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6k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大周仙吏 愛下-第44章 風波相伴-czbsd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大周仙吏
长乐宫中,李慕认真的作画,这些天来,他逐渐觉得,宫里的画师不肯教他,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女皇画道造诣极高,教他的时候,又温柔又负责,两天时间,李慕就将什么宫廷画师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一心一意跟着女皇。
周妩站在李慕身边,一边看,一边说道:“画之一道,不必拘泥外表的形似,要以形写神,追寻一种似与不似之间的感觉……”
李慕细细领悟她的话,过不多时,女皇坐回龙椅上,轻声说道:“今日晚些时候,朝廷要在朝阳殿宴请诸国使臣,你到时候与中书省官员一起过去。”
大周作为宗主国,每次朝贡时,都会宴请诸国使臣,届时除了朝中重臣外,女皇也要出席。
画完这幅画,李慕就来到了中书省。
今日之宴,朝中四品以上的官员,才会受到邀请,中书省也只有中书令和两位中书侍郎有资格,李慕刚刚回到值房,不多时,刘仪便走进来,问道:“今日午宴,李大人也会参加吧?”
李慕点点头,说道:“陛下让我随中书省官员一同过去。”
虽然李慕品级不够,但他会去,也不出刘仪所料,他笑了笑,说道:“那晚些时候,本官再来叫李大人一起。”
距午宴还有些时间,闲来无事,李慕伸出手,白光闪过,手中出现画圣之笔。
他握着画笔,尝试着在虚空中画了几笔,却什么都没有留下,李慕让女皇试过,她也无法使出画道“无中生有”的终极法术。
李慕不行也就罢了,居然连女皇都不行,李慕有理由怀疑,此法和道术神通一样,应该也需要口诀或咒语。
可惜画圣的墓中,十分简陋,除了这支笔以及几幅真迹,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在画之一道上,李慕遇到了和小白一样困境,他们都缺少修行法门,小白的困境,还容易解决,狐族至今是一大妖族,画道却很久都没有出现了。
目前李慕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女皇好好学作画,等待机缘。
小半个时辰之后,李慕和刘仪等人,向朝阳殿走去,此殿就在紫薇殿左边,先帝时期,经常在这里大宴群臣宗族。
走进朝阳殿,李慕走到属于他的位置坐下,目光望向对面。
这次宴会,大周朝臣在左,诸国使者在右,李慕的对面,就是诸国使者。
祖州东南,西南,有十余个小国家,这些小国的面积加起来,也才只有大周的一半。
在这百年里,他们都是大周的附属国,他们向大周朝贡,大周为他们提供保护,除了这层关系,大周不会干涉他们的内政。
这些国家中,以梁、虞、姜、景、申、雍六国最为强大。
道门六派,除了符箓派和玄宗位于大周,其余四派,分别位于梁国,虞国,姜国,景国,仰仗四派,这四国在南方,都有不小的影响。
申国虽然没有道门,但却是佛门起源之地,在诸国中面积最广,人口最多,实力也不可小觑。
曾经的申国,是大周的劲敌,在大周建立之初,申国趁着大周初立,国体不稳,主动挑衅大周,被太祖派兵险些打到申国国都,若不是大周一向奉行和平政策,申国早已被从祖洲抹去。
自那以后,申国就彻底老实了下来。
一直以来,申国都有成为祖洲霸主的野心,但由于大周的存在,他们始终只能屈居第二,却始终没有熄灭称霸之心。
雍国虽然没有厉害的宗门,但雍国皇室实力极强,上三境强者不止一位,远超曾经的大周萧氏。
更为难得的是,在大周皇帝,一代比一代昏庸,就快要败尽祖宗基业时,雍国接连出了五代明君,百年励精图治,扫清国内一切阻碍,完成了国家的和平统一,这一百年,雍国国力稳步提升,在祖州,是仅次于大周和申国的第三强国。
诸国一开始,对大周都是十分臣服的,几乎是跪着求着,想要用国家的朝贡,来换取大周的保护,没有了大周,他们就要直面外洲之敌。
但随着大周的衰落,他们的心思,自然也发生了改变。
他们开始期盼大周灭亡,然后取而代之,成为新的祖洲霸主,而先帝昏庸,让大周身陷泥潭,恰好周家造反夺权,大周更加混乱,诸国心思必然更加活泛,这一次朝贡,必须给予这些人足够的震慑,否则,大周将失去在祖洲的话语权,也将丧失大国的威信。
李慕在观察诸国使臣时,他的对面,一名衣着与大周不同的男子,叫来身后的宦官,小声问道:“贵国李慕李大人是哪一位?”
那宦官望向对面,目光搜寻一番,说道:“回使者,从您正对面的桌案数起,左边第三位便是李慕李大人。”
那名男子,以及他两侧桌案旁的数人,目光同一时间望了过去,心中震动不已。
“他便是那李慕?”
“竟然如此年轻!”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大周这几年变化实在太大,此人年纪轻轻,手段实在是厉害……”
……
众人来神都已经有数日,对于李慕之名,已然不陌生,在他们抵达神都的第一日,就在百姓的耳中听到了他的名字。
他们心中起初是好奇,经过一番调查之后,就只剩下震惊了。
废除代罪银法,改革录取官员之策,整肃书院朝堂,打击新旧两党,将权力收归大周女皇,他做的每一件,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大周代罪银法,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这一条律法,将百姓和权贵割裂,虽然方便了权贵官员,但却是穷苦百姓的噩梦,自这条律法颁布之后,大周民心念力,便逐年降低。
诸国对此,看在眼里,乐在心中。
周国皇帝如此昏庸,朝廷如此腐朽,最好让大周各郡揭竿而起,反出朝廷,也能给他们可乘之机,借机瓜分大周,从此再也不用屈居人下。
可五年没来,这条律法,居然被人废除了,而李慕借助某几件案子,还将先帝的免死金牌全部套了出去,从此以后,权贵犯法,与庶民同罪……
这些事情过后,大周民心开始再次凝聚。
此外,那李慕还提出了科举,打破了书院的专制,从地方招揽人才,又一次凝聚了民心。
这还远远不够,大周朝堂,这几年来,被新旧两党牢牢把控,一直处于内耗之中,却在这两年,同时被李慕打击,大大加强了大周女皇的集权。
这五年里,大周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事情,外姓夺权,国家易主,诸国以为,他们等待了百年的机会来了,正欲摩拳擦掌,趁着这次朝贡,和大周重谈条件,可来到神都之后,这里的一切都让他们傻了眼。
没有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也没有即将崩溃的朝廷,大周还是那个强大的大周,对内整肃超纲,改革恶法,对外也极为强势,强如魔道,也在他们手中吃了不小的亏,一时沉寂,这将他们的计划,彻底打乱。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对面那个男人。
一力挽大厦将倾,深得大周百姓信任,大周女皇最得宠的臣子,中书舍人李慕。
众人眼中,有惋惜,有敬佩,也有怨恨。
惋惜他们失去了好不容易等来的机会。
敬佩的是那李慕的作为,抛开立场,他所做的事情,值得所有人敬佩。
怨恨也很正常,因为此人的存在,他们多年的期盼,化为泡影,对他怎能不恨?
很快的,两名目中隐藏有怨恨的申国使臣,脸色就发生了变化,他们的情绪和气力,居然隔空被人吸了去……
两人立刻抱守心神,这才守住了情绪之力。
大殿中,数道视线从李慕身上扫过,沉稳如中书令,脸上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李慕微微侧头,问身旁的刘仪道:“刘大人,对面戴帽子的那两人,是哪国的?”
刘仪抬头望了一眼,说道:“是申国使臣。”
李慕了然道:“果然是申国人……”
祖洲诸国中,最不服大周的,就是申国了,很长一段时间内,申国都以祖洲霸主自居,自信心极度膨胀,直到想要欺负刚刚建立,根基还不太稳的大周,反而被大周打到国都附近,差点惨遭灭国,才老实下来,年年朝贡,以示臣服。
这些年,申国虽然也没有怎么发展,但大周却是在一直衰落,此消彼长,要说祖洲谁最希望大周崩溃消亡,必是申国无疑。
刘仪扯了扯嘴角,说道:“申国人一直想看我们的笑话,这次他们恐怕要失望了。”
申国使臣在李慕这里吃了个暗亏,也不敢发作,愤怒的看了他一眼之后,就移开了视线。
血祭
随着宴会的开始,对面投在李慕身上的目光,逐渐减少,但李慕却注意到,对面左斜方的一道视线,始终在他身上。
李慕顺着那道目光望去,一名年轻人慌忙的移开视线。
李慕随口问刘仪道:“那位年轻人是哪国的?”
刘仪看了看,说道:“应该是雍国。”
邪王深宠:倾世狂妃惹人怜
雍国国家不大,但实力不弱,尤其是雍国皇室,实力是祖州皇室之最,单就上三境强者数量而言,可比六派四宗,一国连出五位治世明君,也堪称祖洲传奇。
李慕的目光从那名年轻人身上一扫而过,看向他身边的中年人。
此人身上的气息隐晦,一丝不漏,看上去像是一个未经修行的凡人,可雍国是不会派一个凡人来的,他的修为就算是没有第七境,应该也很接近了。
李慕的视线很快又回到那名年轻人身上。
不是因为他长得俊俏,是因为他虽然不看李慕了,但却开始偷看女皇,目光时不时的瞄向前方的帘幕,发现李慕在注意他之后,他又立刻低下头,专心看着面前桌案上的食物。
年轻人发现,他每次想要偷看帘幕后那位祖洲传奇人物,对面便会有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几次之后,他就彻底不敢再偷看了。
午宴之上,气氛格外的和谐。
诸国使臣,没有一人提出脱离大周,不再朝贡一事,他们本来已经就此事,达成了一致,但这几日,在大周的见闻,却让他们不得不慎重起来。
午宴快结束之时,梅大人从外面走进来,匆匆走进帘幕,似乎是有什么急事。
李慕注意到,对面一名申国使臣,似乎是接到了某种传信,脸色慢慢沉了下来。
他离开席位,走到殿中,沉声说道:“女皇陛下,本使刚刚得知,有我国子民在你国遇害,这件事情,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从今往后,大申将不会再向你周国朝贡!”
殿内朝臣闻言,登时哗然。
就算是普通的人命案子,也不能大意,在诸国朝贡的节骨眼上,他国百姓在大周遇害,影响更是恶劣,稍有不慎,就会激发国与国的冲突,尤其是在申国已有异心的情况下,正好可以让他们将此事当做借口。
梅大人从帘幕中走出来,说道:“陛下移驾紫薇殿,命刑部即刻带此案有关人等上殿……”
刑部杨侍郎站出来,恭敬道:“遵旨。”
说罢,他便大步走出大殿,快步往宫外而去。
刑部。
一群人聚在刑部之外,议论纷纷。
“那申国人明明是自己摔倒,磕上石阶的,怪不得别人……”
“但若不是那年轻人追,他也不会摔倒啊……”
“屁话,他不偷东西,别人会追他吗?”
极品乡村生活 名窑
“但终究是死了,还是别国人,那年轻人恐怕要以命抵命了……”
……
刑部之内,杨侍郎看着魏鹏,叹了口气,说道:“申国使臣借此发挥,这件事情处理不好,恐怕会出大事,那人犯呢,我得带他上殿……”
魏鹏点了点头,说道:“在牢里,我去提人。”
他走进刑部天牢,打开一处牢门,对一名面色苍白的年轻人道:“走吧,这恐怕是你这辈子唯一一次进宫的机会了。”
年轻人面露绝望,颤声道:“大人,我,我还不想死……”
魏鹏看了他一眼,问道:“你为什么要死?”
年轻人身体颤抖,无限懊悔道:“如果不是我追他,他也不会死……”
魏鹏反问道:“你不过是着急赶路而已,什么时候追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