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第二十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⑤讀書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夜航船。
由于海岸东西的宽度也就是在十到二十公里之间,当小舰队走在正中间时,
两岸陆地正好在望远镜的视线范围里,加上抵达海湾淡水与海水的分界线肯特岛之前海湾里并无一处岛礁,可以放心大胆地行驶,而按照陈牧之的盘算,抵达肯特岛后基本上就是白日了,那时就无须顾忌岛礁的影响了,欧丁等人就是现成的引水员。
一夜无话,纽波特号一直跟在后面,他没有挂灯,而是远远跟着灯火旺盛的小舰队。
当然了,以纽波特号的能力,一开始还能跟着,然后越跟越远,最后自然跟丢了,沃特森只得挂起油灯,找一处海岸停泊。
而在前面的小舰队,欧丁找上了陈牧之。
此时的陈牧之正在船舱里跟爱德蒙、陈子云说话,见到欧丁也是有些意外。
“将军”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陈牧之的军衔还只是中校,还当不得一个“将军”的称号,不过陈牧之并没有纠正他,因为此时欧丁说的是此时在欧洲大陆最流行的拉丁语,天主教堂的通用语言,拉丁语里的“将军”有多重含义,不分辨也罢。
对于拉丁语,陈牧之自从加入海军后也学了一些,勉强能听懂,加上在海军学校专门学过的陈子云以及极为精通的爱德蒙,与欧丁交流起来还是无大碍。
“您就不想做点什么?”
陈牧之骂道:“这黑漆漆的海面上,能够平安行船就不错了,还能做什么?”、
欧丁讪笑道:“将军,在白天里,你见到在外面南面不远处的那艘船只没有?”
火熱都市小说 1625冰封帝國 起點-第二十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⑤看書
陈牧之心理一凛,不过他还是点点头。
“将军,那艘船上按照正常的配置不应该有那么的黑人出现,一般来说,此时的加勒比海已经有大量黑奴出现,也有少量的人成了水手,但那艘船上的黑人也太多了一些”
“你的意思是”
“若在下猜得不错的话,那应该是一艘贩奴船,船上有大量的黑奴,多半是卖给皮萨切克湾某处或几处领地的领主的,船上挂有英国弗吉尼亚公司的旗帜以及英格兰共和国的旗帜,据我的了解,凡是贩奴船,在大海上约莫十日会让黑奴分批来到上层甲板呼吸新鲜空气,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也是如此”
“将军,您的望远镜实在太精妙了,远处船只上的黑奴的外表都能看的清清楚楚,那些人赤身裸体,面容憔悴,肯定不是水手,而是黑奴,一般来说,放到上层甲板面来活动的黑奴只占总数的十分之一,这么来说,这艘船只的黑奴至少有两百人!”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1625冰封帝國 愛下-第二十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⑤分享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1625冰封帝國 txt-第二十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⑤閲讀
“两百人?”,陈牧之似乎想到了什么。
当然了,欧丁的想法与他完全相反,他想的是这批黑奴的价格,而陈牧之却想到了一事。
“在信天翁号上,还有随船过来的工部虞衡司的人员十余人,他们都是前来探矿以及设计采矿、选矿的技术人员,我国自从用上蒸汽机后,别的什么都好,就是必须时刻有淡水和煤炭的供应,淡水好说,只要有大陆的地方,多半有淡水的供应,不用停靠码头也能用小船采集,但煤炭就不行了,必须有合适的地方挖掘、运输、储存!”
“若是能顺利抵达那哈里斯堡,按照陛下的说法,在附近三十里范围里都有极易开采的煤铁,技术人员测定方位后,就算船上的人能够帮忙也不可能长期让他们来干,按照之前的想法,哈里斯堡靠近阿巴拉契亚山脉,凡是有山的地方肯定有土人出没,届时,或用携带的物资诱惑,或直接俘虏过来,让他们作为挖煤主力才是主要的,若是有更加听话的黑奴……”
想到这里,陈牧之的眼睛大亮。
……
凌晨时分,舰队抵达肯特岛,到了这里陈牧之决定不走了。
从肯特岛开始,往北湾里就逐渐以淡水为主,往南则以咸水为主,肯特岛扼控这一分界点,英国人在岛上建有城堡,并用火炮封锁着约莫五里的狭窄的分界线海面。
在肯特岛南面,是一处风平浪静的小海湾,后世的东湾。
小舰队就在东湾停了下来,接下来的一整天,陈牧之都在等待那艘捕奴船的出现,当然了,他也就是碰碰运气,若是捕奴船已经在前面靠岸了就白瞎功夫了,期间,有几艘英国人的小船发现了他们,不过都被雨燕号撞沉了,上面的水手也被瀚海军俘获了。
临近黄昏的时候,他们终于发现了那艘捕奴船。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1625冰封帝國-第二十章 加勒比之二:移民的歷程(2)先遣隊⑤相伴
此时的捕奴船已经不单单是一艘船了,在他的后面还跟着大约五艘武装商船!
对于弗吉尼亚公司来说,整个皮萨切克湾都是自己的,怎会容忍外人进入到里面?
故此,当沃特森将船只停下来后立即派出小船通知了将大本营设在纽波特纽斯的弗吉尼亚公司,于是就跟着他过来了五艘大船,还都是有着十门火炮左右的武装商船!
当然了,对于此时的英国人来说,船只主要是用来贸易的,装上火炮最重要的作用是为了防卫,不过对于此时胆敢前来北美洲东海岸的英国人来说,除了一部分寻求“心灵慰藉”、虔诚的清教徒,还有相当一部分出自私掠船船东或水手。
故此,得知有三艘行动古怪的船只“闯入”皮萨切克湾后,正在纽波特纽斯的弗吉尼亚公司执行董事考弗特立即组织了五艘武装商船前来搜寻它们。
瀚海军战舰在南美洲、加勒比海“辉煌”的战绩尚未传到这一带,早就来到此地的英国人对于蒸汽机也闻所未闻,故此,除了感到“奇怪”之外,它们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危险,就算有危险,他们有六艘大船,而对方只有三艘!
海军出身的沃特森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以不到三十五岁的年纪便从海军退役了,自然不是因为年纪,而是受伤残疾了,他的一条小腿在与荷兰人的海战中被一枚十二磅重的炮弹切掉了,眼下他装了假肢,加上一根据说可以当做“武器”的拐杖,他在表面上看来与常人无疑。
“鬼船”
这是沃特森对陈牧之舰队的称呼,除此之外,他并没有意识到有何不妥。
“或许是他们找到了正好位于海湾中间不容易察觉的洋流?”
这样大有可能,后世的皮萨切克湾里的港口都是不冻港,就是因为有北大西洋暖流的存在,虽然微弱,不过还是能让海港终年不冻,而岸上的河流在冬季还是会封冻的。
远处,在他们看不见的范围里,有着明显视距优势的陈牧之正爬到主桅杆瞭望台用十倍望远镜望着他们。
“六艘与雨燕号差不多或者略小一些的大船,以两艘为一组排成了三行正在驶向这里,两艘船只之间的距离至少有三十米,前后则至少有二十米”
没多久,陈牧之便爬了下来。
他对陈子云说道:“子云,如何能以最快的速度让这六艘武装商船失去战斗力?”
陈子云想了想说道:“只能用老办法了,眼下他们船只之间的距离很大,在东北信风的情况下还能保持大致笔直的航线,肯定是捕捉到了分流到这里的暖流,而职部这几日也仔细分析过风向”
“对于课堂上所学的东北信风、西风带等,那是在远离大陆的海面上最盛,而在像皮萨切克湾这样紧邻大陆的海湾,离阿巴拉契亚山脉山脉也不远,此时正值三月份,在这里的北美大陆应该是冬末春初的时分,来自大陆深处的冷高压应该还残留着影响”
“这样的话,风向在某些时候极有可能变成西风,于是,他们就能利用侧风以最大速度行驶,刚才职部也用望远镜看了,那角度正是利用西风侧风的最佳角度”
“职部建议,眼下三艘船只两台蒸汽机已经发动了,但第二台刚发动没多久,故此只能仰仗第一台的动能,不过眼下是西风,对于我们来说也能利用起来,不过我们的船帆尚未升起来……”
“没时间了”,陈牧之打断了他,“眼下我们的距离还有大约五里,按照他们的速度,应该会在半小时里赶到这里,等我们升好船帆,以及第二台蒸汽机的功效达到最大他们就会冲过来了”
“我命令!”
陈牧之一脸肃然,“411打头,信天翁居中,422最后,呈一字长蛇阵,前后相隔十米,以一台蒸汽机的最大速度,尽快穿过他们的中间!”
“当411与第一排两艘武装商船平齐时,我会下令发射双侧十门火炮,411遇到第二排武装商船时再发射另外十门火炮,接近第三排时第一轮已发射的火炮肯定装填好了,三十米的距离,两侧就是十五米,保证全中!”
“当411与第二排的武装商船平齐时,信天翁号发出所有的火炮,对准第一排已经挨过火炮的武装商船,当411与第三排武装商船平齐时,信天翁号再对第二排的武装商船来一个齐射,以此类推”
“从三排武装商船中间钻出来后,再视情况采取下一步战术!”
其实,陈牧之还是有些小心了,当三艘战舰呈一字型从六艘武装商船中间那处大约三十米宽的地带穿过时,第二台蒸汽机的速度也上来了,三台机帆船由于逆着洋流以较高的速度行驶造成的两侧涌浪让英国人的六艘武装商船瞬间就在海面上晃荡起来!
三艘武装商船前后的距离大约两百米,当三艘瀚海军战舰的速度起来后,越过他们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
“轰!”
穿凿!
瀚海军用在俘虏飞龙骑以及战舰上屡试不爽的战术开始发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