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新白蛇問仙 舒楠澤-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變故讀書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荒芜世界。
耀眼火光拖着长长尾焰穿过屏障。
猎猎轰响划破苍穹,下坠一段距离后忽的划出弧线水平直飞,从毫无生命痕迹充满荒古遗迹的大地上空飞掠,耀眼火光渐渐熄灭,白雨珺在虚空漂泊数年之后才抵达旧时故地。
掠过庞大龙庭遗迹时没有停顿,想要调整方向。
找了几次没能对准,这才想起当年有用鳞片刻画星辰方位和环形山地图。
赶紧翻翻小金库。
从角落里找到一片龙鳞。
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古人诚不欺龙,都是经验。
龙庭流亡逃难时曾在此停留,也想起了一个能让龙深感不安的诡异之物,被拖拽至此掩藏的青铜棺,当年实力不足以毁灭邪物,如今想再试试看,尝试将其泯灭,实在不行就给扔太阳星上去。
荒芜世界环形山太多,景色几乎都一样,依照星辰图闷头飞行。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新白蛇問仙 ptt-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變故推薦
飞着飞着,总感觉哪里不太对。
当初自己曾亲手布下禁制,四根锁链,贴满几百张符箓,如今却完全感觉不到禁制所在……
白雨珺有个不好的预感,被谁给偷棺了!
向下倾斜狠狠撞击一座环形山,蛮横用龙角撞穿岩石!
山体震颤轰隆隆响!
带着碎石稀里哗啦掉进空旷洞穴。
厚厚岩层下昏暗地洞里,洞顶猛地破碎并掉下个纤瘦身影,小石块砸中散发莹莹白光的龙角叮叮响,某白站着不动,双眸盯着空荡荡地洞脸色铁青。
“嘶~!”
“又开始作死了……”
闭眼再睁眼,画面快速回溯!
大概回溯到半年前,画面倒放,几个模糊身影抬着青铜棺倒退回地洞,倒着将棺椁放回原地,四根贴满金符的锁链重新回到四个方位固定好,一阵忙碌归位后倒回洞口。
在洞口站了一会儿,接着倒着退出地洞。
白雨珺冷脸跟在倒退的几个模糊身影面前走出洞外,外面沙尘风暴飞沙走石,不远处是一艘风格古老的火红色木舟。
继续跟随,他们倒着走回木舟,回到船艏对着环形山指指点点。
随手关掉回溯镜像,白雨珺脸色不太好,对方是谁?如何发现藏在岩层下的青铜棺?
所有的一切说不清道不白。
就在自己准备彻底毁掉危机之前,某些人不知是故意又或者机缘巧合流落至此,带走青铜棺,让邪物逃过必死之劫,说不清究竟是巧合还是天意,涉及青铜棺以至于看不到缘由,一切扑朔迷离。
对方不简单,否则不会在镜像回溯中面容模糊。
“真该死!什么玩意都往家里捡!”
这诡物当初险些灭掉明岚世界,太邪性。
但是对某些人而言,宝物也包括某些神秘强大的邪物,只要能获得力量的都是宝物。
再次回溯镜像注视结局。
还好,至少没敢私自拆开禁制,附着金符的锁链捆住棺椁,这些人抬着青铜棺登上飞舟,光芒过后踪迹全无。
愤怒咆哮,之下一脚踢碎岩石!
“吼!蠢货!”
……
洪荒主世界,古朝旧都。
午时燥热,古城旧墙露黄土,阴凉城门洞里马帮驼铃声走过。
商铺酒旗斜,小二呵欠犯困倚墙无精打采,茶馆里戏曲声引喝彩,烘烤下散发呛鼻牲畜味的街上行人匆匆,旧代都城不复曾经繁华,万物在烈日下昏昏欲睡。
忽然,马蹄声急促敲打青石路,行人赶紧站路旁避让,十余官家劲骑催马疾,惊起一路尘。
劲骑疾奔的远方是高高在上的豪门大宅。
外城远望,内城地势高如岗,威严府邸朱门灰瓦。
某栋奢华宅院朱门前。
几个门子站树荫里避阳,偶尔回头望着内院低声议论,园内丫鬟仆人忙忙碌碌,衣饰华贵的主人们聚集前院有说有笑。
瘦门子往内瞅两眼,大夫人就要生了,以后府里又要多一位小少爷,暗叹有的人出生就是苦命穷人家,有的人天生高高在上好命。
正唏嘘不已时,因热浪而扭曲的远处街道有人影。
眨眼间,身影已在眼前!
“烦请通禀,方外之人前来拜访。”
竟然是位鹤发童颜的老人,普普通通粗布长袍,手持嫩绿树枝似笑非笑,让瘦门子惊讶的是老头身高足足比寻常百姓高出一头。
本不想搭理却鬼使神差答应。
“您……稍等。”
腿脚不受控制转身,快步跑进院里去找家主,瘦门子快哭了……
没一会儿,瘦门子跟着身穿武将华服的中年官员快步出门。
官员见到老者便知遇到仙人了,面色纠结快步来到近前,依照规矩拱手低头施礼。
“沬邑都督子启见过仙人。”
鹤发老者微笑还礼。
“恭贺都督喜得贵子,老朽来此送上三件宝物。”
不待子启说话,老者拿出一把看似普通的古朴宝剑,以及一摞书卷。
将宝剑和书卷郑重送到子启手里。
“都督听老朽一言,沫邑平安,天下世人却饱受苦难,邪魔作乱,鬼神高高在上,谁肯低下头颅看世间人族一眼。”
“求神求仙不如自强不息,贵公子顺应天命而生,当救世人。”
闻言,子启已经汗水湿透后背,捧着宝物的双手颤抖。
作为权贵世家,听过太多太多婴孩出生时有仙人登门的事迹,要么收徒要么赠宝,虽然大部分都是以讹传讹,但确实有这等事,可结局毫无意外对神仙有利,俗话说无利不起早,神仙妖魔鬼怪同样如此。
何况一番话实在太过惊悚,这是要与漫天神佛妖魔作对啊!
但……
心底为何觉得这老头说的很有道理呢?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嘴里不自觉用力咬牙,想起去年收到的噩耗书信。
远在他乡为官的胞弟遭恶鬼袭城,尸首无存,连入土为安都做不到。
如果……
那些高高在上的神佛能够庇护凡人,何至于世间恶鬼肆虐。
握古朴宝剑的手狠狠用力,指关节发白,胸腔有一股恨意难平,有些话不能说,否则无数卑躬屈膝之徒群起而攻之。
老者明白该说的都说了,剩下的他自己会想明白。
“第三件宝物就在半柱香后。”
“都督,人族危难,当挺身而出……”
话音落,身影如虚影快速消散,依旧是那个炎热的午时。
突然,威严府邸内响起一声嘹亮婴儿啼哭。
名为子启的沫邑都督回过神,发现老者已经消失不见,并未感到意外,一般神仙都是这么忽然的来忽然的离去,双手握紧宝物转身准备去内宅看看婴孩。
走两步回头看几个门子。
“半柱香后任何事都要禀告,错过要事全部重罚!”
“是……”
瘦门子等人想起责罚打了个哆嗦。
府内再次忙忙碌碌。
家主正房夫人生育一子,全府上下喜气洋洋,唯有守门的几个门子紧张盯着街道,生怕错过家主所说的要事,他们可不想丢掉好不容易走关系得来的活计。
就在几人翘首期盼中,十余轻装劲骑出现,直奔府邸而来!
瘦门子掐算时间刚好半柱香。
“快通禀家主……”
豪门宅院里喜气洋洋的同时另有高手脚步匆匆,事关重大,沫邑都督子启看了眼儿子后召集人手一言不发快步出门。
依旧是刚刚那十余劲骑,换了快马,更多人街道策马出城。
某棵老树下,鹤发童颜老头手捋胡须微笑……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新白蛇問仙-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穿行鑒賞

新白蛇問仙
小說推薦新白蛇問仙新白蛇问仙
孤峰,悬崖边。
白雨珺高高在上俯视凡尘。
芸芸众生,末世中每一个生灵都在努力活着,飞禽走兽甚至昆虫皆已离去,即使没有全部离去也剩不下多少,仅留少许作为复苏根基,全世界过于安静。
其实,世界意志并不在意天降火雨。
无论生灵涂炭或者伤亡惨重,对世界而言时间会抹去一切。
沧海桑田。
匆匆过客留下的痕迹难抵岁月侵蚀,唯天地不变。
尘埃终将落定,遮蔽的阳光终会洒下,也许数年也许几十年,当昏暗与寒冷退去时,沉睡的种子发芽生根,从一株嫩芽生长为参天巨木,鸟衔干草,野兽饮水,重现生机盎然。
高处不胜寒,风吹长裙轻晃飘带猎猎。
心有所感看向妖兽林海方向,微笑满意点点头,倒也算是发现好事情。
“差不多了。”
无论海洋还是森林,迁徙完成。
未动嵊平世界江河湖海之水,留待用于日后复苏,森林则像是被铲过,没了天庭神职庇护的山神也算目标,专业的活交给专业人才,养护山林方面山神是行家。
黑雪已有半尺深。
凛冬将至,初步估算约十年荒凉。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没办法,尽力了,白雨珺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山下,集市。
大牛带村民搬出集市范围。
携带的粮食和牲口在短短几天内险些被抢,即使大牛勇猛无畏也架不住狼多,无奈之下趁夜色离开集市,在山下另觅一处落脚,借助山势地形,用石块和木材修了个临时村堡。
天火坠落的日子已经过去数日,但人们心中恐慌仍在增长。
大牛蹲村堡石墙上,望着安静的林子发呆。
没有鸟叫,没有虫鸣。
光秃秃树干连只乌鸦也没有,静的让人心慌,连最厌恶的蚊虫苍蝇也没了,整个世界死气沉沉。
如果不是还有几个猫狗耕牛毛驴家禽,大牛觉得自己会疯掉。
棄 妃 狐 寵
假如能够选择,没人会喜欢只能听见风声的生活。
恍惚间想起两天前有修士来集市,说这个世界所有禽兽都通过大门去了另一个地方,有那么瞬间许多人好像在羡慕禽兽。
之前感激神龙救命的热情逐渐退去,怨气渐升。
抱怨神龙眼里只有畜牲……
山顶。
妖将花行完成任务后,带几十个大妖返回孤峰。
往日里称霸一方的领主们保持安静,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甭管嗜血或者张狂习性都得死死压制,踏上峰顶那一刻就感受到了龙威,压迫身躯震慑魂魄,那种滋味非常难受。
现在脑袋里只有两种想法,要么缩起脑袋,要么拼了命的能跑多远跑多远。
显然目前不可能逃跑,只能硬撑着摆出笑脸。
崖边背影虽然纤瘦,但却像一座高山压在头顶升不起对抗心思。
花行上前,身躯笔直微微低头。
“启禀吾皇,末将花行前来复命。”
白雨珺没回头,仍俯视山下。
“嗯,有事等会儿再说。”
此时白雨珺正忙着重新布置各地传送石门。
花行等妖兽好奇观望,就见这位神龙陛下双手凭空制造山河图像,莹莹雾气中仿佛俯瞰山川河流,陆地海洋模糊可见,白皙玉指快速波动,在山河图设好位置。
与此同时,负责看守各地石门的分身仿佛被激活。
收起石门化作流光奔赴人族各地……
某白堪称史上最勤劳的神,有史以来没有哪个神仙如此费心费力。
头也不回轻轻挥手。
花行手里巴掌大石门飞出去,飞往孤峰山下。
孤峰位置特殊理当设置世界通道,石门落地,背靠孤山坐北朝南,没有之前那般高大,但对于人类而言仍过于庞大,根基稳稳扎根岩石。
然后,莹莹白光笼罩星芒升腾,在昏暗的天地间格外显眼,百里外清晰可见。
陡然从天而降的石门神秘而威严。
传送通道设置在人口密集区,大型城池附近,落地后再无其它动作,高处有散发白光的身影浮空,令无数遭受饥饿苦难的人们生出希望。
孤峰山下的石门位于半山。
恰巧就在大牛那个村的旁边,非常近。
大牛一把扯掉捂嘴破布,欢呼终于得救了……
山顶寒风凛冽。
白雨珺朱唇轻启,操纵世界各地所有分身同时开口。
“神恩如海,界门开启,幸存者速往新地栖生。”
“神威如岳,遵条有序,作乱者难逃狱火烧焚。”
宣告声冷冰冰无一丝感情,声音传遍大部分人族区域。
仿佛毫无任何情绪在其中的程序化通知,总不能用饱含情感深情劝导,反正都通知了,想走就走不想走随意,某白是掠食者而非圣人。
从孤峰上能看见许多方向隐隐有圣洁光芒出现,人族区域只要抬头即可见,除非某些倒霉蛋走背运错过。
各地人们都在观望,远远望着高大石门。
门内生成微有波澜的水面。
水面轻晃,对面是一片阳光明媚青绿色原野。
连修士也在迟疑,没有人敢率先踏进去……
没想到第一批动身的就在孤峰山下,有幸目睹神龙的人确实拥有了好运,全村带了粮食禽畜居然没有被抢夺,寻了山野避难竟然距离神秘石门最近。
大牛兴奋使劲儿大喊。
“抓紧时间!带上家当赶紧出发!”
他觉得神龙没必要设陷阱坑害人,要吃人早就吃了,何必费这劲,天灾岁月人难活,去碰碰运气或许真是好地方能活命。
拖家带口破车木轮咯吱响。
村民们逃难似的浩浩荡荡走向石门,越近越惊叹。
“真高啊。”
“皇帝家大门也就这么高吧,咋没有金子银子呢……”
“快看,门里边好像还是太阳天。”
村民们带着破烂来到水幕前,眼睛睁大仔细观察新奇玩意,努力用听过的神话故事解释眼前神奇一幕。
即便缩小仍显高大,就像是门前站了几个蚂蚁。
最前面的大牛仰起脑袋。
“真高。”
壮起胆子走到微微晃动的水幕跟前。
近在咫尺,能看见略微晃动的另一面,蓝天白云丘陵起伏,远方有山,还能看见一条湍急河流,种地多年的农户们一眼就知道那是一片肥土,能种庄稼。
深吸一口气,准备先进去看看。
“大牛叔……”
男孩扯住大牛蒲扇大手掌。
大牛淡定笑笑。
“安心,我先过去瞅瞅,没事再招呼大家过去。”
说完,迈步走向水幕,习惯性先伸手试探,当手指触碰水幕那一刻,忽然一股无法抗拒的吸力将大牛整个拽进去……
天旋地转略微眩晕,回过神后发觉已经脚踏实地,过来了?
破烂家当全都在。
看看全身并无任何不妥,瞬间被温暖阳光和草香包围。
贪婪的用力呼吸清香空气,久违的阳光驱散寒冷,鸟叫虫鸣,连草蝇和蚊子都那么可爱,总感觉浑身灰烬脏兮兮与蓝天白云格格不入,抬头贪婪的看太阳,眼泪模糊视线,分不清是被阳光刺激还是太开心。
水幕另一边,男孩等人看见大牛转身说话,兴奋激动蹦蹦跳跳,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近在咫尺面对面,实际天各一方。
既然没有危险,男孩咬咬牙抓紧行囊,抬手触摸水幕穿行到另一个世界。
有了第二个就有第三个,全村带上破烂以及禽畜猫狗穿过石门。
待全村聚齐欢呼时,后方的石门出口转移至百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