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3qp4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大神你人設崩了-541平平無奇第二名,他去做孟小姐的助理兼職廚師了(補更)分享-ognxr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大神你人设崩了
任唯一表情很是淡定,“不过是运气而已。”
大厅里的人正说着,外面有人进来,“老爷,先生小姐来了。”
说的自然是任郡跟孟拂。
任老爷正为任唯一而愣神,听到这句,让人请两人进来。
任唯一低头喝茶,风轻云淡的看向任郡与孟拂。
外面,任郡跟孟拂进来,任郡面色严肃,看到大厅里这么多人,还喜气洋洋的,神情一顿,把“三色堇”的事吞下去。
孟拂这边没有证据,任郡要加班找出证据,不能强行让所有人跟他一样。。
还有,他对任唯一林薇一行人也没什么好感。
现在能维护的,不过是表面上的和平。
“爸,百里会长。”任郡低头。
孟拂跟在任郡身后,目不斜视。
看到任郡过来,大管事喜不自禁的开口,“您来的刚好,大喜事啊!”
“什么大喜事?”任郡心里想着三色堇的事,有些发沉,嘴里淡淡问道。
他看了看大厅里的人一眼,自然能感觉到,大厅里的人对任唯一的态度好像有些变了。
来福也回过神来,微笑着看向任郡:“大小姐,她被选入了天网的内部选拔。”
“天网”两个字一说出来,就能让惊城所有人变色。
这个超级势力,就连联邦的四协都能与之相比。
果不其然,在听到这句之后,任郡表情也变了一下。
大厅里,大管事等人还在一一与任唯一讨论天网的事儿。
林薇一直在看任郡的表情,从昨天回去之后,她就对任郡等人的态度耿耿于怀,眼下看到任郡面色变了,她才舒出心里的一口郁气。
低头,眸底闪过一丝嘲讽。
看吧,看看你所喜欢的女儿孟拂最后能走到哪一步。
看完任郡,林薇把目光放到孟拂身上。
不止是她,大管事、来福、甚至百里泽身边的钱队都在注意着孟拂的表情。
原以为孟拂会忌惮,却没想到,她听到任唯一天网的事,表情也一直很淡,似乎只是听到了一句“今天天气很好一般”。
来福再一想,瞬间想起来孟拂才刚回任家。
前几天肖姳才刚带她逛了联邦街道,估摸着她也才刚接触地网,连天网是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这里,来福摇了摇头,失笑。
大管事跟百里泽多看了孟拂一眼,见她没有反向,都有些意外。
任唯一适时的起身,向任老爷告别,“我还要去向天网那边写报告,与天网的一个管理员接触,爷爷,我就先回去了。”
“管理员?”大管事惊声道。
任唯一笑,“一个论坛的管理员,不是超管。”
“那也很厉害了。”来福由衷的赞叹。
“写报告重要,”任老爷一听说她要写报告,声音听得见的温和,“你去吧。”
大管事就是冲着任唯一来的。
她一走,大管事自然也不会留下。
百里泽也紧跟着离开。
等人全都走后,任郡才看向任老爷,只道:“看起来您对任唯一很满意。”
孟拂也跟着出去了,来福送她出去。
任老爷抵着唇,咳嗽两声,孟拂不在,他说话也就不用那么顾虑:“你也看到了,任唯一她现在的风头,确实很盛,天网超管啊……”
说到这儿,任老爷似乎陷入了回忆:“跟联邦四协会长差不多的地位,你还记得,二十年前,京城任家的风光吗……”
任郡抬头,平静的看着任老爷,“所以呢?”
任老爷收回目光,他平静的看着任郡,说了自己的打算:“以任唯一的手端,天网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宣传手端,她会因此拉拢人心,最后的继承人投票,她不会输,而且……我觉得我们人你家可能会出另一个‘苏承’。”
“所以,不管之前是出了什么事,我希望你能与任唯一解开误会,对你跟阿拂都没坏处。”
一个势力,要出一个能镇场子的。
京城也就两个人能做到。
一个兵协会长“徐莫徊”,一个是苏家“苏承”。
任老爷现在对任唯一的期望很高,以前他就在任唯一跟任唯乾之中选择,比起任唯一,他更看好的是任唯乾。
就是前两天,任老爷才把孟拂也纳入。
倾尽一族培养,也要本人优秀,任老爷的天平刚偏向孟拂,任唯一就给他来了个大招。
任郡沉默半晌,“你想养一个白眼狼,我不想,这件事您不必劝我。”
“你……”任老爷拧眉,任郡就这一点拧巴。
任郡不想再提任唯一,只是开口说了三色堇的事。
他自然不会说出这其实是孟拂的提议,也不会让孟拂当成靶子。
“你说花有问题?确定?”任老爷微微眯。
任郡开口,“90%。”
这件事任老爷不觉得他会说谎,沉声道,“让他们秘密去查,若这件是真的,不可小觑。”
任郡微微颔首。
**
孟拂是来福送她出门的。
出去的时候,来福还在跟她解释天网,“小姐,天网是联邦的一大势力,独立于联邦四协之外……”
他解释着。
“哦。”孟拂只懒洋洋的一个“哦”字。
后面,大管事跟任唯一送百里泽出去。
大管事看着孟拂的背影,他跟百里泽都是练过的,来福的声音自然瞒不过他们,只摇头,啧了一声:“我差点忘了,孟小姐她不知道天网。”
难怪方才对任唯一的事没有半点儿惊讶。
百里泽也解了疑惑,他心底略微诧异,只觉得,能与KKS合作的孟拂,不应该不知道天网……
见百里泽目光还是看着孟拂的背影,任唯一不由抿唇,似乎不经意的道:“明天我要带我弟他们去第一基地。”
听到任唯一提起第一基地,钱队有些艳羡,“我想起来,大小姐有第一基地的同行令,每个月都能进去上课,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见到苏地先生。”
不得不说,苏地如今在京城的名气,实在太大了。
他虽然难得一见,但在苏家,风头只在苏承之下,连苏娴都比不得苏地。
任唯一笑笑,“如果运气好,应该能见到。”
任吉信因为孟拂那边的事,有些涣散了,任唯一准备提前去第一基地,稳住任吉信。
几个人说着,百里泽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看到花园里翻了不少新土,略微诧异。
**
这边,来福送孟拂回到工作室。
看到她,再工作室的任炀连忙开口:“大神!”
孟拂抬手,让他别聒噪。
任炀连忙闭嘴。
任青这会儿也确认了任唯一天网的事,正愁眉紧锁的,孟拂一回来,他就要开口。
孟拂抬手,“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您知道?”任青看着孟拂淡定的样子,他稍微轻松心情,“两个大项目,积分上,大小姐是比不过您了,所以她才千方百计的把这件事弄大,想要得到更多人的投票。”
孟拂知道投票这件事。
苏承跟她说过,大家族的继承人选举困难,不仅仅是任家一个家族的投票,其他家族都能派遣一名代表,集权制。
不过孟拂没想着投票,眼下只关注两个项目,“盛老板那边工程已经在发展了,你近期带人去看看。”
任青一顿,眉头微拧:“我去联系任吉信。”
经过那天那件事,他对任吉信已经不信任了,但任吉信是执法队的人,指定与盛聿交流的,他不能越过执法队去换任吉信。
主要是任吉信实力也很高,有他在,孟拂的安全能保证。
就是有种吃了苍蝇般的恶心感。
正说着。
外面,任吉信进来,他目光转向孟拂,只停了一瞬,便转开目光。
“任队,我正好有事找你。”看到任吉信,任青浮起表面微笑,把明天的任务说了一下。
任吉信听完,移开目光,“我正要与任部长说这件事,明天我要与大小姐一起去第一基地,近期没时间跟任务,这些我已经向大长老禀告了,任部长你要重新挑选人。”
能去第一基地,任家自然紧着去第一基地训练的人。
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任吉信朝孟拂稍微点头,也不等他们回答,直接离开。
“砰——”
任青还没反应,任炀直接捶了下桌子,“欺负人!”
孟拂安慰,“……淡定。”
这怎么比她还生气?
说实在的,任吉信能离开,孟拂心情还挺不错。
“大神,你都不生气?”任炀代入一下自己,已经被气死了,他伸手,要去摇孟拂的肩膀。
“别跟小姐没大没小的,”任青拍了任炀的脑袋,然后看向孟拂,“任吉信不在,对我们有利有弊……”
他正说着,孟拂手机响了,是执法部那边。
给孟拂打电话的是任家执法部的老大,他十分抱歉:“孟小姐,不好意思,吉信有重要的行程,我已经调了新的护卫队供你们驱使。”
执法部的老大在知道任吉信要跟任唯一去第一基地的时候,就同意了。
也没问孟拂这边的意见。
毕竟……
第一基地啊,能见到那几位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尤其还是一对一的指导。
虽然说孟拂最近风头盛,但这件事几乎不需要怎么去考虑。
“不用,我有人选了。”孟拂礼貌的拒绝。
挂断电话,孟拂又看了下手机微信,苏承要来接她,她将手机一握,看向任炀,下巴微抬:“任炀,我记得你也是护卫队的,正好你也懂代码,你代替任吉信。”
“我?”任炀瞪大眼睛。
他只是附中平平无奇的一个第二名而已,怎么能担当如此大任?
门外。
百里泽坐进车内,目光却看着街尾,那边有一辆车。
很熟悉。
看到百里泽的目光,本来在说着任唯一的钱队一愣,“会长,怎么了?”
美女保镖爱上我 穿越的土豆
车子往前开,已经驶出了视线盲区。
“没事。”百里泽微微摇头,没再说话。
小小羊儿被谁吃 贞子
应该是看错了,苏家那些人对器协的厌恶他是知道的,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多时,孟拂从里面出来。
她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上去,“你不是在忙?”
“抽空出来了,今天没养小马驹?”苏承将车驶出任家的范围。
孟拂摇头,“养个大白就够烦心的了。”
苏承轻笑了一声,“也是。”
最后还是他养的。
“你上次给我的徽章,”孟拂想起来第一基地的事儿,之前来福也跟她说过,任唯一有个通行令,“它能带人进去吗?”
“能,”苏承把车开去窦添那边,“想带几个就带几个。”
窦添今天醒来后,就回家了,孟拂白天不想跟风未筝起冲突,晚上让苏承开车过去。
半个小时后,到达窦添的别墅。
苏承把车开去停车室,孟拂直接去找窦添,她对这里也挺熟悉了。
开门的是温玉。
看到孟拂进来,温玉一愣,惊喜的转头,对窦添道:“是孟小姐。”
窦添正在接受他爸爸的殷切问候。
听到温玉的这句话,连忙蹦起来,“你怎么来了!”
大厅里,西装革履的窦父闻言,顿了一下,朝门外面看过去,看到孟拂的第一秒,窦父眉眼一顿,然后冷冷扫了窦添一眼。
他儿子爱玩,他是知道的,但没想到,除却温玉外,还有一个。
孟拂的脸还挺好认的,窦父看了一眼,眉头拧得更深。
还未说话,就看到别墅里的阿姨急急忙忙过来,“孟小姐,我刚好热了一杯牛奶。”
转手把要给窦添的牛奶给了孟拂。
“谢谢阿姨。”孟拂道谢。
窦父看着这情况,稍顿,眉头拧得更深,他扫了窦添一眼,身上冷气更重,端坐在沙发上的他站起来,“既然你还活着,我走了。”
对喜欢拈花惹草的儿子十分不郁。
同时也有些疑惑,窦添这里的阿姨,连他来都表现平平,怎么对孟拂这么好。
除了他,温玉也有些诧异,她拉着孟拂的胳膊,有些紧张的压低声音解释:“那是添哥的父亲,我以前只在电视上看过他,他非常严肃。”
显然,对窦添的父亲十分畏惧。
“哦。”孟拂点头,表示理解。
窦父起身正要走,看到温玉跟孟拂,他稍稍点头,“谢谢你们来看窦添。”
一身成功人士的气息,温玉抓紧了孟拂的衣摆,“应该的。”
窦父对窦添的这些红颜知己没想法,只是目光在划过孟拂的时候,稍微诧异。
就是不远处的小弟也过来,对孟拂十分殷勤,还要去给她拿拖鞋:“孟小姐,这是您的鞋子。”
孟拂低头,还未说话。
半开的玻璃门外,又进来一人。
窦父等人看过去。
来人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外套,五官张扬,却被过分冷的气息压下,让人不敢直视。
窦父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苏承,他连忙停下,窦添与苏承称兄道弟,窦父却不敢,男的露出微笑:“苏少。”
“嗯。”苏承脱了外套,随手把外套递给阿姨。
几个人寒暄着。
温玉惊疑不定的看着苏承,大概是想起来他是谁,拉着孟拂退到了一边,她用仅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竟然是他……孟小姐,等会你跟我一起走。”
温玉其实没见过苏承,她连风未筝都见得很少,只偶尔听窦添的兄弟说过。
这还是第一次看到苏承本人。
窦父还想说什么。
苏承只随口迎着,看到孟拂还在门边,便走过去,目光停在温玉抓在孟拂的手腕上,声音听得出慵懒,“怎么不进去?先把鞋换了。”
他弯腰,把小弟拿过来的拖鞋放到孟拂身边。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窦添跟阿姨已经很习惯了。
大概感觉到苏承的目光,像是狼,温玉下意识的松开了孟拂的手。
“刚来,跟温姐说了两句。”孟拂换了拖鞋,开口。
苏承淡淡看了眼温玉,不置可否。
“你来的刚好,”窦添笑眯眯的看向孟拂,“里面在做那个夜宵甜品,我带你去看看?”
孟拂诧异,“苏地没学好的那个?”
窦添乐了:“是。”
“温姐,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孟拂带上了温玉。
本来窦父让温玉就局促了,苏承以来,温玉几乎都喘不过气,她跟着孟拂窦添离开,才缓过来。
大厅,听孟拂平平淡淡说起“苏地”,窦父更是震惊。
苏地现在的名气不比以前,就算是京城那几位家主,也要叫一声“苏地先生”。
他看了眼孟拂,却根本不知道她是谁。
而温玉就识趣的多,她能跟着窦添也不是没有理由,不多问也不表示好奇,只跟孟拂一起看晚上甜点。
这是温玉第一次来窦添这个家。
她知道窦添是看在孟拂的面子上。
温玉跟在孟拂身边,见厨师长激动的略过窦添,兴奋的跟孟拂说着什么,她笑了笑,大概有些了解,为什么今天窦添的小弟说她“运气好”。
苏承没过多长时间也进了厨房,看到苏承过来,厨师长差点打翻面粉。
外面,窦添送窦父出门。
“那位孟小姐是……”窦父惊骇难掩。
京城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
窦添看他一眼,语气带着警告,“爸,没看到苏二都没有向你介绍的意思吗?”
窦父苦笑,“我真不知道,她跟风小姐那些人什么关系?”他顿了顿,“她认识苏地先生……”
“别拿风未筝出来了,这件事我没跟别人说,但我告诉你,”窦添看着自己的父亲,似笑非笑,“知道为什么苏地这两年不在京城呆着了?他去做孟小姐的助理兼职厨师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窦父彻底愣了。
**
翌日。
孟拂带着任炀去盛聿那里,跟盛聿交流一天。
楼下,肖姳在等她。
今天任唯一的事传开了,肖姳也知道了任吉信跟任唯一的事,一声都在生闷气,所以特意在等孟拂。
“回去吃饭。”肖姳一看到她,就要过来搂她肩膀。
孟拂:“……行。”
她给苏承发了条消息,跟肖姳一起回去。
孟拂不太喜欢任家的氛围,但拒绝不了人,尤其是长得比较可爱一点的,肖姳生气闷气的时候,像个河豚。
肖姳看孟拂没被影响,才看向任炀,“你是滢滢的弟弟,一起回去。”
这里距离任家不远,走回去也就十分钟。
一行人走到任家大楼,正巧看到任家大门口有几个人在等着。
执法队的大队长,大管事他们都在,还有好些跟着看热闹的护卫。
看到他们,肖姳一愣。
“少夫人,孟小姐。”大管事向两人礼貌的打招呼。
后面就有一辆车停下来,是任唯一任唯辛跟任吉信三人。
看到他们,大管事匆匆跟孟拂打了个招呼,就急不可耐的向对方那边走过去,“大小姐,你们回来了,今天的基地之行如何?”
任唯辛看了眼孟拂,嗤笑一声,没说话。
任唯一跟孟拂之间的矛盾已经摆在明面上了。
“你什么意思?”任炀往前走了一步。
被孟拂拎住了脖子,“行了,回去找你爸汇报工作。”
“哦。”任炀脸有些红。
几个人说话的声音,从车上下来的任吉信自然听到了,他看了眼孟拂几人,然后回大管事,“今天运气好,正好碰到苏地先生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