络现在已经维持到了极限,你们已经养不起那么多的开发人员和系统维稳设施,科技的力量到底也是要以物质为支撑的,”白昊说,“现在能为你们带来新的财富和机遇的,只有我,从虎口里面抢吃食,也得有冲锋队才行。”
说着,白昊看向了林浩和陈普他们,大概是意有所指,女娲大概也是默认了这种说法,于是开始正经了一些,问林浩:“我想知道,你们对我们正在商议的事情,究竟现在了解多少了?”
白昊笑道:“希望不是一头雾水就行。”
“今天算是听到了一些让人惊诧的事情,但是真相究竟如何,难以求证,”林浩说着,转向白昊,“不过,我还是很想知道,你带我们来见女娲娘娘,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当然,让你们知道这些事情,也是因为实在没有办法,没有人用,所以只能联合你们了,”白昊说这话,已经代表了女娲的立场,“我们在这次演备竞赛中必须要赢得冠军,拿到进入天人之阁的资格!”
林浩不解道:“这本来就是我们要做的事情,不告诉我们也会去做的。”
“不,你们不知道,那个云景大学,是一个很深的坑,越到后期,反扑应该就会越大,”白昊说,“刚刚陈普你和林敕老师的对决,对方也只不过是派了个菜鸟来试水,因为料想到这一着,所以我让你和林敕老师也是去试水,这一试,可真不得了了。”
“嗯,青萍剑,确实威力无穷。”陈普深有体会地说,旋即看向旁边的林敕,“但是,林敕老师,不是也赢了吗?”
“赢了?”白昊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你要知道,我刚才没有开玩笑,青萍剑,只不过是他们在初赛拿出的一张牌而已,后面的晋级赛,决赛,你们还不知道他们会出什么样的底牌呢!”
这话,算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大概是听懂了,”杨欣蕾罕见的,插话道,“也就是说,你们刚才说的风采网络公司,女娲娘娘是股东,但是想维持你们的系统稳定攫取更强的力量,得需要更多的技术和经费,所以你们想通过赢得这场演备竞赛获得进入天人之阁的资格,以获取那里的秘密?”
女娲不置可否,算是点头默认了。
“那这样来算的话,咱们的胜率可就真的太小了,”林浩说,“我们已经输掉了初赛,没有晋级,只能进行挑战赛,只能所有人五对五,失去反抗能力为止,对方的实力还不仅仅局限于一把青萍剑,咱们真的能赢吗?”
“这话说的很对,青萍剑是通天教主的法宝,更何况,只一把剑,两个新手,就敢让他们参加初赛,我刚才去问了人了,上一场初赛人家是赢了的,也就是说,人家有这个底气,和咱们一样,来进行最后对冠军的挑战赛!”白昊说,“但是区别在于,咱们没有底气,而且如果是有多个挑战赛队的情况时,挑战赛队必须先互相决出胜负,留下最终的一支校队来对付冠军赛队!”
林敕这时候插嘴一句:“呵呵,那这样来说的话,咱们直接放弃好了,反正已经离开了会场,不如直接回学校,我在教务处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
“嗯,你们以为怎么样呢,林敕老师的建议?”白昊问他们。
林浩和陈普都呆住了,杨欣蕾站起来,“不是还有李玄和莹莹吗,你是不是把他们忘了?”
“没错,的确是这样,我们还留了两个人在那里,所以接下来就只有让你们做出一个选择了,”白昊说,“要么,接受改造,咱们赢了比赛,大家都相安无事,要么,直接放弃比赛,各自回家。”
其他人还没有回答,女娲补充道:“这个所谓的改造,想必你们也知道我是会斡旋造化之术,曾经人族就是我造化而出,所以针对人族的修行和境界的提升,我是最为了解的,我不敢说没有一点害处,但是至少……”
“女娲娘娘,”陈普打断,“我是龙族。”
“龙族,”女娲瞥了一眼白昊,“你跟着白昊这家伙,应该是最熟悉了。”
白昊连连推辞,“数据可都在你们风采网络的库里,你还是让你们那个小业务员微珑去办这件事情比较好——她能够直接调动风采的数据仓库。”
“嗯,好吧,那我这几天去找一下他们的卢照邻,让那边关照一下,”女娲说着,悄悄冲白昊眨了眨眼睛,“要是不在的话,你就直接去那里拿呗?”
白昊耸耸肩,“也行,反正大家都一样,是打工的,要我负责任反正我是负不起的,到时候我只能说是你让我干的。”
“不用担心,孙悟空现在已经被我拉到这边来了,”女娲眼神冷厉地说,“现在咱们仅有的敌人,那就剩下最后一个了,陆压。”
“嗯,可能吧,不过也许也不是,”白昊瞥了她一眼,“别忘了,你原本也是跟他们想一起玩云景大学这个项目,那么大的瓜,要不是因为你贪心想独吞了,恐怕也不会用得上我这个小棋子。”
这话说出口,林浩等人心里都有点淡淡的悲凉,包括林敕甚至也是,虽然不说话,但是这种话当着所有人的面明说,也实在太难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