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 起點-第七百九十九章 只爲自己而活鑒賞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那道裂纹从蛋的一头直到另一头,但金光依旧未消失,像不是束缚被破开,而是其中躁动的力量欲有所求。
黑煌遁伽罗俩兄弟的目光而去,见到那个金蛋产生此等异样不禁向前。可下一刻,一股吸力将他们拉扯而去。不说伽罗俩兄弟,就算黑煌都下意识抗拒,且问:
“先祖大人,这是做什么?”
她以魔气沟通,效果却不好,便朗声而出。当即,盘坐在棠花寺四周的僧人们仰头以看,皆发现那边的端倪。清寻子本以为是黑煌三人助雀旦早日摆脱束缚,可当前看来又不像,因此挥手制止隆熊等人,道:
“先等等,没我们想得那么简单。”
所有人都在等,还有一些人依旧没退出吸纳元气的状态。会发生的事,怎么也逃不过去,终究会来。可当前,还是吸纳元气为重。想法因人而异,可黑煌已摆脱疑惑,因为她察觉到,雀旦只是简单想将其吸食,就像吸食那些普通的生灵之气一样。
佛光经文释放出的力量不断愈合蛋上的裂痕,可那股吸力依旧很强,令状态不是很好的黑煌三人有些吃惊。他们都是云巅实力,特别是黑煌,拥有白敦身体后,站在云巅之上,和清寻子相差无几。但在这道看似简单的力量前,显得极为弱小。
再次问了两句,于生死紧张的对峙中,雀旦还是开了口,兴许是出于欺骗黑煌的补偿,也许是出于那一声声先祖换来的同情之心,他高声答道:
“成为我的一部分,我还需要力量!”
雀旦的声音里满是为难,黑煌听之,虽说依旧朝其而去,可身体在魔气的催动下猛地一停。伽罗俩兄弟虽说存活时间极长,可实力不如黑煌,此时看向她,寻求着帮助。但黑煌不知再想什么,第一时间没有出手。
“黑煌,帮我们!”
“他出尔反尔,你还没看清?这家伙已彻底被贪婪侵蚀,与我们不是一路人。”
“他现在恐怕想吸食一切生灵,什么创建魔道王朝和让兽族崛起都是虚无缥缈的谎话。”
“你还不懂吗?若我们被其吞食,你也难逃这等命运!”
俩兄弟咬着牙,使出全力抵挡着那股吸力。可那股魔气中,存在着一股他们无法抵挡的力量,似从血脉中便将他们压制。因此,无论他们施展出怎样的力量,都依旧在靠近那个金蛋。
黑煌看着二人逐渐化作原形,成为一只无比硕大的漆黑乌鸦和巨蟒,不禁失去判断。一直以来,都是先祖拉着她前进,她所做一切更由雀旦指示。黑煌建立魔道王朝和让兽族崛起的心并不算特别强烈,她所做一切,只为拥有自己的身体,当前已实现,便只剩成神。
因此,她暂时没有帮二人,虽说这等变故她没想到,但她想确定先祖的心。只要不伤自己,谁会管那么多?伽罗俩兄弟虽不是敌人,可也不是同伴。黑煌脑中从来没有同伴二字,亲姐姐她都可以杀害,此时哪会顾及那么多,只是冷冷问:
“先祖大人,您说过,会让我和你一起成神。然后您前往以上世界,我留在大荒为你固守疆土!”
她想知道雀旦的确切想法,后者顺其心意,答道:
“你与他们不同,帮我吞食他们,我的力量便足够突破大荒桎梏!”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七百九十九章 只爲自己而活熱推
此话一出,伽罗俩兄弟当即慌了,来不及咒骂雀旦是个不折不扣的骗子,便央求起黑煌这个小辈。他们一直都很高傲,可此时没半点傲慢,他们为了活下来可谓煞费苦心,怎能于当前死去?且还被雀旦吸食而死?
“他的力量已超我等,可见已触及大荒桎梏,现在他本可摆脱束缚后打败众多修行者以吸取生灵之气提升实力,为何非要将目标定为我们?他居心叵测,你帮他只会自讨苦吃,不如与我们联手!”
“对!我们暂时躲开,等雀旦和人类大战,两败俱伤时再坐享渔翁之利。我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魔道的王朝,虽说不知雀旦想要什么,可他现在和我们目标不同,自然不相为谋!”
巨大的乌鸦和巨蟒张嘴时皆在劝诫黑煌,后者现在是他们的希望,因为自己的力量实在不足以摆脱这股吸力,但加上她的力量,还是有些希望。可雀旦也发声,犹如雷鸣一般,吸引地上六万修行者的目光。
他们此时只是默默看着,当前进攻显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诸佛所结的束缚还未被其挣脱。若是现在贸然行动,只会自讨苦吃,令灾难提前降临。而当前他们的重点,还是吸收元气或准备攻势,但头顶雀旦发出的声音,令很多紧闭的双眼变得紧凑,眉头更是皱的夸张。
“若我想害你,早已下手,为何还要帮你取得白敦的身体?”
光这件事,便令黑煌对先祖有所亏欠。因此,她以粗壮的魔气为手臂,推动乌鸦和大蛇,令其不断靠近雀旦所在的金蛋。
在伽罗俩兄弟大骂蠢材等脏话时,黑煌还在帮雀旦完成他的计划。她想成神,可必须战胜清寻子等人,要想如此,靠伽罗俩兄弟还不如赌一把,选择相信先祖。
有之前四股生灵之气,雀旦所缺的力量应该不差多少。她抱着这等念头及侥幸心,试图用大鸟大蛇将其喂饱。眼前,大鸟和大蛇已到金蛋外,它们身形虽硕大,可此时宛如黑红魔气一般,很有可能被吸进去。
“你会后悔的!”
伽罗俩兄弟在雀旦魔气的压制下,身形逐渐扭曲,自身的生灵之气也被挤碎。可他们看着眼前黑煌,还是留下恶毒的诅咒。当前就算她后悔也来不及,所以她将两人推进金灿灿的佛光中,急忙问:
“先祖大人,我已帮你降服鸟蛇,希望您信守承诺!”
“什么承诺?”
雀旦这么一问,黑煌当即意识到不妙,纵然四周吸力不强,额上也满是汗。她知道自己的实力不如先祖。若后者想,不过一瞬,状态不佳的自己便会被吞食。可她还是选择相信先祖,希望他发话,以让自己心安。
“就是……助我也成神。”
“其实没有他们的力量,我也可以成为神,大荒桎梏就在眼前,我可以轻松突破。”
“那为何还……”
“因为我怕!”
雀旦在黑煌眼里,一直都是深不可测的大智慧存在。加上他的实力,有何畏惧之物?她不理解,雀旦便在释放出一股强横的吸力后解释道:
“我本以为吸食四股生灵之气便能成为大荒中的至高者,可没想到这群老和尚既然把我束缚。这么说来,大荒桎梏并没有多高,还有比其更高的境界。我现在有能吸食的存在,又何尝不去尝试?无论是他们,还是你,或清寻子等人,都将被我吸食,只是先后有别。而后大荒上的生灵,无论人兽,都会成为我的点心。即使月亮被破,我也不会放过语尚言,我要将她人族灭亡,而无能的兽族,也都将死!”
黑煌尽全力抵挡着金蛋中发出的吸力,试图逃生。可她在之前推伽罗兄弟时,已陷入更深之地。因为同是魔道人,掌握着大同小异的魔气,雀旦体内的魔气又更浓郁,黑煌根本没有半点逃生的可能。但她妖媚的脸上流露不解,此时艰难的咬着红唇,问:
“你曾说,所做一切是为了兽族的崛起……”
“我只为自己——”
相比黑煌虚弱的声音,雀旦的怒吼响彻天地,令地面上的修行者不禁凝眸。曾经的荒兽之王,经过三万年的折磨,真的成了贪婪的怪物。他也曾为兽族而战,也为荣誉和族人奔走,可他这些年所受的折磨,谁能感受到?
雀旦本以为自己为大荒无敌,没想却惨遭束缚。他受封印三万年待在南海之南,他不想再体会那样的感觉,因此将四周一切都吸食,以此增长自己的力量。这个无比高傲的王曾相信族人,也相信自己,但现在只相信力量。他要成为大荒最强,将大荒降临在自己头顶的一切都返还回去。
怒吼的龙吟无比悲怆,徘徊在天地间,一股吸力也朝地面而来,可因清寻子一把蒲扇所出的风,暂时没法将其吸收。之前雀旦的话他听到了,不禁再担心几分。越是无情之人,越难战胜。见雀旦将黑煌吸收,清寻子大概已能猜到自己将面临怎样的对手,这样的情况可不算妙。
“携符阵——”
清寻子说罢,在场近百位符师无论状态如何,都当即结印,做好战斗的准备。武者随之一一醒来,当前可不是懒惰的时候。但这敌人,实在难以敌过。可无论再强,也只有硬着头皮上。
夏萧站在队列中,紧握着阿烛的手,心情沉重。他也曾只想为自己而活,可后来,身边有了家人,有了所爱之人。但再想守护,实力都有所不足。更可笑的是,他还坠入了魔道,即便如此,还是太弱。
男人最怕有很多依赖自己的人,自己却能力不足。夏萧当前就处在那种难堪的缝隙中,可唯有向前,因为躲不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