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87s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笔趣-第355章 中邪-kcqpa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风哥,弟兄们自会去领罚!”历阳说完这句话也知道为时已晚。
“惩罚?人都跑了,我要你们受罚有什么用?宫田已经被他们杀了!我去那里找百合?”
好不容易找到一些线索,如今全部都断了,刘风只觉得发狂。
对宫田两天两夜的折磨,让他也有些疲惫,便拍着历阳的肩膀,低声道:“你那里有问题,你现在立马回去,对你的人重新调查!!”
这里是夜来香的地下室,不是亲近的弟兄,谁会来这里?
既然能听清楚宫田的话,那距离一定不远,并且此人对夜来香的布局十分熟悉,否则不可能在做这些事情以后,还能全身而退。
宫田死了以后,罗子阳本想将他的尸体带回国内,却不然被人偷走了。
没几天,他的尸体就被挂在金三角的指明塔上。
指明塔是过往船只的必经之地,每一个路过这里的地方,只要看到指明塔就知道这是到了金三角。
宫田的尸体被挂在上面,被枪打的满是窟窿,没几天再次被人偷走,竟是被送去了泰国。
这些人都是宫田生前的仇人,他作恶多端,死了之后被百般折磨。
等罗子阳再次找到他的尸体时,就只剩下一层人皮,五脏六腹都被掏空,不知去向。
因为宫田的死,虽然没有找到背叛者,但是历阳还是对所有人进行了大洗牌。
而宫田那句没说完的话,在刘风的心中成了祸根……
他决定亲自去缅典一趟,他想去哪个旅店看看,或许能找出不一样的东西。
岂料,又送上门一个大生意。
买主不要武器更不要毒品,要的却是缅典的一块翡翠。
他是坐着客船到果敢的,刚一下岸,就有商铺的老板跟着他。
本是怀疑他身份不明,却不然一路跟着他到了刘风的别墅。
刘风在果敢的身份与以前不同,老板一看是找刘风的,便悄然离开,转而去了肖真的小酒馆。
自那件事以后,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后遗症,肖真的身体就一直不太好,整日坐在小酒馆里裹着个小棉被,咳个不停。
“真哥,我看的千真万确!那个人没有带保镖,也没有带枪,就那样去了他的别墅!”
听着老板的话,肖真示意她妹妹去柜台拿钱,老板拿到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这可能就是肖真在小镇上屹立不倒的原因,每一个码头的商贩都和他保持着交易关系,所以每天,他是镇上消息最灵通的人。
“哥,我给你找了个灵师,你让他好好给你看看病!”肖真的妹妹担心的说:“你这模样,一看就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给招惹上了!”
肖真却摆手不用,只有他自己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自己只要一闭上眼睛,就是刘风斩杀女鬼的场景,天天连觉都睡不好,怎么可能有个好身体。
就在这时,有人敲酒馆的门,小妹瞄了一眼监控,连声道:“是刘风!哥,你快藏起来!”
肖真本还在喝水,一听到这两个字,忙不迭的站起来就朝楼上爬,速度飞快,一点也看不出像是得了病的人。
看着落荒而逃的肖真,小妹无奈的叹气,酒馆的门刚好打开。
“又是只有你一个人啊!”刘风不认生的在吧台处坐好。
小妹利索的转身为他端酒,看着肖真的妹妹年纪还小,就在这地方呆着,刘风不由得问道:“你没想过上学吗?”
“我哥在这儿,我去哪里上学啊!”小妹笑着说:“果敢又没有学校!”
“再说了,就算这里有学校,也没人敢把孩子送来这里!”
刘风笑了起来,“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哥都让这里的人放下枪做生意了!建所学校不过是时间问题!”
雪的泪
小妹的神色有些复杂,“我哥才不会管那么多闲事,等一切忙完了,我们要回国的!”
刘风愣了一下,他记得肖真说过这个女孩儿是他认得妹妹,而肖真在国内有命案,怎么可能回去?
小妹好像是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问题,接下来不管刘风说什么,她都闭嘴不言。
原本就是来找肖真的,他不在酒馆,刘风喝了两口酒,便把钱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
“咚咚~”
巨大的震动,是从楼上传来的,刘风愣了一下,小妹以为是哥哥在楼上摔倒了,连忙说:“没事,没事,是老鼠!”
话音刚落,一声枪响从楼上传下,刘风尴尬的笑道:“老鼠还会打枪?”
小妹的脸色有些苍白,着急的看向楼上,刘风想都不想大的从腰间拿出手枪,朝楼上跑去。
木头做成的台阶,在他的脚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跑上楼,就看到肖真趴在地上,流了一地的血。
“怎么回事?”
“哥!”小妹冲上去查看肖真的伤势,刘风看着打开的窗户,躲在墙后,查看窗外的情况。
“人已经死了!”
不多时,肖真喘着气说道:“他心口中了我的枪,跑不远了!”
刘风这才注意到地上的血不是他的,便在他身边蹲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在家呢!”
肖真觉得有些尴尬,刘风也不恼,反而搬了张椅子在一旁坐下,“小妹,你先下去吧,我跟你哥说两句话!”
小妹再三查看,注意到不是肖真的伤口,这才把他扶起来,下楼。
追寻华夏秘密 悠悠
看着肖真动一下就气喘吁吁,刘风有些意外,“你这几日怎么变成这样了?出什么事情了?”
肖真自是不会告诉他,是被他吓成这样的,就尴尬的说:“前几日发烧了,身子一直不见好!”
看着肖真脸色苍白汗水涟涟,这并不像是发烧的症状。
“都病的这么厉害,还不找医生看……”刘风说着,注意到他屋子里放了许多药,便停了下来,看着他,“肖真,你这病不简单啊!”
肖真以为他在开玩笑,便扯着苍白的嘴唇笑了笑,“有什么不简单的!!吃点药就好了!”
女作家的爱情冒险 席绢
刘风却突然抓住他,“肖真,你这病真有问题!”
看着刘风神色紧绷,并不像是开玩笑,肖真有些懵了,“你说的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