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一章 改變世界推薦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在餐厅的包厢里吃完饭,张倩叫来服务员,先把桌面收拾了一下,送上饭后甜点,重新关上包厢门后,她便示意杨拙可以开始“表演”了。
“倩倩姐,我们可以先玩一些小问答游戏。”杨拙接过姐姐从包里拿出来的一副新扑克,一边拆开在手上翻洗,一边说道:“倩倩姐,你可以问我三个从进入餐厅开始到现在为止,周围景物或人的细节问题,任何问题都可以。比如你可以问我从餐厅门到我们的包厢门口,直线距离有几块地砖,餐厅的大厅中央吊灯有几个水晶球,边上窗帘是什么图案什么画色之类。”
张倩听得大感兴趣,想了想,问道:“你身后那个柜子上摆着几个水壶几个杯子?”
“两个水壶六只杯子,刚刚我们进屋的时候有一个水壶六只杯子,但是刚刚服务员又拿了一个进来,所以现在应该是两个。”杨拙很肯定地说道。
坐在杨拙旁边的小敏回头,看了眼他们身后那柜子,笑道:“真的是两个水壶六只杯子,答对了!”
张倩又问道:“刚刚收拾桌子的服务员,戒指戴在哪个手上的哪个手指?”
杨拙依然是没有任何犹豫地立刻回答道:“右手小拇指上,是一枚银色的戒指。”
小敏看向张倩:“倩倩姐,小拙回答对了么?”
张倩点了点头,笑道:“答对了,确实是戴在右手小拇指,厉害哦!第三个问题,我们上的第二道菜是什么?”
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杨拙却反而想了几秒钟后,眉头微皱道:“是那道里脊。”
“嗯,回答正确。”张倩鼓掌道:“可以啊,小弟,你观察力、记忆力这么强?一直都在记东西?你真能记得这酒店从门口到包厢有几块砖,客厅那吊灯有几个水晶球?”
杨拙笑道:“这两个当然不记得,咱们进来就被服务员带到包厢来了,我哪有时间去数。”
张倩一怔,奇道:“那你刚刚还说……”
杨拙说道:“因为这么说会显得我观察力很强、记忆超群、很有把握,若是对小敏,我不会这么问,她会很习惯地直接顺势用我举的例来让我回答,但以倩倩姐你的性格,肯定不会直接用那两个问题来问。
“倩倩姐你如果提问,肯定不会提那种没法验证或者很难验证的问题,而必然是知道答案或是能够马上验证的问题。
“咱们在停车场刚下车,我姐提议要我‘表演’的时候,我就想好要玩这个问答‘游戏’了,所以那时我就问你,这家餐厅之前有没有来过,你说没有,也就是说,对这家餐厅的实地环境信息,你也是要即时获得。
“从进入餐厅开始,我就故意落后几步,然后注意你的视线方向,你所观察的事物,去记忆这些。
“我其实本来以为你会问大厅的广告标语、优惠信息之类,因为进餐厅的时候,你有往收银台的方向看了一眼。另外我还以为你会问咱们包厢的隔壁包厢号是多少之类的问题,因为进包厢前你有扫了上方一眼,这家餐厅的包厢号比较特别,我们这间是035,隔壁却是033和025。
“服务员和我背后柜子的情况,我认为是极有可能被当作问题的,所以带我们进包厢的服务员和后来送菜、结账、收拾的服务员我都有仔细观察过,倒是押对了题。反而是第二道菜是什么,这个最正常最简单的问题我差点没答上来。”
张倩听到杨拙这番的自我分析和解释,连连点头:“还真是有点向坤那味了。”
杨拙说道:“这就是向哥教我的‘观察分析法’和‘九段预判法’,先提前预演可能遇到的情况,分析各种条件和对自己最有利的可能,然后主动布局,提前落子,让事情往自己希望和预设的局面去发展。”
“但现实不是游戏,不可能所有条件都在计算之内,事情不可能每次都会发展成你所希望的局面,变数太多了。”张倩摇头说道。
杨拙说道:“这些方法只是一些训练,对思维方式和观察习惯的训练,这样的话,当我们能够获得更多感官信息的时候,才能够快速地思考和分析,做出正确的决断。”
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起點-第六百一十一章 改變世界看書
说到这里,他停下了手中一直翻牌洗牌的动作,把那一沓已经洗乱的新扑克放到张倩面前。
张倩拿起扑克,对旁边的杨婕问道:“现在这是要开始‘表演’了?”
杨婕却是拿出手机,一边拍摄视频一边说道:“我要录下来,我就不信,找不到他的小把戏机关。”
“倩倩姐,你可以看一下那些牌,然后选出一张,放在手里或者口袋里,再把剩下的扑克牌还给我。”杨拙说完,站起来转身,以示意自己不会看她抽排的过程。
张倩和杨婕一起检查了一下扑克牌,确定并没有什么折痕或者记号之类,才拿出一张扑克,放到旁边的包包里。
“好了。”张倩将剩下的扑克牌还了回去。
杨拙回身重新坐下,拿着扑克牌也没看,又继续翻洗起来,张倩和杨婕,包括旁边的小敏都在注视着他的手、他的动作、他的视线,想看他是不是有在偷偷看牌、查牌。
但不论怎么看,以杨拙这种洗牌的方式,他都不可能看到牌面。
洗了不到10秒钟,杨拙便停了下来,看着张倩说道:“倩倩姐,你那张牌是黑桃10。”
张倩秀眉微挑,和杨婕对视了一眼,面现惊讶之色,然后从包里把那张扑克牌拿出,放在桌上——确实就是黑桃10。
很显然,这不是蒙中的。
“确实有点向坤那神棍式魔术的味道了。”张倩又把那些扑克牌拿了回来,更加仔细地检查:“你是不是洗牌的时候在那些牌上做了只有你自己能摸出来的记号,每张牌都能分辨,所以我抽完牌后,你再一洗一摸,就知道缺的是哪张牌了?”
“这个真不是……”
“我知道了,和你之前故弄玄虚的那个问答游戏有关系?你是故意通过那个问答游戏来试探我会选哪张牌,或者在暗示我该选哪张牌?好像也不对……”
杨拙笑道:“哪有那么玄乎啊倩倩姐。”
他说着,把那副扑克牌拿过来,在手里翻洗着,说道:“并不是给扑克牌做记号,就是单纯地熟悉一下扑克的感觉,就像是……就像是‘认识’了它们。所以拿回到手上,跟它们‘打个招呼’,很容易就能知道是哪张牌被拿出来了。”
张倩听得一呆:“我怎么觉得你这说法更玄乎了呢?”
“真不玄乎,不是玄学,真的是切实的感受,倩倩姐,你拿着这两张牌,你闭上眼睛感觉一下,想象你可以放超声波来感知……算了,这么短的时间你应该感觉不到。我们再试一下其他的吧,来试下硬币,姐,有换硬币吗?”
杨婕从包里拿出一把硬币放在弟弟面前,有六枚一元的,两枚五毛的,新旧不一。
杨拙把硬币一枚枚挑到自己手心,掂量了一下,然后挑出了一枚一元的放在一边,把剩下的一共七枚硬币推回张倩、杨婕面前,说道:
“倩倩姐,姐,你们俩一人分几枚,然后我会判断,你们手里分别有几枚。”
他说罢,便回过头去,等到张倩、杨婕分完硬币,才回身过来,直接说道:“倩倩姐手里四枚,三枚一元一枚五毛,我姐手里是两枚一元一枚五毛,没错吧?”
张倩和杨婕把手摊开,手中硬币数果然如他所说,十分准确。
“小敏,是不是你偷偷给他暗示?”张倩看向坐在杨拙身旁的小敏问道。
小敏赶紧摆手:“没有没有,我什么也没干。”
杨婕也说道:“在我家里的时候,小敏没在,这小子也一样这么灵的,确实和小敏没关系。”
“难道是听到我们俩分硬币的声音?”张倩喃喃自语。
接着杨拙又用他姐姐买的几只圆珠笔玩了几个类似的游戏,都是有着魔术一般的神奇表现。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討論-第六百一十一章 改變世界看書
“向坤当初在酒吧的时候,猜到我在A4纸上写的什么字,估计也是和小弟用的同样的‘把戏’。”杨婕把玩着一根圆珠笔,还是认为杨拙是从向坤那里学了什么魔术之类的小把戏。
张倩则说道:“这感觉比向坤那次还要神奇,他那还是自己带的A4纸,可能早就有做了手脚,小弟用的却是你刚刚买的新扑克牌、新圆珠笔,用的硬币也是你换来的。”
杨拙赶紧说道:“错了,向哥比我要强多了,强得多得多,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我按着向哥的指导,用了快一年时间训练,也是刚刚才摸到门道。我以前只是觉得向哥很厉害,很聪明,想学习他思考问题的一些方法,但真的和他学了以后,我才明白,向哥远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得多。特别是这段时间,我真的开始感觉到了周围一些特殊的变化……应该怎么说呢?我对整个世界的认知都变了,这个世界,远比我们以为的要复杂得多、生动得多。姐,倩倩姐,小敏,真的,如果你们也能有那种感觉,那种重新认识世界的感觉,也会和我一样崇拜向哥的。我有一种预感,不,我知道……向哥正在改变这个世界。”
看到杨拙说的越来越离谱,语气也越来越激动,不仅是杨婕、张倩,就是小敏都有些看呆了。
杨婕用手肘轻轻碰了碰身旁的好友,视线却依然放在面前的弟弟身上:“看到了吧,就是这种状态,我感觉他被向坤洗脑了,比那种追星的粉丝还夸张。”
杨拙也意识到自己表现得好像有些过头了,苦笑道:“我平常在其他人面前从来不会说这些事的,也从来不会去‘表演’什么……都是我姐要求的我才给她展示几次,向哥说过了,我们的训练目的是更好地认识世界和认识自己,不是为了显摆或者与人争吵。主要是我最近是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周围的变化、这个世界的变化,知道向哥教我的那些,是真的有大用的,你们又都是自己人,我才忍不住想多说几句。”
小敏也点头道:“对对对,小拙平常不是这样的。”
张倩眉头微皱道:“刚刚那些,真的不是什么魔术?”
“真不是魔术啊……”杨拙无奈道。
“你说的世界改变,具体是什么意思?”张倩又问。
“就是……”杨拙嘴巴张了下,却是好像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描述语句,停了两秒钟,才又继续说道:“就好像我们本来看的世界是黑白的,然后突然看到了一种新的颜色,并且颜色越来越多,整个世界越来越丰富多彩,原本我们以为普普通通的一个事物,在‘上色’了以后,就马上有了完全不同的感觉。”
张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问道:“小弟,向坤教你的那些什么九段法、提炼法、分析法、轴心法什么的,你跟我详细说说,向坤没说让你保密吧?”
“不是吧,我是让你帮我教育阿拙的,怎么搞的好像你也信了他那套说辞了?”杨婕急道。
张倩笑着捏了捏好友的肩膀,说道:“小婕,你是有些困于自己的知识体系了,而且有些挂心则乱,你想想,他说那些话的状态,像是在开玩笑、在故意忽悠咱们吗?而如果他本身就坚信那些说法,又怎么可能只是单纯从向坤那里学到了一些魔术戏法?只是一些魔术戏法,怎么可能让他产生那样坚定不移的想法?小婕,你和向坤接触的比较少,去铜石镇、崇云村的次数也比较少,所以可能没有察觉到……向坤,确实有很多根本没法解释的、神奇的地方。”
“你是说……当初在酒吧里那次的表现?”
“不,是后来一系列的表现。”张倩说道,“不说其他,就单说他一直待在铜石镇、崇云村,还不时钻山里,也没有组建开发团队,就他一个人,是怎么在很短的时间里,不断地给我出各种各样成体系的解决方案?每次游戏更新迭代,那些工作量,就是上百人的团队,都要很多时间去开发、测试,他是怎么一个人搞定的?有些时候,我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在崇云村或者崇云山里发现了什么通向未来的时空隧道,所以不时钻进去直接从未来‘抄’点东西回来用呢。
“还有……上次向坤在彭城过生日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那个小‘小苹果’的盲人女孩?如果不跟你说她是盲人,眼睛天生看不见的话,你第一次见,能发现她是盲人吗?我私下里有问过她,为什么她不用拿盲杖,也好像能知道周围的情况,她说向坤教了她一些锻炼感官的方法。是不是觉得和小弟刚刚的说法有些相似?”
杨婕眉毛微皱,但却没再反驳,显然好友的话也让她开始往另一种可能去思考。
杨拙却是兴冲冲地说道:“对对,我也知道小苹果,小苹果肯定也是跟着向哥学的,虽然没具体交流过,但我知道她肯定比我厉害多了。倩倩姐,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最好还是跟向哥问一下,让他教你。他倒没有跟我说过要保密,只是他说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信息集合体,要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针对性地制定训练方式,我的训练方式,我的感官延伸方向,可能和你们不一样。其实我也挺想和向哥聊一聊的,最近我有很多不一样的感觉和发现,但就是觉得还差了点什么,一直想不明白。”
杨拙不知道的是,哪怕他没能和向坤联系上的时间,他的感知训练情况也一直都被爱丽丝观测和记录着,每到一个阶段就会汇总给向坤。
现在对于能够通过“全电子设备”和“超感物品体系”进行世界范围监控的爱丽丝而言,种点的观察监控名单里,除了像向坤父母、老夏、唐宝娜、小铃铛、小苹果、杨真儿等人及其亲朋这类重点守护对象外,还有几类观测名单。
一类是蒋淳和良先生这种,已经和“超感物品体系”建立了初步联系,但还没有形成自身契合的认知体系的“变异生物”——当然,现在良先生有向坤自己亲自观察;
一类是杜老头、齐豪国这种被“八臂八眼木雕”的情绪投影深刻影响,并已经和“情注物二级网络”建立了深度联系的人;
一类是叶子君、貌强、李仕玶、周锐等人,受到不同“情注物”影响,和“情注物二级网络”建立了微弱联系的人;
还有一类,只有两人,一个是崇云村的刘正益,一个便是杨拙了。
如果把“超感物品体系”比喻成藏在深山浓雾中的一座巨型建筑群的话,那么这世界上绝大多数人都是意识不到这座建筑群的存在。
老夏、小胖妞、小苹果、杨真儿、唐宝娜等人,相当于向坤打开门,邀请她们进入建筑群中,和他一起布置这座建筑,装修各个房间,明确其功能性。
而刘正益和杨拙,并没有被开门邀请,也没有能看到建筑群的全貌,只是隐隐约约地知道有那么一座建筑群的存在,大概地知道在哪个方向,然后按着各自的方法探索前行,想要试图找到那座建筑群。
区别是,刘正益纯粹是自己发现的,意识和感官恰巧在崇云村大量“超联物”被激发的情况下,搭到了那根弦上,灵光乍现中,让他窥见了那云雾深山中洪武建筑的一个小角,于是开始自发地、小心翼翼地探索。
杨拙却是向坤有意地进行引导,根据他的实际情况,按着他的行为模式、超感信息建立起来的认知模型,进行有针对性的训练。
向坤想要看看,在他没有主动提供“超联物”接口,即不排斥,也没有确定认可的情况下,在没有受到“情注物”的情绪投影被动影响,拉进“情注物二级网络”的前提下,普通人要怎么样才能感知到“超感物品体系”的存在,又是否能够自己和“超感物品体系”产生联系,自己找到接口。如果产生联系了,是否能够对“超感物品体系”进行利用,能利用到什么程度?
毕竟现在“超联物”已经遍及全球许多人类聚居地,遍布几乎所有中大型城市,而以娜娜的“情绪旋律”、“物品旋律”为基础改编创作出来的歌曲,也在爱丽丝的控制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进行着“次级情绪同化”的影响。
并且“超联物”和“情注物”的投放、关联速度还在继续加快,未来“超感物品体系”不可避免地会以整个世界、以万物为基础。
就好像那原本隐藏于云雾中的巨型建筑群,越来越大,遮天蔽日,就算再怎么隐藏,也总归会被人察觉一样。
有些事,要未雨绸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