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 txt-第1789章 世家者,當選門當戶對(求訂閱)展示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江缺也不生气,他面色平常无比,“伯喈先生,你说笑了。”
江缺摇摇头,继续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对你女儿蔡琰是真没想法,你就不要自行脑补了。”
这老头,挺会脑补的啊。
江缺自己都没想那么多,蔡邕却自行脑补出来那么多。
实在是佩服不已。
蔡邕:“……”
江缺的话落在蔡邕眼里又是另外一种感受了,“老夫的女儿有那么差吗?”
你区区一个世家都不是的人,居然还一副看不上老夫女儿的样子。
这是几个意思?
莫不是觉得自己太优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呵!
他蔡家可是世家,当之无愧的世家者。
他蔡家虽然算不上强大,但也不是弱者,以他蔡邕的名望……
咳咳!
必将不凡。
到时候谁能抗衡得住?
“江公子,实不相瞒,老夫有一句话不吐不快。”
蔡邕沉吟片刻,依旧想把心中的不快说出来。
“既是不快,那不如不说。”江缺摆摆手,“免得你说出来让我高兴反而不好。”
蔡邕:“……”
顿时间,蔡邕一张老脸都黑下来,实在是难看到极致了。
当即,蔡邕心头一横,“江公子,你想做老夫女婿怕是不行的。”
江缺:“……”
江缺虽然从来就没有这种想法,但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何?”
见此,蔡邕便知道鱼儿上钩了。
只听他淡淡道来,“江公子,你虽然有钱,但却不是世家出身,可对?”
“对。”
江缺点点头,“你说得一点也没错,毕竟我从不把世家放在眼里。”
狂妄!
蔡邕的心里已经给江缺定性,“就你这样的人,没死都是种奇迹。”
若是换一人来,只怕早就气得呕吐鲜血,脸色发起黑来。
一腔怒火中烧。
也亏是他蔡邕,品性素质比较高,才没有生气。
但……
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指不定就已经生气了。
说不得要拂手而去,然后慢慢出手对付,保管行之有效。
也保管有意义。
“江公子,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蔡邕冷然道:“世家,绝对不是你能想象的,你对世家一无所知。”
“是吗?”
江缺不以为然,“伯喈先生说得是,但请恕在下不敢苟同,世家把持天下权势,享受高高在上的生活。
但……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諸天大聖人討論-第1789章 世家者,當選門當戶對(求訂閱)熱推
世家并不是绝对,总有一天会翻船的。”
这话说得蔡邕老脸一黑,忍不住反驳道:“你想多了,这世上没有千年的王朝,但却有千年的世家。”
“……”
江缺闻言后,淡淡地瞥了蔡邕一眼,“那是本公子没有来,若惹本公子头上,一剑屠之便是。”
“天下世家何其多也,屠得过来吗?”
或者说,屠杀世家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天下间,世家何其多也?
各依附于世家而存在的百姓,又何其多也?
数之不尽,足以动摇整个天下。
因此,每一个王朝都会害怕,都需要拉拢那些世家大族。
若是能拉拢得来,自然能拥有天下,各地官员者,也均是世家把控。
主要的书籍典藏都藏于世家中,平常自然不会拿出来,也不会给予寒门。
哪怕是誊抄也不行。
世家之多,造就天下被世家把持着。
而天下间的世家又都是一体,内部虽然也有矛盾,但对外的话,却是一体。
因此,那蔡邕才会那样说。
在他的眼里,江缺就只是一个有点钱财的家伙罢了。
怎么能和世家相提并论呢。
他蔡邕的女儿,那是金枝玉叶,绝世千金,怎么能嫁给一个非世家之人呢。
更何况,此人说得如此狂妄,简直嚣张不行。
世家那是能杀得干净的吗?
绝对杀不干净。
永远也杀不干净,千年的王朝,万年的世家。
作为世家的一份子,蔡邕非常明白眼下的一切。
内心冷然,蔡邕继续说道:“江公子,不可否认你或许有几分本事,但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
江缺:“……”
年轻吗?
他不这样认为。
“杀一个不够,那就杀百个,杀万个,有多少杀多少。”
江缺淡淡地说道:“世家自然能瓦解,也自然经不起杀,没有谁会不害怕被杀死,伯喈先生你多虑了。
对于真正的强者来说,蝼蚁只是蝼蚁,哪怕是屠戮亿万万的生灵也不惧。
这样的场面我见过,所以世家又算什么?”
蔡邕:“……”
蔡邕嘴角抽搐,一脸怪异,“江公子,你那些言论我不管,但你想要成为老夫的女婿,这绝对不行。”
额!
怎么又扯到这上面来了?
江缺嘴角抽搐,忍不住说道:“伯喈先生真的多虑了,在下对你女儿蔡小姐没兴趣,也不想成为你老人家的女婿,从来就没有过这种想法。”
开玩笑,他江缺像是缺女人的人吗?
压根就不缺好嘛。
世家之女,还是凡人,他现在不考虑。
当然,他也理解蔡邕的担忧,毕竟自己足够优秀。
江缺继续说道:“要不是伯喈先生你女儿蔡小姐才情名声比较大,本公子心有好奇,才懒得管她是谁呢。”
“……”
蔡邕面皮微微抽搐,“当真如你所言,没有假话?”
“骗你又没好处。”
江缺随口道:“更不要说,本公子对你们世家本来就没什么好感。”
要知道,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没用,都要被碾碎。
区区蔡邕之女,他江缺还看不上。
蔡邕:“……”
闻言后。
蔡邕的内心是很尴尬的,一脸茫然怪异起来。
忍不住有几分怪异之色,实在是莫名起来,心情都哭笑不得。
他暗道:“原来,是我误会了吗?”
他脑补出太多的东西了。
实际上。
那些东西是没有的,只不过是他蔡邕的脑补罢了。
压根就不存在。
人家江缺压根就没这种心思,压根就没有其他的想法。
“是我想多了?”
蔡邕老脸一红,不禁有些尴尬起来,“咳咳,既然是误会就好。
江公子,是老夫误会你了,还望你不要介意。”
“我很介意。”
江缺淡淡地说道:“伯喈先生,我不想掺合世家的事情,也不想掺合天下大事。
同样的,我江某人也不想被人打扰。
否则,哪怕是也讨不得好处,这点希望你能明白。
也希望你去给其他世家之人传一传话,一旦得罪本公子,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蔡邕:“……”
他面皮抽动,忍不住问道:“江公子,有那么严重吗?
或许,大家都跟我一样的心情,只是想与江公子你谈天论地罢了。”
“我又没找虑的习惯。”
江缺淡淡地说道:“只要你们这些所谓的世家不来招惹我,便万事大吉。”
蔡邕:“……”
闻言,蔡邕略一沉吟,“其实,我代表不了整个世家,我只能代表蔡家。”
“无所谓,伯喈先生你只需要原封不动把话带到就行了。”
江缺幽幽地说道:“对了,前些日子的时候,本公子盘下一个酒楼来,你也提一提。”
言外之意,要是那些世家敢动手,敢有其他想法,他江缺自然不会客气的。
要知道,一般像这种酒楼的生意,大部分都把持在世家的手中。
一旦让世家的人知道江缺的想法,只怕会抢劫他的酒楼。
说不定会明抢。
为保证自己的利益,他不得不给蔡邕说一声,让他转告给那些世家之人。
“我会转告的。”
蔡邕点点头,紧接着又说道:“但……,他们听不听我就不好说了。”
“无妨,说过就行。”
江缺摆摆手,说道:“其实,我也只是想让他们知道罢了,没想靠一句话就解决问题。”
问题肯定还是会发生,还是会出现,但他心里默默在思考着。
到底对方有没有想法,到底这天地间的世家们有没有想法。
想来肯定是有的。
但江缺一点也不怕,任你妖魔鬼怪,任你算计无双,他都有无尽的实力镇压下去。
并且毫不畏惧。
很快,两人就找不到话说了。
江缺微微朝蔡邕抬手,“若是无事的话,我就不留伯喈先生了,就请先离开吧。”
蔡邕:“……”
额。
闻言,蔡邕老脸抽搐一番,“既如此,那老夫就走了。”
实际上。
他心里在想:“你江公子作为此间的主人,难道就不留我吃个饭吗?”
哪怕只是客套的话也行啊。
但……
好像并没有,江缺一点挽留的想法都没有。
似乎也不想挽留,也没有其他的想法。
这就过分了。
不过,蔡邕忍了。
他起身准备离去,“江公子,不用送了。”
他心里则是在想:“你最好祈祷不要有事情落在我身上,否则……”
他蔡邕虽然不是什么大官,倒也是很有名望的人物。
自然有种种手段,自然有机会收拾江缺。
不过,江缺并不害怕。
他一脸平静着,“世家,只是一群自以为是的人罢了。”
所谓的根深蒂固,所谓的影响甚大,都只不过是对凡人而言。
对修行中人来说,世家什么也不算,随时可以打杀,随时有想法。
待走出江府的大门口后,蔡邕一脸难看,“走,回府,同时去把袁家、王家、杨家等洛阳城的大家族们,都给老夫邀请一遍。”
不管江缺是什么态度,关于江缺的事情,蔡邕无论如何也是要告知那些大家族的。
而洛阳城里,这样的大家族有不少,他不能没有想法。
蔡邕的身旁,几个随从一脸震惊,“老爷,您……您真的要把那些家的家主请来?”
“嗯。”
蔡邕点点头,“既然他赌我不敢,那我就赌他没有那么厉害。”
我蔡邕怕他,但别的世家却不怕他。
还有啊。
“老实说,只要他做的事情跟我女儿没有关系,我都无所谓。”
蔡邕随口说道:“他喜欢安静,只要不乱搞事情就没事。”
对他来说,平常得很。
反正,有的是世家子弟去试探江缺的底线。
他蔡邕即便是要选择女婿,也要选择那种门当户对的女婿。
是世家中人。
江缺还入不得他蔡邕的法眼,还没有机会成为他蔡邕的女婿。
蔡邕走后,江缺压根就没有把蔡邕放在心上,“三国世界,只是一个小小的世界罢了,若非是想游戏人间,我现在就汲取本源力就离开了。”
区区一群凡人,不足为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