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n5火熱小說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五百三十二章 沃豐道道臺-ezcsc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群臣们翘首以待,许多人连眼睛都绿了。
虞朝建国至今二百三十余载,这陡然间新增一道之地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这等机会若是错过,余生恐怕就再难遇见。
这道台之位砸不到自己头上,砸个知州也是极好的啊!
自己的官儿比那知州高,可若是为自己的儿孙谋到,也是祖坟上冒了青烟,少奋斗几十年的大好事了。
燕北溪一怔,这事儿不是应该在政事堂讨论再定的么?怎么陛下此刻提了出来?
难不成陛下心里已经有了人选?
秦会之同样是一惊,陛下没有迅速说出下文,想来陛下需要有人提议。
于是,秦会之上前一步,躬身一礼,“臣,举荐门下省给事中薛开琏薛大人任沃丰道道台之职。理由有三:其一,门下给事中为四品官职,担任道台算是平级调动。其二,薛大人乃泰和五十年榜眼,而今三十五,正是年富力强之时。其三,薛大人在政事堂任职多年,无论资历还是经验都足以胜任道台之职,请陛下参详!”
门下给事中薛开琏顿时向秦会之投来了感激的眼神,心里热切的期盼着陛下能够答应。
可宣帝一听,你秦会之来凑什么热闹?
我特么不过是酝酿一二,谁和你探讨这人选问题?
他的脸上倒是没有表露出不满,而是微微点了点头,“薛卿家还是不错的。”
薛开琏看向了陛下,眼神无比炙热,他甚至因为紧张身子都有些微微发抖,就连呼吸也在这一瞬间屏息。
说呀,陛下您倒是赶紧说呀,我行的!不就是一个道台么?我一定能够将那沃丰道治理成虞朝最繁华的道!
宣帝看了看薛开琏,露出了一抹笑意,薛开琏心里顿时一喜,是我,是我,一定是我!
“但朕以为,这沃丰道既然是全新的一道,那就要不拘一格降人才嘛。薛卿家在政事堂做得不错,还是不要外放的好。”
轰……!
仿若晴天霹雳在薛开琏的脑子中炸响,他在宣帝这句话还没说完时候脑子就陷入了一片空白,没戏了!
虽然门下给事中和道台同为正四品,但性质却完全不一样。
掌管一道,治理一道,这可是封疆大吏。
无论是燕宰还是参知政事秦会之,都是从一道道台回归庙堂。朝中一直就有这么个说法,若想官居二品,其履历就必须任过一方道台。
他薛开琏没有这一履历,便意味着他的政治生涯基本上就止步于这正四品的门下给事中了。
秦会之也是一惊,陛下就这样否认了自己的提议?
可燕宰却又没有题名,那么陛下相中了谁呢?
这满朝文武还有谁比薛开琏更有资格去当那沃丰道的道台呢?
傅小官自然没有考虑这破事,他得了个世袭罔替的子爵爵位这就够了,唯一可惜的是那么多的银子,陛下居然没有赏赐给他一文钱!
煉 神
所以他现在想的是……那些燧发枪是不是得去找尚皇后聊聊价格了?
宣帝此刻开了口,“朕想来想去,这沃丰道是小官谈回来的,这全新的一道需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局,一个好的开局可以让沃丰道迅速崛起,甚至成为其余十三道之榜样。
故而朕思之,这首任沃丰道道台之职,非傅小官莫属!”
此话一出,群臣顿时轰然,一个个震惊的看着陛下,又震惊的看向了傅小官——
傅小官一惊,啥?
我当沃丰道道台?
你这老丈人不是在降我的官职么?
再说我的妻子家业可都在这金陵,你一家伙把我打发到曾经夷国的领土上去,你这是几个意思?
就连燕北溪在听了这句话之后也微不可察的皱了皱眉头,倒不是他想要将这沃丰道弄在手里,而是傅小官虽然商业才能极高,可治理一道涉及到方方面面,在他看来,这比推行商业繁琐许多,而傅小官却连治理一县的经历也没有,这可就有些儿戏了。
傅小官当场就要跳出来拒绝,宣帝又说道:“当然,朕知道而今之商业部初建,小官还有许多事情,故,朕决意:傅小官主领商业部,兼领沃丰道道台之职。按照商业部初建之模式,沃丰道下辖所有州府县郡之官员,一律由傅小官亲自挑选,吏部不得干涉,只管依据傅小官之题名造册即可!”
就这么定了?
还有如此大的权力!
居然由他来选官员,吏部都不得干涉!
这是何等样的厚重皇恩啊!
群臣还没反应过来,贾公公就已经拟定好了这份圣旨,宣帝极为干脆的取出印章,啪的盖了下去。
他心里哈哈大笑,傅小官,能者多劳,老子把沃丰道交到你手上这心里才踏实啊!
贾公公当场拿起圣旨,“傅小官接旨!”
傅小官这就很难受了,我特么就想当个小地主啊,弄个爵位给我这就很不错了,谁特么想去当那劳什子道台?
他一骨碌挤出人群,来到了前面,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没等贾公公宣旨便大声说道:“臣傅小官不想接这旨意啊陛下!”
傅小官这话一出,满堂朝臣顿时向他射来了鄙视的眼神——老子想都想不到,你小子居然还抗拒?这特么什么人啊?那可是道台!在沃丰道镀金两三年,回了这庙堂,你特么不过二十来岁,可就会官居二品的!
宣帝也是一惊,老子这金口都开了,你小子还想拒绝?
为了把你小子留在虞朝,老子花费了多少心思你知道不?
不行,这道台必须是你小子当了!
“不想接也得接下,谁叫你是朕的女婿呢?能者多劳,朕是相信你的,你可明白朕的良苦用心!”
宣帝说着居然走下了龙台来到了傅小官的面前,他亲手将傅小官给扶了起来,满脸和蔼笑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嘛,你可是朕的半子,你不为朕分忧,谁来为朕分忧呢?”
说完这话,他转身就对贾公公说道:“宣旨!”
贾公公一脸懵逼,他不知道傅小官殿下究竟想不想当那道台呀,可这是在虞朝,明面儿上他可是必须听陛下的。
于是,贾公公捧起了圣旨,傅小官一脸的生无可恋,“陛下啊,臣,真的只想当条咸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