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404. 驚世堂的祕密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给了几人灵丹后,宋珏等三人当即便吞服下去,然后开始打坐。
东方玉也没有闲着,而是开始在地面刻画阵纹。
他的主业并不是阵法师,所以自然不会随身携带阵基、阵旗等阵法师的常备道具。不过为了预防一些意外情况,或者等待救援,所以他还是会携带一些绘制法阵的特制材料。
魔域里的灵气,都受到污染,成为所谓的“魔气”,所以除了修炼特殊功法的修士外,寻常修士根本不会在这种地方打坐修炼,因为如果没有特殊的炼化方法,魔气一旦入体后只会和修士体内的真气产生碰撞,甚至还会污染修士的神海。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起點-404. 驚世堂的祕密分享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修士在进入充满魔气、死气、阴气、各种煞气的地方时,必然都要随身携带各种恢复真气的灵丹,以防止出现气竭等之类的危险情况。
宋珏等人自然也是有所准备,不可能空着手就进来,只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又是连番恶战,再多的储备也都消耗一空了。
当然,如果有一名阵法师随队的话,倒也是可以通过布置特殊的法阵来净化魔气,让修士拥有一个休憩的空间。
此时东方玉,便是在做这种工作。
他失去了施展术法的能力,占卜算卦的能力也时灵时不灵,可以说一身实力已经废得七七八八了。
但他却依旧在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并没有认为因为这里的环境不利就真的自我放弃。
苏安然也不知道该说他是在强行给自己挽尊,还是该说他拥有不向命运低头的顽强精神。
“虽然你无法施展术法的样子真的非常狼狈,但你这种强行想要表现自己的样子,真的很靓仔。”苏安然走到东方玉的身边,伸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
虽然他听不懂粤语的“靓仔”是什么意思,但根据前两句话的意思,东方玉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
“说说吧。”苏安然盘腿往地上一坐,也不管这地面脏不脏,右手支着左脸颊,一副狂士的模样。
“说什么?”东方玉头也不抬,依旧在忙碌着自己的事。
“啧。”苏安然发出一声不满的声音,“都是聪明人,就没必要打哑谜了,当谜语人不累嘛。……刚才你听到惊世堂这个名字的时候,眉头就皱了一次,之后你虽然表现得很平静,但眼里那抹不屑和偶尔想要露出的讥讽却又强行收住的忍耐表情……别人看不出来,可不代表我看不出来。”
东方玉抬头看着苏安然。
这一次他的眼神就有了明显的深意。
“窥仙盟的产业?”
“你真的很聪明。”东方玉轻声说道,“我想我知道为什么黄梓会收你为徒了。”
为什么?
难道不是因为黄梓和我老乡,他急着看火影的大结局吗?
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苏安然一脸懵逼。
“你的才智,在太一谷里恐怕当属第一。”东方玉低下头继续绘刻法阵的事,所以错过了苏安然脸上露出的茫然表情,“你那几个师姐,凶残是够凶残了,但没一个愿意用脑子的。……你就不一样了,你实力不怎么样,所以脑子才特别活。”
苏安然撇嘴。
他总觉得,东方玉是在趁机报复他最开始调侃他的那句话。
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04. 驚世堂的祕密分享
不过他倒是知道,东方玉这话其实说错了。
在太一谷里,若论谋略的话,他恐怕也就比二师姐、三师姐、六师姐、七师姐、八师姐、九师姐等几位师姐好一些,毕竟地球人出身于网络社会,脑洞肯定是要大一些的,最喜欢整活,所以总是可以搞出一些出其不意的骚操作。可如果要再加上经验阅历所形成的大智慧,那他恐怕就要垫底了。
无他,年纪太轻。
至于这个第一,苏安然也说不好是谁。
優秀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04. 驚世堂的祕密讀書
但太一谷里智商担当的前三位则必然是大师姐、四师姐、五师姐这三人。
大师姐不用说,能将太一谷管理得井井有条,而且也从不让师妹吃亏,没有一定的智慧肯定不行。
四师姐当年好歹也是魔门门主,虽说天真了一点,战术层面可能逊色些,但战略眼光却绝对不差。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04. 驚世堂的祕密
五师姐就更牛逼了,名将王翦的后人,不管是韬略还是内政、交涉、布局等,她明显都游刃有余。
苏安然不想继续关于智商这个问题,因为这会让他显得自己是个笨蛋,于是便开口说道:“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惊世堂最开始是武神的布局。”
苏安然的瞳孔一缩。
火熱連載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愛下-404. 驚世堂的祕密
“不用露出那么可怕的气息。”东方玉摆了摆手,一脸的若无其事,“我都说最开始了,所以你也应该知道了。我也是后来才从其他人那里听来的消息。”
“所以说,现在不是了?”
“他玩脱了。”东方玉冷笑一声,“万界轮回,你认为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苏安然摇了摇头。
关于万界轮回,他唯一知道的消息,就是从黄梓那里听来的,但按照黄梓的说法,万界轮回的世界都是真实,以玄界修士的划分方式,是属于“秘界”的一种。但现在听东方玉的意思,显然这里面有些其他的猫腻。
“万界轮回,最早就是天庭带来的。”
东方玉说这话的时候,一直都在看着苏安然的表情,试图从他这里看到震惊的表情。
但很可惜,他失算了。
苏安然不仅没有露出震惊的表情,反而是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了然神色。
“你早就知道了?”东方玉不解。
“不知道啊。”苏安然摇了摇头,“但我曾猜想过。……第一纪元中后期,万界才有了基础的概念,但那个时候,天庭已经出现了。之后具体的时间不太清楚,但反正后来就爆发了升天之路被打断的事情,之后万界的概念才正式在第一纪元的玄界彻底普及开来吧?”
黄梓当初有过一个猜想。
那便是天庭、玄界、万界三者的关系。
根据黄梓的猜想,天庭无法随意出入三界,想要进出三界就必须要通过一个中转站,而这个中转站便是玄界。万界的诸天世界对于玄界而言是一种资源,但同时对于天庭而言也更是一种资源,但天庭明显想要独占这份资源,所以才会编造了一个关于万界的说法,甚至很可能还因此打造了一个能够操控万界出入的特殊装置。
至于天庭所在的天界为什么会和玄界闹翻,黄梓则猜测是有人发现了天庭的谋划,然后双方谈不拢,所以玄界的人才怒而摧毁了升天之路,但也因此导致了那个操纵万界出入的特殊装置失控,导致玄界的修士也无法随意进出万界。
苏安然是听过黄梓提起过这件事的,但他对东方玉没有彻底信任,因此自然不会全盘托出。
“你真的非常敏锐。”东方玉再度望了一眼苏安然,眼神里满是欣赏的赞叹,“从金帝那边听来的说法,万界的确是天庭带来的。而金帝会让武神组建惊世堂,甚至想要把控所有能够进出万界的修士,最根本的原因便在于,他想要寻找一件东西。”
“一件东西?”
“具体是什么,我不知道。”东方玉摇了摇头,“此事并非我负责,但我听说那件东西,能够控制万界的进出,一旦让金帝获得此物的话,那么他甚至可以直接关闭目前已知的所有万界通道。所以那些指望着想要通过万界来变强的修士,就必然会拥护窥仙盟的利益。……当年惊世堂的建立,便是为了方便控制这些修士。”
苏安然重重的吐了一口气。
他知道,黄梓的假说成立了。
可这样一来,五师姐王元姬的金手指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难道说,自己那位五师姐的金手指就是这件所谓能够控制万界进出的道具?
但看起来并不像啊。
按照东方玉的说法,这件道具的功能应该相当强大才对,甚至一念之下就可以彻底关闭万界的通道,让人再也无法进出。可苏安然却是看过王元姬的表现,她最多也就只能把人送入指定的万界,并没有关闭万界,让其他修士无法进出的能力。
或者说……
五师姐的金手指,只是这件控制器的一半权柄?
她只能开,而无法关?
苏安然觉得这件事,很有必要跟黄梓商讨一下。
“你说武神搞砸了这件事,又是怎么回事?”
“惊世堂的盟主,最开始是武神的人。”东方玉开口说道,“我说武神搞砸了此事,便是因为这位盟主的野心大到武神都无法掌控,所以这人脱离了武神的控制。但武神那段时间不知道在忙什么,根本无暇顾及此事,等到他空出手来时,整个惊世堂已经基本跟窥仙盟分割开来了,据说当时武神被金帝狠狠的批了一顿,然后便将此事交给别人负责了。”
“谁?”
“我不知道。”东方玉摇头,“我能打听这些,已经是偶尔从他们交谈的只言片语里收集出来的情报。但反正,现在惊世堂内部如此混乱,便是那位负责人的手笔……我想他恐怕也没什么好的办法能够解决此事,所以只是单纯的给那位惊世堂盟主添堵,让他无法整合惊世堂。”
“这么看来,两位副盟主里必然有一位是你们窥仙盟的人了。”
“我不知道。”东方玉点了点头,“惊世堂如今的混乱情况,就算窥仙盟想要出手都觉得一团乱麻,所以很早之前月仙就已经提议放弃惊世堂了,但金帝不同意,因为现在的惊世堂已经发展得很好了,只要能够收为己用的话,这就是一股相当庞大的力量……毫不夸张的说一句,最起码有接近四分之一的才俊都会被窥仙盟收入囊中。”
“那想办法把窥仙盟打掉不就好了。”
“那也得你先加入窥仙盟,并且地位升到足够高的程度才行,不然你连盟主、副盟主是谁都不知道,怎么打掉?”东方玉淡淡的说道,“而且,我劝你最好不要打这种主意。窥仙盟虽说一直放任着惊世堂发展,但一旦你想要真正瓦解整个惊世堂,那么窥仙盟那边肯定也会出手干预的。”
“那先把窥仙盟打疼了,让他们腾不出手来不就好了。”
东方玉就不想跟苏安然继续讨论这个话题了。
让窥仙盟腾不出手来?
你还真敢想。
你当窥仙盟十四仙是摆设吗?
哦,不对,在黄梓面前好像还真的是摆设。
而且现在只剩十三仙了。
甚至恐怕要不了多久,就只剩十二仙了。
东方玉在内心默默的为星君点了根蜡烛,全然没有出卖他的愧疚之情。
之后,两人皆没有再说话。
东方玉继续绘制着法阵,给众人提供一个能够避免受魔气污染的安全休憩场所。
而苏安然则不知道在想什么。
……
接下来,众人在此地足足休息了一天一夜,待到第三天的时候,才准备再次出发。
导致拖延了一天的时间,主要是因为宋珏和泰迪两人身心俱疲,所以不得不好好的休息一天。
而石破天的手臂骨,在第二天就开始自行恢复,到了第二天晚上的时候,他的臂骨已经恢复如初,他又能够提得起那柄大砍刀舞得虎虎生风,这让苏安然再一次感叹仙侠世界在医学治疗方面的不讲道理。
这三天以来,表面上看起来这片魔域似乎没什么变化,但是实际上每一天的魔气都在不断的增强着。
东方玉的脸色也显得越发的阴沉和难看。
正是因为东方玉的强行要求下,所以众人才在第三天再度启程。
“情况很糟?”
“还不算很糟,但已经开始变糟了。”东方玉沉声说道,“如果我们再不出发的话,到时候恐怕我们要面对的,就是一大群魔将了。”说到这里,东方玉望了一眼众人佩戴着的玉佩,然后才幽幽的补充道:“我的这个玉佩,对魔将是无效的。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最多只能对付两名没有彻底觉醒的魔将,如果来了三名的话,那可以等死了。”
东方玉说的对付两名魔将,还是因为苏安然能够解决一名没有觉醒出小世界的魔将,其他人的话,东方玉那天没看过宋珏等人的战斗,但他猜想有空灵的加入,就算无法斩杀,也应该可以拖延或者逼退。
“那如果是觉醒了小世界的魔将呢?”
“我这里还有一些黄泉水,现在分给你们一点吧。”
“干什么?”苏安然不解。
“到时候往自己身上一撒,你会死得痛快些。”

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393. 葬天閣讀書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苏安然在玄界认识的人并不算多,但也不少。
既有相当符合自身身份地位的友人。
如大日如来宗的妙言小和尚、万剑楼的叶云池、奈悦等。
也有身份与地位稍有不匹的。
如云江帮的江小白等。
不过苏安然从来就不在意这些小节。
他交朋友从不看对方的身份背景,毕竟不管什么身份背景的人都没有“太一谷”三个字好使。
而能够和苏安然当朋友的,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就是特别能打——妙言小和尚当初战斗力稍显不足,但毕竟他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所以特别莽;至于江小白,自身能力并不算弱,只是胆子比较小一点而已。
所以当苏安然收到来自友人的求救信时,他还是懵了好一会的。
“苏安然,我需要你的帮助。”
这枚传音符,还是之前苏安然为了加入惊世堂时,和宋珏联手时,由宋珏给予的。
是的,发出求救信息的人,便是真元宗的弟子,宋珏。
“你在哪?”
苏安然灌输真气,激活传音符,急忙回信。
“我在东州。”
几乎是苏安然的声音传递过去,对方就秒回。
很显然,宋珏遇到的麻烦事恐怕不小,否则的话宋珏不会联系苏安然。
当初在解决了妖魔世界的问题后,苏安然是先一步回归离开的,而宋珏当时继续留在妖魔世界进行修炼。后来等到宋珏离开妖魔世界的时候,苏安然则已经去万剑楼参加试剑楼的考验了,再往后则是卷入了南州之乱,在幽冥古战场人前显圣了一番,可以说他的时间线是和宋珏完美错开,因此两人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
这也是为什么突然收到宋珏的求援信息时,苏安然会那么震惊的原因。
当然,更加震惊的是,宋珏此时居然在东州。
要知道,玄界十九宗这等庞然,都拥有自己的地盘,也因此门下弟子通常也只会在自己的宗门地盘内活动,哪怕就算是下山历练,也很少会脱离宗门的庇护圈,最多也就进入中州——对于不在中州扎根的其他十九宗宗门,中州的地位特殊性就好比是公海,大多数宗门的天骄都会选择前往中州历练,这一点也是为什么中州是玄界五州的中心。
而真元宗,宗门驻地在西州。
宋珏又并不是真元宗真正有名的天骄——天榜排名前三十都没她的份——当然,宋珏自身的战力还是相当不俗的,所以她有自信能够在中州闯荡也是很符合情理的事情,但要说她敢跑到东州来闯荡,这就很有待商榷了。
毕竟,十九宗可不是铁板一块,只要在不被人发现识破的前提下,彼此之间下黑手的行为可不少。
而佛道之争自古有之,所以道宗弟子很少去佛门的地盘,反之亦然。
“我知道你在东州,所以我才找你。”
大概是见苏安然许久没有回复,宋珏的传音符又亮了起来。
苏安然在东州自然不是什么秘密。
方倩雯带着苏安然跑来给东方世家年轻一代的七杰之首治病,在东州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尤其是随着药王谷的关主陈无恩抵达后,更是成为一件轰动整个东州的盛事。
基本上只要在东州的人,便都会知道方倩雯和苏安然两人,正在东方世家做客。
而且用不了多久,恐怕整个玄界也都会知道。
这就好比,剑宗秘境开启后,不过一旬左右,整个玄界便已知晓进入剑宗秘境都有哪些天资强大的剑修——在玄界,只要是属于“大事”的范畴,便几乎没有秘密可言。因为哪怕你不知具体情况,但只要愿意花一笔费用,自然也就能够从万事楼那里获取更多且更详细的情报。
尤其是在万事楼开通了“网络论坛”后,很多消息的传递甚至都不需要一旬之久了,几乎是当天早上发生,当天晚上便有可能传遍整个玄界。
例如,此时关于九尾大圣青珏大闹东方世家的消息,便已经开始流传开来了。
“你在东州干什么?”苏安然传音询问。
“惊世堂的任务。”
“惊世堂?”苏安然猛然醒悟。
之前他帮惊世堂去碎玉小世界救人,事后惊世堂答应让他加入,而当时他的引荐人便是宋珏。
可结果他把人救出来后,都过去好几年了,惊世堂都没派人来找他。
这让苏安然有一种被人白嫖了的愤怒。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是说,具体的位置。”
虽说苏安然对惊世堂相当不满,但他对宋珏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承认对方是自己的朋友——苏安然坚决不承认自己骗了对方几十年的寿命,所以心有愧疚——此时听宋珏遇到危险,内心的第一想法自然便是帮上一把。
“葬天阁。”
……
“葬天阁?”东方玉的眉头微皱,“你问这个地方干什么?”
“听你的意思,这地方很不妙?”
“何止不妙。”东方玉冷笑一声,“这地方简直就是邪气冲天。……你以为葬天阁里的‘葬天’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苏安然不知就问,一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他虽说已经来到这个世界小十年了,而且也恶补了很多的知识,但玄界各种各样奇怪的知识无数,哪有可能让苏安然在“短时间”内就成为一个学富五车的人?尤其是在各种关乎秘境、特殊区域等等方面的知识上,苏安然都是十窍通九窍的程度。
东方玉并不知道苏安然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人,他只是觉得苏安然在装笨,因此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葬天,埋葬天道的地方。”东方玉叹了口气,“东州险地之一。”
苏安然吃了一惊。
自幽冥古战场后,苏安然就狠狠的恶补了一下“五绝十凶”的概念。
知晓玄界一共有十五处禁地。
其中五处是可以说是十死无生的绝杀之地,因此被称为五绝地。另外还有十大凶地,只不过因为相比起十死无生的绝地,十大凶地起码还留有一线生机。
如南州的呼啸山脉,便是因为涉及到幽冥古战场的缘故,因此才被列为十凶地之一。
此处的一线生机,就在于横穿呼啸山脉时并不一定会被吸入幽冥古战场,而且哪怕是误入了幽冥古战场,只要能够躲入幽冥森林里,倒也还能苟延残喘,不至于因神海被污染腐蚀,成为怪物。
不过现在,呼啸山脉已经不能算是十凶地之一了,因为幽冥古战场已经被苏安然拆了。
其结果自然便是加大了苏安然的“天灾”威名。
而在“五绝十凶”之下的,则是险地。
险地,是“危险区域”的意思,包括但不限于绝地和凶地。
如南州三险地,指的便是呼啸山脉、不归林、万虫湖等三处。
“葬天阁,原先是天道门的驻地。”东方玉缓缓说道,“具体的历史,我并不清楚,我们东方世家的典籍里,也只记载了这个宗门最早是诞生于三千年前。而从天道门诞生到后来的覆灭的两千多年历史里,这个宗门先后三次因为接任掌门的个人行为而更改宗门名讳。”
“改宗?”
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討論-393. 葬天閣看書
东方玉的脸上罕见的露出迟疑之色:“我也说不准到底算不算改宗。”
在玄界,一个宗门的发展不可能永远顺风顺水,哪怕是十九宗也是如此,更遑论三十六上宗和七十二上门了。
所以,有些时候,一旦宗门遇到一些无法度过的重大危机时,便有可能产生分宗,又或者是举宗迁徙,以及举宗并入其他宗门的特殊情况。
例如从行天宗分离出来的行云宗,便是一次非常典型的改宗行为。
但除了“并宗”的做法外,改宗往往是很少能够获得什么有效的收益。
如真元宗。
作为道宗一脉的宗门,本身便是以五行术法、阴阳术法而立派。至于如今真元宗也算是颇为擅长的武道手段,便是因为真元宗吞并了一个曾位列三十六上宗之一的武道宗门,将其武道功法尽数吸纳,以充实自身宗门的根基底蕴,因此如今真元宗才算是有了武道一脉的修炼方式。
只不过,真元宗的立派根基始终是术法之流的正规道统,对武道之学并不算重视。
因此真元宗,并不能算是真正的改宗。
倒不如说,以另一种方式留下了传承的那个被吞并的武道宗门,才可以说是改宗。
“天道门的理念,走的是‘天道无情’的修炼路线,所以修炼的功法便是无情道,修为越是高深的天道门弟子,便是性情淡漠。”东方玉开口说道,“不过这种六亲不认的修炼方式,自然也是有不少的弊端……你明白的,一旦稍有动情的念头,那么便会导致前功尽弃,是以后来有一位天道门的掌门,对此功法进行了更改。”
“也就是那次之后,天道门内部便分为有情派和无情派,宗门也改名天情宗。”
“再之后,有情派渐渐占据上风,基本上也没有人继续修炼那种淡漠性情的无情功法。……不过这部分,是我们东方世家的长老推演出来的说法,具体如何典籍并没有记载,我们根基典籍记载,只知道在天道门改名为天情宗的三百年后,无情派便消失了,之后有情派也研发出了一种红尘历练的法子,将功法根基推演上了新的境界,后来宗门也就改名为红尘宗。”
“而不管是分为有情派还是无情派的天情宗,还是后来的红尘宗,宗门的核心传承功法却始终没有变化,有所变化的仅仅只是修炼方式的区别。……所以实际上,与其说无情派消失了,倒不如说无情派其实一直都没有消失,只是隐藏起来而已,这一点也就牵扯到了后来的第三次宗门改名。”
苏安然安静的听着,并没有插嘴。
玄界历史,一直都是他最薄弱的空白点,所以苏安然自然不会错过这种能够了解玄界历史的事情。
“天道门以‘无情’为宗门修炼理念,不管是天情宗还是红尘宗,始终都没有绕过这个理念,因此宗门弟子的修为始终都处于一个瓶颈状态,修为境界无法突破桎梏限制,这也就导致了这个宗门开始渐渐没落。”东方玉略微停顿了片刻,喝了口茶润润喉咙后,才继续开口说道,“而在这个阶段,曾经的天道门出了一位……”
“天才?”
“不。”东方玉摇了摇头,“应该说……挺惨的人吧。”
“怎么回事?”苏安然突然变得相当有精神了。
因为他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这位红尘宗的弟子资质平平,但他喜欢上一名女修,哪怕那名女修并不喜欢他,他却也始终深爱着那名女修,愿意为其赴汤蹈火,甚至为了博取那名女修一笑,不惜涉险进入某个秘境,历经九死一生后为其摘来一颗能够提升修为的果子。”
“噢。”苏安然了然的点了点头,“老舔狗了。”
东方玉眨了眨眼。
他虽然不知道“舔狗”二字是何意,但从苏安然不屑和轻蔑的表情,还是能够判断出来,这绝不是什么好词。
“根据典籍记载,那名女修长相艳丽,但资质也同样一般,不过在吞服了这名红尘宗弟子为其取来的神秘果子后,终于脱胎换骨,修为一日千里,成为了其宗门重点栽培的对象。”东方玉没有深究“舔狗”二字的含义,继续说道,“而此事之后,那名女修并没有和这名红尘宗弟子结缘,反而是对其开始避而不见。”
“舔狗和绿茶的日常。”苏安然了然的点了点头,“然后这名舔狗就开始发奋图强了?”
“不,他又认识了一名女修。”
苏安然一脸无语:“这次他被骗了什么?”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东方玉一脸惊讶:“你果然知道!”
“知道个屁。”苏安然撇嘴,“舔狗肯定不会只被骗一次。……舔狗这类人啊,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自己骗自己了,只要别人稍微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能够开染房了。明明拥有了一颗可以改变资质的神秘果子,结果居然不是自己服用,呵……玄界居然有这么天真的人。”
东方玉一时间竟是无言以对。
他自身就是非常典型的利益至上者——说白了,就是利己主义,所以他同样无法理解那名红尘宗弟子的做法。如果自己资质平平,侥幸获得了这么一颗能够改变资质的神秘果子,他肯定第一时间就吃了。毕竟按照玄界的正常逻辑,只要自身实力足够强,什么女子没有?
“具体被骗了什么,典籍没有记载,但反正他的确有所损失。”
“两次被骗,该学聪明了吧。”
“没有。”东方玉摇了摇头,“他应该是心灰意冷了很长一段时间,至少我们东方家收藏的典籍里,在后来的考究追查里,有差不多一百年左右的历史空白。但在这之后,他遇到了一位同宗门的师妹。”
“所以,第三次还是被骗了?”
“是的。”东方玉点了点头,“据说,他这位小师妹就是见他被人傻乎乎的骗了两次,觉得挺好骗的,所以才接近他,试图从他这里榨取一些东西。……不过红尘宗有一个红尘历练的规则,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入世修行,然后这个……舔狗?……反正这名红尘宗弟子,在一次历练时,撞破了自己这位小师妹和另一名宗门天骄的亲密行为。”
“然后舔狗死了?”
“没死。”东方玉摇了摇头,“但是入魔了。”
苏安然瞳孔猛然一缩。
入魔。
在玄界可不算小事。
玄界最近一次入魔的事件,便是他的五师姐王元姬。
而那次,还是黄梓亲自出手镇压,然后将其带到大日如来宗进行魔气净化,因此自己这位五师姐才能够幸存。
正常修士若是入魔的话,那就会变成大魔头——修为越高的修士入魔,所造成的后果也就越可怕。
“还好,他修为不算高深。”
东方玉斜了苏安然一眼,淡淡说道:“他入魔的契机是心死,正好符合了天道门的‘天道无情’之说,境界得以突破,当场就杀死了自己的师妹和那名同宗的天骄,然后叛门而出。……只不过那时,没人知道他入魔了,只是因为这名弟子因不忿自己师妹勾三搭四的行为,所以怒而杀人叛门。”
“这……”苏安然一阵无语,“之后这人,该不会把之前欺骗过他的两个绿茶也给杀了吧?”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393. 葬天閣
东方玉点了点头。
苏安然默然不语了。
“等到这个时候,他入魔的事也就彻底传开了,但他因为契合宗门传承功法的修炼理念,修为突飞猛进,等到围剿行动开始的时候,他已经是苦海境至尊了。”东方玉叹了口气,“之后,他杀回了宗门,将满门上下屠得干干净净,并将宗门改名为‘盗天宗’,意为盗取天道的意思。”
“而最后围剿这名魔头的大战,就爆发在天道门的宗门驻地,也就是如今的葬天阁。”
“那一战,几乎可以说是打得日月无光,整个天道门的宗门驻地彻底被夷为平地,唯有一座阁楼幸存。而那名大魔头身死之时,竟然选择散功,将一身魔气彻底散布到宗门大阵里,直接改逆山川走势,所以也次有了今天的葬天阁。”
“卧槽。”苏安然发出一声惊呼,“有点东西啊。”
“葬天阁,那里可是有魔将存在的。”东方玉眉头紧皱,“所以说,你为什么会问起这个?”
所谓的魔人,指得便是受到各种魔气、邪气侵蚀后,失去理智的人。
这里的人,包括但不限于于修士。
毫无修为的凡人,其实才更容易被魔气侵蚀,成为魔人。
因此魔人也有三六九等之分。
如受魔气侵蚀的凡人,则被称为魔傀儡。
而那些有修为在身的修士魔人,才被称魔人。
但哪怕是魔傀儡,其实力也相当于通窍境修为的修士:力气强横、肉身健壮,五脏六腑也都得到强化,只是没办法施展神识之妙而已。若是实力不足的低阶修士,又或者是没什么经验的修士不小心遇到魔傀儡的话,下场也不会好到哪去。
至于魔人,那就不一样了。
被魔气侵蚀的修士,虽也可以说是“入魔”,但实际上他们是毫无理智可言的疯子,因为神魂都被绞碎,意识都彻底错乱了,自然也就变成了只有强烈攻击性的疯子,根本就认不得人。
所以玄界对魔人的定位,自然也不能算是“同类”了。
但比起魔傀儡那一级的魔人,修士魔人可是掌握着“生前”的各种手段技巧,难缠程度简直是呈几何倍的上升。
以玄界的常识而言,起码要三个和魔人同境界修为的修士,才能够解决掉一个魔人。
当然,战力强横到足以越阶而战的天骄,不在此常识之列。
而比魔人更强的,便是魔将了。
魔将的实力,等同于凝魂境修士,但比起毫无理智和自我意识的魔人,魔将是拥有自我意识的。只是魔将基本都是疯子,所以纵然拥有自我意识,也基本不存在能够沟通的可能性——他们所谓的自我意识,就是懂得判断局势的优劣而选择是要继续死战还是战略性撤退,又或者是偷袭等。
葬天阁的危险性,在苏安然的内心已经呈几何倍的飙升了。
如果不是这些魔将、魔人没办法跑出来作乱的话,葬天阁恐怕就不是险地,而是凶地、绝地了。
“既然葬天阁如此之危险,为什么不将魔气拔除,一劳永逸呢?”苏安然不解。
“欢喜宗和大日如来宗都试过了。”东方玉摇了摇头,“魔气被彻底净化拔除后,最多不过十年便会复生,不管用什么手段都阻止不了。万道宫的宫主曾来观察过,他说这片土地已经被怨念固化,成为怪异了,所以……不可能被拔除了。”
“基本上,只要不自己跑进葬天阁找死的话,危害性几乎为零。”
不自己跑进葬天阁……
宋珏不是蠢人,她很清楚“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的道理,所以她肯定不会自己跑去葬天阁的。
可如果是惊世堂的任务……
苏安然叹了口气:“我有个朋友,现在就陷在葬天阁了,希望我能够去救援。”
“祝你好运。”东方玉起身拍了拍苏安然的肩膀,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