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我快虧成麻瓜了討論-第973章 好人的正確打開方式(求推薦票)展示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我快亏成麻瓜了
“我研究了一下,差不多得四五百亿。”施珊珊说道。
她的计算方式很简单。
首先是一个体育场要多大。
就拿目前正在建造的大连青少年足球训练基地作比较。
该基地用地面积约12.43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5164平方米,
含一座容纳3万人独立体育场,以及综合训练楼、体能训练馆及18片足球场地。
综合训练楼包括运动员宿舍238间、食堂(兼多功能厅)、培训室、战术布置室及医疗康复中心等;体能训练馆供运动员室内训练用;18片足球场其中包括11人制标准足球场10片(人工草皮6片,天然草皮4片),5人制标准足球场8片(人工草皮),总投资2.3亿元。
18片足球场,这已经属于大型体育中心。
猫厂如果建造的话,有些地方可以小一些,有些地方可以大一些。
但是按照12万平米来做平均值问题不大。
这里头也包括了其他体育和娱乐项目的占地面积。
然后是造多少个的问题。
有的省份多一些,有的少一些,那五十个差不多是足够了。
假如在全国搞50个这样的体育中心。
总面积大概是600万平米。
各地地价不尽相同,根据上个月的数据,全国成交楼面均价为2391元/平方米。
哪怕体育场都建在一二线城市,单价也不会超过太多。
大连的那个,是财政拨款,地是直接批的,算是对教育事业的一种扶持。
猫厂的体育中心建造起来之后,以林老板振兴体育的出发点来看,价格绝对不可能太贵。
甚至有可能比公有的都要便宜。
这里头不单单是足球,还会有篮球、棒球、羽毛球、乒乓球、游泳等等。
这对于郭嘉的体育事业也是一种促进。
所以,拿地的价格绝对不可能太高。
各地都会把价格尽可能的压低,三五千估计就差不多了。
楼面价格和房价不是一回事,拿申城来说,2017年上半年平均房价是49515,而平均楼面价格是15185元/㎡。
所以五千都能选到比较有潜力的位置。
至于潜力怎么看,那自然要麻烦秦家双胞胎的爸爸,猫厂的老朋友秦员外了。
哪一块地有升值潜力,哪一块地将来会是城市发展的趋向。
就算不转让地皮。
周边热闹起来之后,到体育场消费的人也会变多。
三百亿就是这么来的。
不过,这仅仅只是地皮的价格。
一个标准11人足球场,造价大概80万,7人场40万,5人场20万。
还有建筑设备等等。
当然,这些和地皮比起来都不算太贵。
贵的是人工。
所以,施珊珊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四五百亿。
林冬选择性的对地皮增值实施了遗忘咒。
精彩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笔趣-第973章 好人的正確打開方式(求推薦票)推薦
他是顾不了这么多了。
除非跑到塔里木盆地里建体育场,不然增值是必然的事情。
如果不考虑土地增值的问题——这个增值不是说把地转卖造成的增值,而是经过经济发展,对比周边地价,然后由系统结算出来的增值。
也可以理解为,总有刁民想害朕。
系统刻意刁难。
“四五百亿啊,那分出来五百亿做这件事,我希望这是一项利国利民的举措,而不是富人们消遣的地方,三胖哥,如果这些体育场变成了高尔夫球场那种东西,你干脆就去北极圈开个企鹅养殖场吧。”
没错,这就是发配。
“不会的。”张三胖脸色发黑。
这特么是兄弟之间说的话吗,你特么的这是要把我送去喂北极熊吧。
是不是吾妻子汝养之。
“那就好,无论做什么事,都别忘了初心。”林冬上纲上线。
不是他非要针对高尔夫球。
而是生活中总有很多事情你看不顺眼。
2004年,郭嘉暂停高尔夫球场的开发建设,然而十多年来全锅高尔夫球场从170家增加到了683家。
据统计,通过郭嘉审批的高球场,仅有十余家。
这些新增的高尔夫球场几乎全部属于违法建设。
基本都以绿地、公园、体育公司等名目开放经营。
至于为什么林老板讨厌这些东西,为什么他从来都不准许猫厂的人以公务为由和客户进入这样的场地……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一个是因为水,一个是因为地。
球场年用水量7亿吨,够800万人生活一年。
在这7亿吨中,真正交水费的比例非常之低,球场往往打深井直接抽取地下水,而水务部门根本无法得知球场的用水量到底是多少,也无法进入高尔夫球场核查井口。
此外,球场占地广阔,很多都超过千亩,集中分布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
仅首都面积超过千亩的球场就有35家,总占地面积超过8万亩。
除了大量圈地用作球场建设之外,还预留很多用地用作房地产开发,建设高尔夫“黑别墅”,而这大面积的球场用地,许多是抢占农民耕地的城市“新圈地运动”的主力。
当你还在为了三十五平的房子首付拼搏的时候,人家一杆子挥舞下去,就是你一个月的租金。
“提起房地产,我倒是有个想法。”裴潜龙嫉妒的看着浑身散发出正义光芒的老板。
马蛋,这才是好人的正确打开方式啊。
我以后再也不要做坏人了。
“咱们不搞房地产,对了,秦叔那边,一定要转达一下,喵舍公寓绝对不能成为他的炒房工具。”林冬借呗的看着裴潜龙。
那边双胞胎其中的一个,脆生生的应答:“好的,我知道了。”
还是宝儿好,自己亏钱,还能帮忙看着她爸别赚钱。
不过,刚才说话的这个到底是宝儿呢,还是贝儿呢。
“我不是说咱们要搞地产,我是想,咱们是不是搞一下老李头,这老头虽然也做过点好事,但是我总觉得他实在太坏了,作为正派,咱们不能对他的恶视而不见哇。”裴潜龙瞟了钱娜一眼,希望能够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自己被崇拜的影子。
可惜,人家没接收到他的媚眼。
其实现场不少人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难倒是公摊,这都属于老生常谈了吧,而且,买房的人痛恨公摊,已经买过房的人可不会这么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