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fo8y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臧福生-468 快去,別被人給欺負了閲讀-48w3x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路宁嘴角一咧,卢老就知道不对了。
老头摩挲着白瓷杯子,就是电视里钓鱼的宾馆经常出现的那种,纯白一个盖的官帽茶杯。“不会是胃肠吧!不过西北毕竟科研力量薄弱,臭小子不知道怎么糊弄的,把丸子国几大医学院都拉去给他打下手了。有研究总比没研究好,不然他只会做手术。”
听着好像老头在嫌弃,其实翘起的嘴角,不知老头得有多骄傲呢。
华国普外祖系弟子,有一个算一个,在张凡这个年纪做的比张凡好的直接就没有,当然了除了开山老祖和开山大弟子,这两个不能比,他们的系统估计比张凡的先进。
老祖不光在德毛年纪轻轻就当了大普外的主任不说,还能在德毛国家接受勋章,当然了这个后来一般都没人提起。可以想象一下,当时的华国还没统一,老头的挂得多厉害。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开山大弟子也不差。在新国家勒紧裤腰带憋大招的时候,哪有钱和资源去关注医疗的时候,老头开创了华国人的肝脏血管图谱,这就是大功绩。这就等同于一个肝脏外科的手术指南。
当然了,人家的这个指南和张凡的这个指南不是在一个层次的。虽然皮肤面积很大,但相比而言,肝脏的复杂程度就是皮肤的爸爸。所以,有时候,张凡也会想。当年自己的师爷和师伯,他们那么年轻,国家还那么穷,竟然干出了那么大的成果,他们一定是有挂的,或许就是自己的升级版。
当然了,这两人不提的话,在目前祖系弟子中,张凡虽然名头不大,可技术高,而且干出来的成果也不小,所以别看卢老试不试的电话遥控着收拾收拾张凡,其实心里不知道怎么乐的。
有时候,和其他师兄弟聊天,一说老头就提张凡。用老头的话说:我的小徒弟,别看只身一人在西北,可拉着一帮丸子国的大学教授研究胃肠呢,就是兔崽子为什么不弄肝胆呢。
这话一说,其他师兄弟都没心情聊天了。大家虽然嘴里不说,可心里都隐约觉得,卢老头的这个关门弟子或许就是第三代的领军人物了。虽然年轻。
“呵呵。”路宁不知道是尴尬的笑呢,还是嘲笑老头的笑,反正皮笑肉不笑的脸上连肌肉的表情都欠奉。
“好好说话,从哪里学的这么个表情。到底怎么回事。”
“他没弄胃肠!”看老头眼睛都瞪圆了,有说道:“您放心,他也没弄肝胆。他和中庸的李存厚弄了一个皮肤异体移植,已经通过临床了,算是目前市面上排斥反应最小的一个材料。
他这几天加油制定手术指南呢,忙不过来,打电话给我,让我去帮忙。”路宁把事情的原委给老头说了一遍。
“哎!”老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说他不务正业吧,谁家的徒弟不务正业的能弄出来个手术指南,虽然是小学科的,可这也是个学科啊。
可说他专注吧,打着老子的旗号满天下的飞刀,赚了钱回去,就没了音信,转头就去弄别的,不是骨科就是胃肠,今天又弄了一个烧伤出来。老头有时候都在寻思,这兔崽子是不是当年就想好了,打老子的名号好赚钱!
老头楞了半天。
“你手头现在忙不忙。”
“忙归忙,可也能抽出几天时间来。”路宁能在祖系当师哥,虽然就给张凡当师哥,可也是师哥啊,哥俩关系不错。所以,他接了茶素医院老陈的电话,就来给老师报告,然后准备去茶素。
“好,你在研究试验方面比那个小子强多了。你赶紧收拾收拾去茶素吧,别让外人把你小师弟给糊弄了。他在这方面连门都还没进呢。”老头虽然嘴上说张凡,可一听张凡要帮忙,赶紧让路宁去了。
诸天从美漫开始
“要是中庸的玩手段耍赖皮,你给我打电话。”
“好的,那我下午就出发去茶素了。老师您要给小师弟带话不。”路宁笑着起身准备离开。
“带话?不带了。他这几天估计忙的顾脸顾不了腚了,等他忙完了,我再收拾他。你路上小心。”
“呵呵,那我走了。”
……
张凡这边实在忙不过来了。赵燕芳放下了所有的工作来协助张凡。赵博士现在真的觉得自己当初鬼迷了心窍,上了贼船了。今天搞预防,弄病毒,过几天又要和丸子国的一起掰直胃肠,还没有个头绪呢,现在又被张凡拉来搞烧伤。
而且还不是小工程,一弄弄出来了个手术指南,赵燕芳头都大了。这是一个地区医院能玩的起的吗。就算是小学科,也不是一个地区医院能玩的啊。
她本来想给张凡泼凉水,嘲讽他几句,可一看张凡的手术记录,她眉头一皱,“快找帮手把,最起码也要参与过重点医学实验室的人,现在我们这边人手不够,医院的医生们只能帮着算是做实验,可后期光一些数据的归总,就不是医院医生们能干的。
哎!我是让你给吭了。”
赵燕芳说完也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觉得她所学甚杂,可今天才发现这位院长,比她学的还要复杂。而且,他的水平好像有点畸形,说他懂点皮毛吧,超高难度的手术做的让人惊颤不已。说他水平高吧,让他说原理数据,他弄的一盆浆糊。
这次的手术指南已经有点眉目了,赵博士不得不又把放下好几年的烧伤拿起来,一边学一边干活。
此间的少年ⅰ
不光赵博士忙,欧阳也忙。冬天了,
所有的基建已经停工,老太太也没机会去折腾人家建筑公司了。所以没事就在办公室浇花,站在窗台前做贼一样偷偷瞧谁迟到了。原本是清闲下来了,反正医院的事物她现在撒手不管,上班浇花回家看棒子的狗血爱情片,算是拿工资划水了。
可张凡要弄手术指南后,老太太不得不忙了。首先她要协调航空公司,茶素太远了,用内地人的话都特么到天边了。内地的患者坐汽车坐火车都不实际。
必须坐飞机,可航空公司看着一个一个包裹的像木乃伊的患者,他们真的怕,深怕患者死在半空中,这玩意有时候,真没法说。所以,欧阳出山了。
老太太坐在茶素飞机场的地勤指挥中心,“你放心,每一个患者都有当地的医院的医护人员陪同而来,不会出事,你看到没有,我们的120已经全部待命了。随来随接,不会耽误你们做生意的。”
老太太在茶素的牌面还是有的,别说一个小飞机场了,就是去政府老大的办公室,不高兴了照样拍桌子吵架。
所以茶素飞机场的领导,脸都成抹布了。“不是这个意思,您也知道,现在纠纷本来就多,如果其他乘客投诉了……”
反正意思挺明显,就是不愿意接这个活。他也有苦衷,他不知道茶素医院这边到底干了什么大事了。这几天四面八方的患者,全都是趟在担架上,包裹的严严实实,呻吟不断的患者要买飞机票来茶素。
一个两个,他咬咬牙也就办了,可听汇总过来的信息,不下二三十号这样的患者了,他真的怕。虽然可以签免责协议,可真要出事了,就不是这样说了。
所以,他的脸都苦成菜瓜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你还是不是党的干部了,你以为这是你家买卖啊。国家花了这么大力气,在这里修了飞机场,不就是为了老百姓的方便吗,你推三阻四的到底什么意思。
已经说了多少次了,我们和当地的医院协商好了。不会出事不会出事,患者是来就医的,不是来送命的。行也行,不行,今天也得行。我告诉你,医院现在已经待命了。你要是耽搁了时间,导致患者死亡。我告诉你……”
机场的领导汗都下来了。
超凡勇士 兔纸的小堆堆
硬话说完,老太太又开始喂枣,“你也知道,茶素医院的水平越来越先进了。你们来往的飞机往日里都是空半拉,都不满员,亏损的吧,你这次放心要钱,这是金毛的企业出钱。
等这次完了,给你们飞机场领导来个VIP体检,清一色茶素最顶级的专家,你别小看了我们茶素医院,我给你说,你去我办公室看看,领导都给我写条幅了。
而且,到时候再一宣传,茶素机场,茶素医院,想百姓所想,急百姓所急,你就等着升职吧。这是好事,你看把你给吓的。快打电话让当地的患者上飞机吧。”
老太太就如同提着刀子一样,反正今天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的同意。
这就是小地方的,强势小领导的优势。要是在大城市,这就不行了,等行政通知下来,患者都不用坐飞机了,就地送……
“真没事?”
“真没事!我还会糊弄你?我好歹也是处级领导。你就放心吧,快,打电话吧!”
欧阳忙,老陈也忙。老陈负责政府交警等关系,任丽负责内科后援组,老高负责协调各个科室,老居负责协调其他几个附属医院和患者术后治疗。
可以说,茶素医院围着张凡开始忙碌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