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權國討論-3634 基地變化熱推

權國
小說推薦權國权国
紫色惊天,
吸纳了基地之灵的杜宇的身躯,在这不断地压缩,从宫殿投射而来的紫色树芯也在这一刻攀升爆发,气势如虹。眨眼间,杜宇的身躯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从他的气势,已让整个基地秘境的天空开始出现了碎裂,这是在换天,以前的秘境天空是基地之灵力量的呈现,而现在“这天地是我的……”杜宇喃喃时,他的脑海轰鸣,一股明悟直接在他的心神里浮现,让杜宇产生一抹错觉
自己就是那颗屏蔽天地,支撑起一切的苍天巨树,罗桑!
与此同时,真正属于紫灵的特长也在此刻呈现在杜宇的脑海里
“罗桑天下!”
这是属于杜宇自己的紫灵特性,我既罗桑!罗桑所在之地,既是罗桑天下
消化着脑海中从紫色树芯传来的一抹信息,杜宇内心也忍不住剧烈动荡,这颗紫色树芯不是罗桑的一部分,而是西南镇守府通过特殊手段从自己制造出来的,连同宫殿内的那半截树桩,一起构成了眼前这座巨大空间的复原体,
西南镇守府,竟然是在复制罗桑!
眼前的这颗紫芯就是西南镇守府最大的科技结果,这颗紫芯已经具备了罗桑的部分能力,但却不是真正的植物,而是一种机械体
罗桑虽然巨大,但依然摆脱不了是植物的特质,是植物,就可以嫁接!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疯狂的计划,但西南镇守府距离成功只差一步之遥,眼前的这座基地之灵的世界就是实验品之一,西南镇守府将制造的罗桑之芯嫁接进基地之灵的空间,最终让基地之灵和紫灵融合,这是一个非常大胆的计划,紫灵是所有文明中公认的强大文明之一,是位于巅峰文明的行列,而西南镇守府只是一个中层的机械文明之一,如果西南镇守府能够实现自身与紫灵文明的融合,将一步迈入高层文明的行列,这是一场豪赌
而事实上,西南镇守府赌赢了,他们截取了紫灵文明的核心圣物罗桑,并且完成了对罗桑的部分研究,生产出了紫芯这样的半紫灵产物,但结果却是,他们低估了高等文明的智慧,哪怕是以掠夺其他文明,不擅长思考的紫灵文明,西南镇守府被罗桑暗中狠狠摆了一道,罗桑作为紫灵文明的核心圣物,其强大的污染力,根本不是一个中层文明的西南镇守府能够控制的,
只是等到西南镇守府意识到这一点时,已经晚了,罗桑天下的污染已经无法控制,西南镇守府虽然取得了一部分进展,终究因为不是真正的紫灵,无法抵抗罗桑树的污染,这导致大批的西南镇守府下的生化生物受到罗桑的污染,这些生化人是西南镇守府制造出来的生物奴隶,是实验品和牺牲品,数量庞大,是西南镇守府用来修建基地和设施的劳动力
但是西南镇守府忘了这些用科技孵化的生化生物也是生命体,只要是生命体,就无法摆脱罗桑的污染,
在罗桑的污染下,生化生物出现了大面积的变异,它们开始具有了智慧,具备了生化能力,体能也大幅度强化,
它们成为了罗桑的军队
最终受到罗桑污染的生化生物开始大规模的逆袭西南镇守府,已经无力抵抗西南镇守府最后选择了“归零”毁掉所有被植入罗桑芯片的实验基地,这就是西南镇守府末日之战的真相,而这一处基地,却因为并没有在西南镇守府的区域,而成为唯一一个植入了罗桑芯片而没有自爆的基地,数十万年的时间下来,这座基地在罗桑芯片的自然运转下,依然执行着基地之灵与罗桑紫灵的融合,同时也在基地秘境内培育出了模拟而出的罗桑天下,
漫长岁月,这里独自运转,努力的完成所设的的融合任务,距离融合只差一步,那就是一个真正的紫灵,罗桑芯片模拟的是紫灵圣物罗桑,这个已经变异的世界需要一个高级紫灵作为载体,每一个高级紫灵天生就是巨大的资料库,天生就拥有高层进化的知识和路线,只要得到高级紫灵为载体,就能够一步潜入紫灵高级文明的层次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就像是一个把自己打扮成贵族的仆人,借助一个贵族的躯壳而真正成为一个贵族一样,西南镇守府作为机械文明的中层文明,在高层机械文明面前,就是仆人!可惜,走进来的人是杜宇,在发觉杜宇不是紫灵,甚至连高等文明的生物都不是,而是西南镇守府曾经制造出来的生物人后裔,基地之灵的愤怒可想而知
“难怪。。。难怪西南镇守府看似取得了紫灵之战的胜利,最后却是落得湮灭的结果,原来一切。。。。不过是罗桑的阴谋。。。”杜宇目光闪动,摊开右手手掌,紫色树芯在手掌上下浮现,里边闪动着一连串深奥的数据,展现出一个机械芯的真面目,从战略的观念来看,罗桑被西南镇守府截取,未尝不是一种欺骗战术,就像是特洛伊的木马屠城,罗桑就是那个被西南镇守府偷进自己大本营的木马,然后坐看西南镇守府自己把自己坑死!
“不过一个机械芯的紫灵基地。。。。不知道还算不算纯正的紫灵。。。”
杜宇将手中的机械芯吸收体内,目光看向远处越发繁茂的巨大紫树罗桑,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喃喃,虽然基地之灵被灭了,但是这个无数岁月自我融合出来的罗桑天下,却依然存在,罗桑巨树,依然覆盖着整个天空,难怪自己身为紫灵体系的领主,却完全没有任何知识体系的传承,原来这根本就是一个披着紫灵外衣的机械体系,不得不说,西南镇守府的野心相当的大,同时可以知道,文明的跨度是多么艰难的一件事,可能是数千万年,百万年
此刻,杜宇还不知道自己在基地秘境中的变化,正在影响着外面的世界
外界的紫灵基地此刻也是一片能量翻滚,远本只是紫色花海的大地,靠近基地的周边开始冒出了无数的紫色花苞,甚至在基地的外围,数座类似紫灵基地分部的建筑从地面拔地而起,这是基地晋级的结果,除了最开始的一级紫灵士兵外,不断有身穿铠甲的紫灵重甲军官从紫色花苞内走出来,甚至不少军官目光中透出了振奋和诧异的目光,这表明,这些后面孵化出来的紫灵军官不是低等紫灵,都是类似林雅这位第一指挥官的高级紫灵
“轰隆隆”大地轰鸣也在不断,一片片的紫色建筑从紫色花海隆起,如果说先前的基地只是一个背靠山地的城堡,那么此刻,这座城堡已经变成了一座拥有了高耸城墙的真正的城市,甚至出现了驻扎士兵的兵营,运输灵矿的马车,还有紫色的村庄,每一个紫灵指挥官走出花苞,就有一面紫色的战旗浮现在紫灵基地的标记上,
基地具备的武力也在迅速上涨,三千,五千,一万,一万五千,
仅仅基地所属的守卫士兵数量,大片的从紫色花海中冒出来,这些新冒出来的士兵,不但体型上比前面的士兵更加魁梧,而且其中还出现了变异的厚甲兵种,
“噗”一根跟巨大的紫色蔓藤从花海中破土而出,在空中相互绞盘纠缠成一道高耸数十米的巨大树冠,树冠之上,俨然出现了一层层围绕树干而上的花房,花房内很快就涌出了一群群闪动着翅膀的紫色小人
“这是。。。。精灵树冠”
身为第一基地指挥官的林雅目瞪口呆,心却在颤抖,精灵树冠是二级紫灵基地的高等级建筑,是小精灵的居所,小精灵是不具备战斗力的单位,但却可为基地提供能量,而每一百个小精灵中,就会诞生一个战力强悍的远程射手大精灵,这种大精灵才是精灵花冠的宝贵之处,因为大精灵是紫灵体系的三级兵种,与人类的狮鹫,地精的巨熊骑士,龙族的飞龙骑士属于一个级别,
也就是说,现在基地可以招募大精灵,这已经是半步迈入王国的级别了
太快了,简直是。。。。。这才过去多少天啊,林雅颤抖的不仅仅是眼前的突然变化,还有她自己本身!
就在刚才,她一口气从一级紫灵指挥官升到了五级紫灵指挥官,一脚踏进了以前做梦都不敢想象的晨光指挥官的行列
同时在她的指挥框架里,指挥范围由原先的一个团队,扩展到了八个团队,这些从紫灵花海中孵化而出的各级指挥官,就是随着团队功能扩张而整编孵化出来的,足足一百四十五名高级紫灵的加入,让林雅的心不得不颤抖,因为按照一般紫灵基地的编制,五百名紫灵士兵中诞生一位指挥官,可是眼前的紫灵指挥官诞生率绝对超过了这个数字,八个团队,在紫灵中属于一个军团的编制,一般拥有三十到是四十名指挥官就不错了,可是眼前的指挥官数量,却是接近一百五十名,其中不乏带着荣冠之名的精英指挥官,、
超编了。。。。严重超标。。。紫灵指挥官已经如此不值钱了吗。。。。变异了吗!”林雅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若得若失,不受控制的出现,皱起眉头“……居然直接超过了一线主力军团的比例,这种比例……这种战力……难道真是罗桑的力量吗
与此同时,她感悟到来自身上的级别提升似乎还没有完全停止
五级初。。五级中。。。。五级高,
林雅脑海一片轰鸣,自己赫然达到了五级高,更高级的提升知识一下灌入她的脑海,对于未来的路,她从来没有如现在这样的清晰,全身咔咔作响,力量竟在这一刻轰然爆发,不断地增强,不断地攀升,眨眼的功夫,气势滔天,
“这是。。。。爽的感觉吗!”
其实这个基地有巨大的问题,她早就发现了,身为紫灵,她在第一时间就发觉自己的君主,绝对不是一个纯正紫灵的领主,而且秘密巨大,甚至涉及到了数十万前丢失的圣物,一个在初级基地时就能够招募到三级龙骑士的变态存在,而刚刚这个不是存在紫灵的领主,又用所谓的卑劣手段吞了地精文明的十头巨熊骑士,这完全就不是一个紫灵领主应该的手段
紫灵可是一向以不擅长思考,强袭对手著称的强势文明,你不可能期望植物有多少尔虞我诈的指挥,而植物系更加没有背叛一说,所以也不需要专门去研究如何克制平衡下属,紫灵的扩张就是吞噬,就是污染,就是将一切都变成紫灵的世界,
自己领主这样的存在,在紫灵领主里边绝对是一个异类!以前自己一个知道也无所谓,反正就自己一个指挥官,自己也不可能去小报告,可是现在,一下孵化了如此多的指挥官出来,这可怎么办。。。。。。林雅感到自己一下拥有了人类才有的头疼毛病,我是高级生命紫灵啊,怎么染上了低等生物人类的毛病,不管了,在大人返回之前,稳住局面再说
作为基地第一个诞生的指挥官,在领主不在期间,本身就具备代表领主管理的资格
“不行,基地的秘密绝对不能让其他紫灵察觉。。。。大人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林雅白玉般的牙齿咬在红润的嘴唇上,俏脸冷峻,内心迅速倒向自己的白痴领主,虽然白吃了一点,但是这个超级大腿绝对不能让给别人,同时额头浮现青色的印记闪烁了几下后,代表基地领主权力的种恐惧与灭绝之意,却是滔天而起。
“拜见大人!”所有刚刚孵化出来的紫灵指挥官全都单膝跪下,隐隐的,似乎有一种大难临头,浩劫降临之感,所有的人都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可难以去形容到了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眼前的第一指挥官是一个让他们敬畏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