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八十章推薦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三十二道主纹线,三十条性命,此时皆握于神巫一手之间。
张依依的心也跟着紧了紧,因为她清楚如今还有生机的三十二名族人,也未必能够全部救活,可打心底里,她还是希望这仅有生机的三十二名族人都能够顺利苏醒。
精华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八十章鑒賞
跨越几十万年之后,最后所剩无几的族人种子也仅仅只有这一点希望了。
神巫花费了不小精力结成大型法阵,但最终自己却还是无法照着最初的打算,以一己之力坐稳阵心。
再看看随时都想再出力做点什么的张依依,神巫觉得如此也挺好,干脆又稍微改动了一下大阵排列,将阵心一分为二。
“坐下。”
神巫指着自己正对面的位置,第二阵心处经她修改之后不但可以助她承担一部分阵心压力,同时对于张依依而言也是一种最好的打磨,可以助其更好的稳固神道,加强神修。
虽说麻烦了一些,慢了一些,但不论是对那些等着被救的族人,还是救人者,都足够安全一些,也算是一举两得之事。
神巫也没有隐瞒,三言两句将这些与张依依交代清楚,至于具体如何操作,依依只需照着她所说的来做便是。
张依依自是求之不得,连精血都可以毫不犹豫不计代价的祭出,更何况只是让她坐镇阵心,辅助神巫。
以是,她根半句连多余的询问都没有,让她如何便如何,二话不说于第二阵心处坐下,一切皆照着吩咐好生去做便是。
闭目凝神,按着神巫教的方法,张依依将自己融入到了整个大阵之中,放心无比地将外界所有事宜包括生死安危通通交付给了神巫,可以对神巫有着足够的信任。
而对于张依依如此信任,神巫面上不显,心中却也是格外动容。
或许当初她若与神宇有幸诞下属于他们两人的血脉,也将会是一个如同张依依般聪慧、可人、孝顺又体贴的小姑娘。
只可惜他们命中到底还是欠缺了子女之缘,不过如今神宇以这样的方式在几十万年之后有了属于他的血脉传人,也算是一种弥补。
这样的弥补,不仅仅是对于神宇,同样也是对她。
仅仅瞬间的恍惚,神巫便立马恢复如常变得心无杂念起来。
她抬手在自己与张依依中间轻轻拍了三下,三下之后,一个圆盘大小的祭祀小鼎出现在她们面前。
而就在这东西出现之后,一直默默呆在边上的万星盘却是主动飞到祭祀小鼎的上面与其重叠。
“你是不是把我给忘了?”
万星盘的语气竟是带上了几分撒娇之意,倒不是真要跟依依抢夺神巫的宠,毕竟它可没有那么幼稚,只不过再见昔日故人已然安好,到底还是难掩真心的愉悦。
“呃……”
神巫哪里可能忘了本族族宝,哪怕如今万星盘跌境折损得厉害,可星盘还是曾经那块星盘,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模样,当然也是熟悉的温暖。
只不过因着新族长,她刚刚还真没有特意想到与万星盘叙旧,绝不是说她重视不重视的问题,说到底当年万星盘可是高冷得紧,哪里会像现在一般放下身段主动跟他们说话。
看来因着当年的损伤,他们的族宝跟在新族长身边,连性子都变了一些。
“您说笑了,只是不经您许可,神巫不好冒然与您搭话。”
她很快反应过来,也没隐瞒自己的想法,且诚恳无比地说道:“多谢您为古神一族所做的一切,有您在,我古神一族族魂永存。”
这话不算恭维,身为族宝,万星盘对于整个古神一族来说更是一种精神延续的标志,也实实在在的于每每劫难之时庇护着整个古神一族。
最开始万星盘是如何认主古神族,其实这些别说神巫不知晓,便是万星盘自己恐怕在未受损时也早就搞不清楚了,但有一点却是从来没有变过,那就是无论古神一族族主人员如何更替延续,万星盘身为族宝的绝对地位却是断然不会更改。
所以神巫对于万星盘自然无比尊重,也依然保持着当初的习惯与认知,万星盘不开口跟他们说话,他们当然没有人会冒然打扰。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八十章讀書
“哼,你果然还是与当年一样无趣,算了。”
万星盘并不认为曾经的自己与现在有什么不同,只不过对于神巫的吹捧恭敬还是颇为受用,毕竟不是谁都像依依一般与它亲近,这样也好,身为族宝,它的确也得有族宝的威严:“我知道你想做什么,单靠这一小小祭盘为介恐怕效果有限,还得我来助上一助才行。”
说罢,万星盘也不容神巫同意或拒绝,直接改换了形状,将自己与祭盘牢牢契合到一块,更为准确的来说,是用它自己包裹住了对方,虽未直接取代祭盘,但却是有效的改造精化了对方。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八十章閲讀
而且有它在其中,一旦发生点什么异常都能及时处理,特别是依依那一块更加能够直接与其感应,也免了不少没必要的麻烦。
神巫也想到了这一层,所以见万星盘已然以实际行动表示不容质疑,当然也不会拒绝族宝的这份好意。
更何况,有万星盘为引介,的的确确会让他们更加事半功倍,只不过之前她并不好,也不能主动要求族宝这般而为主。
毕竟除了与族宝认主的对象以外,任何古神族人都没有资格要求万星盘做任何事。
如此一来,神巫也不再耽误,下一刻,她的手中多了一枚半个拳头大小的红色珠子。
那珠子里头如同有血液在滚开,被她拿出来的瞬间竟是引得整个第十重天都跟着晃动了几下。
珠子里头包裹着的的确是血液,但却不是普通血液,而是古神族曾经所诞生的一些神明重返天地前,为族长留下的最后一抹心头之血,非大劫大难族中从不敢动用。
而这样的血珠,当初族中总共有五枚,神宇带着绝大多数的族人与敌人同归于尽前,动了用了其中四枚,最后剩下的这一枚却被他们留给了神巫以备将来封印的年经弟子苏醒之后重复族光时的不时之需。
然,神巫也没想到他们这一沉睡便足足过去了几十万年之久,甚至于若是没有万星盘带着新族长归来,差一点所有人都再无苏醒的机会。
精彩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八十章閲讀
而现在,为了尽可能多的救活还有一线生机的三十二名族人,神巫自然毫不犹豫地取出了这最后一枚血珠。
血珠再是珍贵,地也是死物,当然比不得这三十二名族人重要,同样也比不得新任族长的安好。
神巫将血珠安放于万星盘之上,随既又将张依依所给的往生水源源不断地倒在血珠之上。
往生水经过血珠之后,纷纷变得也鲜红之色,一点不落地顺着万星盘渗入祭盘之内。
再然后,汇集到神巫这里的三十五道阵纹渐渐也跟着变成了鲜红之色,将融入了古神族神明最后心头血的往生水源源不断地输入进三十二具黑色古棺之中。
与此同时,入定中的张依依眉峰猛地抽动了几下,眉心之处原本已经自行隐没的七星火焰标记也跟着闪烁再次出现。
从七星火焰上,三十二根透明细丝自行生成,分别融入到那三十二道主阵纹之中。
……
转眼,便是二十年过去。
这二十年间,张阳一直留在混元仙州,边修炼边不断完善着他的势力网,同时也在等着自己的主人回归。
只不过二十年过去,张依依却依然没有归来,也不曾有任何的消息。
十五年前,苏虹便离开了混元仙州,临走之时留给张阳不少传讯联络用的东西,赶回去忙他自己的事情。
十年前,在张阳的劝说下,瑛也没有继续傻傻留在混元州城之内,只为死等着自家主人的消息。
张阳让鬼王领着瑛往其他地方四处历练一番,毕竟对于瑛本身的情况而言,行万里路可比死守一处呆板修炼不知要强多少。
更何况,在张阳的帮忙下,十年前鬼王虽几经波折,但最终还是极为幸运的弄回了他曾丢掉的鬼体本身,重新融合自己的鬼体之后,鬼王也需要寻一些鬼修所需要的特殊资源才能更进一步的修炼。
所以鬼王倒是与瑛最合适结伴而行,更何况瑛还想在近一两百年之内找到合适的道侣,那么总守着一个地方不四处走走看看,合适的道侣也很难从天而降不是。
最后这个理由,倒是极好的打动了瑛,所以在张阳再三保证主人张依依肯定安安好好之下,瑛这才同意跟着鬼王一并外出游历。
而一个月前,张阳收到了云仙宗的最新传讯,得知太安仙州如今已经开始明目张胆掀起与附近仙州的资源争夺战,打着争夺资源的借口频频发动挑衅,仙州与仙州之间的大战已然一触即发。
搞这么多事,一手掌握着太安仙州的拂远仙王当然不仅仅只是为了给本仙州的宗门势力争夺什么所谓的资源,便是张阳都得分明,拂远仙王分明是想以小及大,以点带面,一点点搅动更大的矛盾,挑起更大范围的动乱,从而将整个北部仙域都拉下水,甚至于不断扩散,以到于令整个仙域都处于不断的混乱之中。
这些当然不是拂远仙王一个人的意思,而拂远实际上就是一个先拱出头的卒子罢了。
若无意外的话,真正谋划这一些的应该是山海仙帝,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山海本尊,还是那个在外头一直以本尊自称甚至于有取代之心的第一分身罢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乱起来了?”
张阳喃喃自语地摇了摇头,虽说宗门并没有要求他们立马归宗,只是提前通告,好让他们心里有数做好充分的准备,但恐怕云仙宗也不可能再独善其身太久,迟早会被不得不被卷入其中。
仙界即将大乱,这一点张阳因着主人早就心中有数,但按主人当初估计,云仙宗至少应该还有差不多五十年的休养提升时间,但现在这场大乱明显已经提前了至少二十年,这对于云仙宗,对于主人来说都不是好事。
宗门整体实力的提升哪里那么容易,哪怕是五十年其实也是很勉强之事,现在还提前了二十年之久,哪怕主人当初留了不少破障丹却也很难那么快便能见到明显的成效。
更让张阳担心的是,他觉得这场大混乱之所以会提前这么多,十有八九也是与自家主人有关。
虽然,有人已经感应到了主人化仙为神,哪怕现在主人还在混元秘境之内,有着秘境的隔离,但时间越久,仙界再现神迹这样铁打的事实却还是不可能完全瞒得住所有人。
更何况,不久之前,身为神仆,张阳更是感受到了更多的神族气息明显复苏,这说明主人应该已经顺利寻找到了古神族旧地核心,并且还成功地寻找到了其他一些被封印的古神族人。
正因为如此,神族气息越是浓烈,外界感受到神界再现也就越是容易,而这一回山海恐怕已经不想再给主人更多继续成长的时间,毕竟在那些人看来,越是将这方仙域搅得大乱,便越是能阻碍对手,同样也能够让他们自身处境缓和一些,反被动为主动。
如此一来,仙域大乱提前也再正常不过,而这场大战也是迟早之事,避无可避。
……
张依依并不知道如今外头发生了什么,但现在,她却是亲眼看到了一个又一个族人的新生。
神巫撤除大阵,挥了挥手又收走了两具最终都还是没能顺利打开的古棺,最终她们又多了三十名重返天地的古神族人。
“这里,即将崩塌。”
将这三十名族人一个个亲自引见给新任族长张依依之后,神巫略显遗憾地告诉了所有人目前最大的麻烦:“我们的族地核心将不复存在,所以现在哪怕你们还没有完全恢复,却也不得不先行离开这里,另寻一处安全地界修养并重建族地。”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七八章熱推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张依依看呆了,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若说之前自己见识过太多的仙女,审美与品味早就已经进化到了一个相当之高的程度,那么现在,在看到女子之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审美与品味仍然有着突破的空间。
什么叫做气韵天成,什么叫做完美无暇,什么又叫做真正的九天神女,或许,答案便在眼前。
微微一笑之后,女子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重新恢复一惯的清冷,只不过看向张依依的眼睛依然带着慈爱,倒是并不会因为这份天生的清冷气场而让张依依感受到排斥与距离感。
“孩子,谢谢你及时回来,谢谢你愿意不顾艰难险阻,不辞辛劳,不怕代价拯救族人。”
女子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莹光,从她出现开始,那周身的莹光便有意识地从第十重天内吸取着隐藏着的某种能力进入她的体内,令她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
张依使不仅听到了女子亲口对她说出的感谢之言,同时也看到了无数种奇奇怪怪的气,正从四面八方欢呼着奔向女子,透过女子周身的莹光卖力的涌入其体内。
那些各种各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对于女子而言,明显都是最好的滋养,反过来,女子本身对于那些气来说,仿佛也是它们最为渴盼的归宿。
“您言重了……”
张依依觉得自己这会儿脑子还是有些不太灵光,至少平素里向来能言善道的她,这会儿功夫面对女子,却是不知要说什么才好。
明明好像有无数之言想说想问想要表达,但偏偏说到嘴边时却又不知为何一片空白,最终竟只憋出了这么全然无用的四字废话,可真是足够丢脸。
女子一眼便看出了张依依的心情,非但不觉得这有什么尴尬丢脸的,反倒觉得眼前的族人后辈说不出来的可爱。
“你看得到这些气?”
她再次出声音引导谈话,给予眼前的孩子一点儿适应的时间。
“嗯,看到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气都兴高采烈的往您体内钻,您的身体状况也因为它们的进入而变得越来越好。”
张依依也看得出女子对她的体贴,倒是很快抛开了先前那些乱七八糟的纠结,也不去刻意想用什么身份态度去面对对方,而是顺着女子抛出来的简单询问,内心瞬间宁静淡定下来,自然则然的回答说话。
“这些可不是奇怪的气,而是天地浩然之气,是专门用来治愈古神族人封印之躯的。”
女子解释道:“你如今已经化仙为神,虽说还差最后一步不够完整,但能看到它们也是应当的。不过你能分辨出它们之间细分类别的不同,却是较为特殊的,说明你的神明潜质的确非凡,我古神一族能够有你这样出色的后辈,足见古神星火必然能够继续燎原。”
说完这几句,女子也不必张依依多想如何回应,当下抬手朝着张依依眉心的方向轻轻一点,而后一道神圣的呤唱响彻整个第十重天内。
明明女子吟唱的内容张依依完全听不懂,每一个字的发音都与她曾经听到过或者见识过的文字语言都不相同,但她却偏偏无比笃定那些呤唱的内容都是对于她最为美好的祝福,因为随着女子的吟唱,她浑身感觉到了一种温馨与愉悦,仿佛充满了力量,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不仅如此,她的周身还因为女子的吟唱而渐渐闪烁出阵阵柔和的光芒,这些光芒包裹着她让她如同回归到了婴儿时期被母亲抱在最为温暖而充满爱意的怀抱。
还有各种各样的气,也就是女子所言的天地浩然之气,竟然也从四面八方分出了一部分往她的体内涌入,一点点快速修复着她因为精血过度流失而生成的元气亏耗。
哪怕她之前服用了炼仙鼎特意为她这种情况而炼制出来的极品仙丹,但丹药再好顶多也只能让身体恢复个七七八八,剩下的却是需要花更多的时间一点点自行累积好转,长则一二十年,短则三五年。
但现在,随着那些天地浩然之气的涌入,张依依很快便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小部分无法立马恢复的损伤却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得到弥补,甚至于伴随着女子吟唱过程即将结束时,更是全部得以修复,彻底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
最后的尾音落下之际,女子已经一步轻盈行至张依依面前,素手轻轻一挥,原本就对她毫无防备的张依依便顺从的单膝而跪。
女子的右手轻轻抚在张依依的头顶,再启樱唇,轻声而道:“以吾神巫之名,祝尔神路通畅,平安美满,不负初心!”
短短一句话,代表着女子对于张依依最美好的祝福。
超棒的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七八章鑒賞
而这不是普通的祝福,而是神之祝福,同样也意味着张依依化仙为神,真正成神的最后一步也得到了完善,弥补上了之前张依依直觉便感应到的始终差了的那一点儿什么。
是以,在“不负初心”最后一个心字结束之后,张依依只觉得自己身体由里而外发出一阵轻鸣,似乎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没了,又似乎多出了什么,一切变得不再相同起来。
不仅如此,七彩之光取代了最先笼罩着她的那团光芒,而她的眉心之处更是多出了一个由七颗星星团成的火焰形状印记。
随着七星火焰的出现,张依依体内的神力更是疯狂攀升,若是之前自己体内的神力还只是一杯水的量那么多的话,那么此时它便正在朝着一桶水,一池水,甚至于一条河流的大小不断攀升。
女子静静地看着正在进行着真正脱变的张依依,眉眼之间也多了一份欣慰与肯定。
古神一族历来可以达到的最大极限据闻为九星,九为极,再多则反而将溢,是以九星古神素来也是所有古神族人力求达到,努力追逐的目标。
而事实上,古神族存在这么久以来,据说曾达到过九星古神者,也不过聊聊之数,可想而知修炼出九星古神何其艰难。
但眼前的小姑娘初初正式化神,便已直接步入七星之境,这样的实力与能耐便是当年她与神宇也比不上。
古神一族总算是后继有人,并且将来必定会越来越好!
等张依依终于完成所有进击变化,此时她的心中也是一片清明,很多先前还不懂的东西更是自动得到传承。
“多谢您!”
她睁开了眼,朝着亲自为她送上神之祝福的女子行了古神族表达尊重的礼节,在得到女子点头表示接受之后,这才站了起来。
“吾名神巫,为族中大巫,恭喜你化仙为神,回归族地。”
女子也就是神巫,在受过经依依的敬礼谢意之后,同样也送上了她的再一次祝贺,并且出乎意料却十分坦然地朝着张依依行了一礼:“大巫神巫,见过族长。”
神巫这一礼行得自然至极,并没有因为张依依年幼、实力不足而有任何的轻视,反倒是理所当然得很,并点都没有敷衍,态度正式无比。
她这一礼,直接便表明了自己代替所有古神族人承认了张依依新任族长的身份,而这种承认不仅仅源自于万星盘对于张依依的认主,更源自于她对于张依依本身各个方面的认可。
古神一族约定俗成,若是族主不幸身死道消,少族长同样罹难的话,那么将来哪一天,谁能够令族宝万星盘再度认主,谁便会是整个古神族新任族长。
这样的规定,张依依之前便听万星盘简单提过,再加得到神之祝福最终彻底完善神体神骨,真正成神之后,更多的传承也被自然而然的解开封印得以承继。
火熱連載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七八章展示
所以,对于神巫这一声族主以及所行之礼,张依依并没有拒绝或者避开,因为除非她不愿意承担起这份责任,那么从现在起便得坦然接受自己已经正式成为古神族新任族长的这层身份,并且将永远不负这身份所施加于她身上的职责与义务。
“大巫无需多礼,从此我必将不负大巫所期,不负古神族人所愿!”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 線上看-第七百七八章分享
张依依没有说太多还未实现的话,毕竟一族的命运何其之重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得清的,但她会将所有言辞化为他朝一点一滴的实际行动,不会白白耽误古神族长之名,更不会让那么多的古神族人白白牺牲。
“好,我可以叫你依依吗?你若愿意,可以唤我一声姑姑。”
神巫也没有让那种太过沉重的气氛继续持续,虽说眼前的小姑娘贵为新任族长,但在她眼中同样也是需要好好照顾的后辈孩子。
在送上神之祝福,手抚张依依头顶的那一刻,神巫便已经从那一抚中知晓了关于张依依的种种经历,是以对于依依这个名字自然不会陌生。
“姑姑。”
张依依当然愿意,族中大巫的身份是仅次于族长的,甚至于在某些关系到全族存亡的大事之上,大巫才是真正的决策者,因为他们天生便能够预测祸福,算得上是一族的守护神。
更何况眼前的女子早就已成神明之位,是真正的巫之神,身份地位更是超然不可取代。
哪怕如今因为几十万年的封印沉睡,神巫的实力境界不可避免的跌至最低的小神边缘,但这并不会影响张依依对神巫的敬重。
“好孩子,神宇能够有你这么一个出众的传人,也算是死而无憾。”
神巫看着张依依说了这么一句感慨之言,但这一刻她又并不像是真正在看张依依本身,更像是透过依依看向其他之人。
张依依没有错过神巫姑姑眼中的怀念,而此时她也知道这位姑姑嘴里所说的神宇是谁。
優秀都市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討論-第七百七八章鑒賞
万顺仙王嘴里的主人,她真正激活古神血脉传承的那一滴黄金之血的主人,当年古神一族被灭族之前那同样也早就成就神明之位,甚至于各方面成就远胜族长的的古神族少族主——神宇。
而照着修真界血脉与传承来看,她不但可以说是神宇的传人,甚至于可以说她是神宇真正意义上的血脉后人。
若是神宇还在的话,张依依回归之后本族之后,神宇绝对算是她名正言顺的父亲。
“我可以叫他一声父亲吗?”
张依依心中微疼,带着某种说不出清道不明的侥幸期盼:“他真的已经不在了吗?或许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让他复生?”
“傻孩子,你当然可以叫他父亲。”
神巫难得又笑了一下,虽说这笑容很快便散了去,随后却是更深的清冷:“不过他的确已经不在了,早就已经在几十万年以前彻彻底底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这世间再无他,又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看着张依依明显有些难过的面容,神巫再次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活了那么久总归还是会有回归天地之间的那一刻,哪怕是神明也不过是早晚问题,你不必介意,他也不会在意。”
对于生死,眼前的神巫明显更有发言权,张依依看得出来,她说的话并不仅仅只是安慰,而的确是这般认为。
哪怕张依依看得出神巫提及神宇时的眼神分明温柔分明怀念,但却并没有因为神宇的彻底死亡,因为再也无法见到那人而悲伤。
怀念而不悲伤,因为对神巫来说,死亡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神宇如此,她以后也将如此。
天地万物,有死有生,有生有死,如此才能去陈迎新,交替前行,本就当如此自然不必为此悲伤。
“不仅是他,还有那么多的古神族人,他们虽然都已经死了,但最终还是保住了这片欣欣向荣的仙域,也保住了我们古神一族最后的传承。而你的出现更加证明了所有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神巫淡然地叙述着事实,而非有意安慰:“即使是我,还有这些古棺内其他被封印下来的族人,我们的存在也不过是为了确保古神一族的传承而坚守,等到将来有人可以接替我们之际,也终将会如他们一般重归天地。”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炮灰修真指南 ptt-第七百六六章看書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妖圣并没有觉得毛球是在胡说八道,虽然理论上来说,强行抹除这份契约,对于毛球的契约主人应该不会存在什么风险。
但契约还没解除之前,契约双方之间对于彼此生死存亡的感应最是敏锐,哪怕隔着时空,却也仍然不能阻止。
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妖圣也不清楚,可一旦开始就无法中途叫停,顶多只是暂时先放缓一下进度。
这一点,他却是没有提前告知过毛球,毕竟先前他也不曾想到过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本圣并没有针对她做什么,你的契约很特别,强行抹除契约就算真存在什么风险的话,这份风险也是由你承担,不可能落到契约主身上。”
妖圣说道:“或许,是她那边自身出了什么问题,与你们之间的契约抹除并无关联。”
“不可能,就是契约的原因,就是因为我!”
毛球一口咬定:“我不会弄错,就是因为你强行开始抹除契约,她才会出现生机急速流速的情况。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要么立马中断,要么别再让她出任何意外,否则我宁可自爆与你同归于尽也决不会替你进那鬼地方!”
“你别冲动,本圣再看看!立刻,马上!”
妖圣一听终于急了,因为他知道毛球并不是简单的威胁,而是真有了这个念头,一旦他的契约主因此生机尽断身死道消息,这个蠢货宁可拉着他上赶着给一个卑鄙的人族陪葬。
他不得得又消耗了自己所剩不多的一些本源,以此为代价寻找解决之道。
其实,哪怕他现在再弱,再只剩下一双眼睛这么点儿,但以毛球如今的实力,哪怕自爆也不可能真同他同归于尽,只不过如果毛球当真自爆了,那么他就很难再有机会等到一个如此合适的任务者。
他已经沉睡了太多太多年,不想再继续这般无止尽的沉睡下去,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身为妖圣,如今真是万万岁年难得一见的好脾气。
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之后,妖圣总算是有了答案,可也正因为这个答案让他觉得又浪费可惜,又颇有些不太敢相信。
“本圣弄清了,真不关本圣的事,是她察觉到你们之间的契约出现了问题,误以为你出现了意外正面临生死,所以几乎本能的将她自己的生机以某种特殊方法转换给你,想替你续命。”
妖圣没有说谎,事实基本上也的确如此,只不过他没有一并说完,还是有所隐瞒。
比如他最开始时可能用力过猛了一些,多少是对毛球的契约主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只不过这种影响并不会多在,更不会危机到生命。
但妖圣可没傻到把这个前提也交代出来,不然以这只空间雷兽王的臭脾气,估计得炸。
同时,他也没想到毛球的契约主竟然对自己的契约兽如此看重,连转换生机替自己契约兽续命这样的傻事都干得出来。
想到这,妖皇的眼神不免多了些复杂,好在他如今也就剩下那么一对眼睛,连个脸都没有,倒也不在意是不是会有什么古古怪怪的脸色变幻。
好文筆的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六六章熱推
“解决之法很简单,你立马以意念传识,告诉她你并无危险就可。”
也不必毛球追问,妖圣直接道出了解决方案。
因着两者间契约的特殊性,还有毛球那个契约者的神奇性,在这个时候毛球想要以意念传识反倒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人家的生机转换通道都还在。
听到这话,毛球根本没时间再找妖圣算账,当下二话不说便直接凝神入定,试着给依依意念传识。
……
沉入河底陷入古怪昏迷中的张依依,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之间终于睁开了眼睛。
而笼罩在她身上的那些莹光,也随着她的清醒渐渐散去,重新融入到河水之中。
清醒之后,张依依并没有马上做出什么举动,就这般静静地继续躺在水底,任由之前流逝的生机一点点重回体内,死气渐渐消散。
在她的意识几乎陷入混沌中时,却是突然看到了毛球的身影。
而她可以确定,昏迷中突然莫名所看到听到的一切都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
此时此刻,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自己与毛球之间的契约关联彻底不复存在,两人之间的羁绊也随之被斩断。
她不知道毛球到底要去哪儿办什么重要之事,但不论如何她都尊重毛球自己的意愿。
只是在单纯地解除契约,而非遇到了什么生死之境,如此便好。
既然是毛球自己选择要走的路,不论要走多远,要去多久,她都永远支持择,只希望不论如何,毛球都能够保护好自己,保重照顾好自己,早日回家。
而他们之间的契约,当初她就说过将来有一天,毛球想要解除之时她绝不会阻止,本来就从没想过要一直用一道所谓的契约来束缚对方。
只不过后来因为乔师叔担心毛球强大后噬主伤害于她,所以私下曾加持过这份契约,如此一来想要解除强度增加了太多,不过等她到晋级金仙之后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既然如今毛球机缘巧合之下可以提前解除,她也乐意无比,毕竟堂堂凶兽王的确无需臣服于任何人,将自由束缚在一道契约之下。
……
“怎么还一脸生无可恋的模样,你就这么喜欢当人的宠物?”
顺利强行抹除掉毛球身上的灵兽契约后,妖圣看着毛球这副丧丧的模样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这得亏不是他自家族中小辈,不然他非得气个半死。
“你懂什么,我早说过我与依依之间根本就不是你想的那样,没看到她以为我发生危险面临死亡之境,竟是连自己的生机都能毫不犹豫地转化给我,想替我续命吗?”
毛球觉得心里有些空落落,明明身上一道无形的枷锁彻底没了,可它反而半不觉得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在妖圣面前,自己当然是不能落了下风的。
而没有契约存在,他虽然不能再像从前一般与依依保持最基本的关联感应,但不论如何他们永远都是最亲密的同伴、战友、亲人。
这一点儿,不论如何都不会改变。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也因为想明白了这一点,毛球那点儿空落落的情绪终于一扫而空。
哪怕接下来他将要面临的会是九死一生的漫长磨砺,但一想到仙界之中还有记挂他、等着他平安归去的朋友,所有的艰难都变得无所畏惧起来。
“成,本圣不懂,你懂,反正这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可以出发了!”
妖圣不想再听毛球这明显带着炫耀的调调,下一刻直接刮起一股巨风,无尽的黑暗世界被撕开一道扭曲的裂缝:“去吧孩子,本圣等你活着归来!”
他把毛球直接扔进了裂缝之中,随着毛球身影的消失,那道裂缝也很快消失不见。
妖圣希望这一回自己不要再空期待一场,毕竟若是毛球也失败死在那永沉之地的话,他也没有机会没有能力再等到新的任务者。
成败,当真只在此一举了。
一声叹息最后响起,最后无尽的黑暗中那双眼睛也不复存在,整个世间只剩下永恒的黑暗。
……
张依依再一次回到了河岸之上,清醒之后,她在河底整整呆了三天,三天之后这才离开那条河,重新上岸。
这条特殊的河流在她突然发生危险之时竟是主动将她带入河底保护,也正因为如此,她当时的情况才没有太坏,最后又利用三天的功夫让河中灵液滋养好自己的身体,没留下任何的暗伤隐患。
不得不说,这条河着实太过神奇,这已经不仅仅只是灵液为河数量上的巨大优势这么简单。
这条河可以令人恢复生机,令她这样的仙人恢复损耗掉的生机,简直就是一种逆天的存在,根本不是普通的灵液所能够达到的效果!
同样,她也不知道这条河为何会主动救她,只是对于她一人的特殊亲近,主动救治,还是但凡有缘出现在这里需要帮助者都能得到来自这条神奇之河的善意?
只可惜,这里暂时只有她一人,并没有其他人出现,所以张依依也没有办法亲自印证这份特殊性是只针对于她,还是针对所有人。
看着滔滔不绝从上流一直往下流去的河水,张依依虽不是贪婪之人,但也没打算放过这么好的取水机会。
可以让仙人都能恢复生机的河水,此时不收一些更待何时?
她很快取了一件可以收容液体的法宝开始收集河水,但随后便只能放弃这个打算。
因为根本收不了!
没错,这么大一条河,不断奔流着的河水她是一滴也收不起来,果然这么逆天的好东西不能贪心太过,自己亲自来这里受益过已经是天大的福气,再想收集带走人家可不允许。
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在这条河这里并不现实。
见状,张依依也只能遗憾放弃,转而将注意力改换到重新观察自己如今所处之地来。
一个时辰之后,张依依已经飞过不少地方,却是发现这里简直处处是景,漂亮得不像样子,真正的仙境圣地也不过如此,更别说仙气极其浓郁,至少是她们云仙宗最好地段的十倍以上。
精华玄幻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笔趣-第七百六六章
这么好的仙气笼罩下,灵花异草当然也是数不胜数,关键是四周还相当之安全,走了这么久她愣是连半只具有危险攻击性的生灵都没能看到。
这里到底是哪里?
张依依此时也迷糊了,反正不会是第十重天,因为她可不曾在这里感受到当初那只蜥蜴怪所说过的与她身上类似的香甜气息。
可到底是不是第三重天,一时半会儿张依依也无法确定,毕竟她转悠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标志性的识别物。
更为关键的是,不论是张阳提前打听到的内情,还是许赋提点过的基本情况,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混元秘境第三重天内,有这么一条神奇的河流存在。
毕竟这么多年间,混元仙宗加起来也有过一些弟子进入到过第三重天,若第三重天内真有这么一条神奇的河流,不可能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传出来。
所以,这到底是哪儿?
第二重天的那处祭坛到底把他们都传送到了哪里?
毛球明显与苏虹同瑛没传送到一块儿。
如今虽然有了毛球的消息,但这家伙独自一人莫名离开了这处秘境不知去了什么特殊而凶险之地,也许百年千年都不一定能够回来再见。
瑛与苏虹同样不知所踪,兴许已经到了第三重天,兴许根本没到。
一处小小的五色石祭坛完全超出了他们当初的预估,只希望大家不论到了哪里,都能够各自保护好自己,各自安好。
如此一来,不论怎样,将来他们也能够再有重聚的一天。
张依依继续顺着一个方向往前查探,中间遇到感兴趣的灵花仙草当然没有白白浪费机会,边走边收走一部分最好的。
她从来不做扫荡一空之事,不论是让这些东西还能够继续不断生长,亦或者留给后来人一些机缘等等,总之都不会贪心过份。
但即使如此,几天下来,她身上也是收获满满,如同一个行走的小宝库。
这里简直就像是一个世外仙源,什么好东西都不缺,同时又什么危险都没有。
可越是这样,时间越久,张依依便越觉得不正常,得到的太容易总让她无法安心,更何况几天下来她一直都没有在这里发现其他生灵的存在,就好像整个天地只有她,只剩下了她一般。
又过了两天,她连采摘天才地宝的心思都没有了,莫名慌得离奇。
“你是在找我吗?”
突然之间,她听到有人说话。
“谁?是谁在说话?”
张依依神识放开到最大,却根本没有发现半点异样,什么都没发现,更别说找出那道声音的主人。
“你是在找我吗?”
那道声音再次响起,紧接着张依依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穿着睡袍、四五来岁白白胖胖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