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男人不哭-第一百六十五章 各盡其能展示

男人不哭
小說推薦男人不哭男人不哭
范磊这人讲义气,有大局观,用起来确实顺手,不过呢,这人无完人,嘶吼迪厅,重金属KTV等娱乐场所,他经营的顺风顺水,街上的小混混也整的服服贴贴,总之比庄栋能干多了,但假日酒店已经开业半年了,仍然没有什么起色。
“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像迪厅、KTV等娱乐场所,并不需要太多的商业头脑,只要把街面上的事情摆平就可以了,这种场所总带一点灰色地带,特别适合范磊这种人,自带枭雄气质,各方面都能压得住。
而假日酒店则是完全的正经生意,属于服务行业,不是你能镇住街面上的事就可以让生意好起来的。
我站在假日酒店最顶屋的窗户前,在心里暗暗想着谁更适合经营假日酒店。
自己手下的人就那么几个,财务方面全部交给了陈小曼,死后迪厅、帝豪KTV和重金属KTV,交给范磊没有一点问题,他的能力镇着三个场子绰绰有余。
顾小北也有自己的野心,她现在大部分精力用在了掌控手下的小妹,小部分精力经营醉梦酒吧,这已经到了她能力的极限。
于佳,倒是挺有经商头脑,不过一头扎进了物流行业,暂时没有精力帮自己做事。
思来想去,好像手底下没人了。
“如果赵嫣能帮自己就好了。”我喃喃自语,想到赵嫣,眉头便紧锁了起来,卫子轩这一招是真的狠。
正想着呢,陈小曼走了进来。
“强哥。”
“咦?你怎么来了?”我扭头看了她一眼问。
“这是上个月的报表,你看看。”她递过来一个文件夹。
我看了几眼,醉梦酒吧、重金属KTV、嘶吼迪厅的经营数据跟以前差不多,没多少变化,不过当看到一品居茶楼的时候,不由的咦了一声。
“咦?一品居茶楼这么赚钱?”我抬头对陈小曼问道。
“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去一品居查过帐,确实赚了这么多。”陈小曼说。
“经营一品居茶楼的是不是叫刘雯。”我说。
“对,以前是李向秋的人。”陈小曼补充了一句。
“嗯,我知道了。”
中午吃完饭,我一个人去了一品居茶楼,本来不指望着这个茶楼赚钱,只要能把武馆的亏损补回来就可以了,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刘雯接手这几个月,竟然经营的有声有色,利润一直在增长。
刚走到一品居门前,我的表情有一丝疑惑,退出来抬头看了看牌匾,确实是一品居啊,但是跟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的一品居,高大上,光看样子就带着一种普通人勿进的气质,但此时却变了,一楼放了二十多张桌子,还有一个小舞台,上面正讲着相声,下面桌子坐满了人,喝着茶吃着瓜子点心,并且以老年人据多。
“有点意思。”我心里暗道一声。
刚听了没一会,刘雯便走了过来。
“老板。”
“这是你的主意?”我问。
“嗯,茶馆就应该像古代一样,贴近市民,搞得高大上我觉得是走了歪路。”刘雯说。
“不错,有想法,给我介绍一下吧。”我说。
“一楼是亲民价,每天有相声、评书和各种小曲,聚的是人气,走的是量,二楼和三楼是雅间……”刘雯把她的经营思路讲了一遍,最后补充道:“老板,我两个月前做过计划,你同意的。”
精华都市异能 男人不哭笔趣-第一百六十五章 各盡其能鑒賞
“呃?我同意了?”我愣了一下。
“对,没你同意我也不敢做啊。”刘雯说。
“是吗?”我回忆不起自己看过这份计划,直到来到刘雯办公室,看到自己在计划上的签名,才隐隐有点印象。
最近一直忙卫子轩的事,陈小曼给自己签字,当时估摸没看就签了。
“我去,以后签字的事情,还是要仔细看看。”我在心里暗暗提醒自己,虽然对陈小曼等人都十分信任,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很好,很不错,想想让自己的才能有一个更大的舞台。”我想了想对刘雯说。
“老板有什么吩咐?”
“除了一品居茶楼,我想把假日酒店也由你经营。”我说,自己实在是没人了,范磊在这方面不行。
“这……老板,我能行吗?”刘雯表情有点激动。
“别这啊那啊,谁也不是生下来就行,再说了,你把一品居经营的多好,人气有了,名气也有了,财气自然而然的来了,我相信你一定行。”我说,没办法啊,手下没人,抓住一个差不多的,只能拼命的夸。
“好吧,我试试。”刘雯点了点头。
“什么试试,我现在正式任命你为假日酒店总经理,全权负责酒店的运营,当然一品居茶楼也不能不管,工资嘛,按照规章制度来,年底一品居茶楼和假日酒店都有分红。”我说。
要想让马儿跑,就要让马儿吃草,在钱方面自己从来不吝啬。
“是,我一定尽全力。”刘雯说。
“我相信你。”
把刘雯一通夸,跟其聊了半个小时,又在一楼听了会评书,感觉挺有意思,这才离开一品居。
晚上,我把范磊约到了醉梦酒吧,把假日酒店的事情跟他讲了。
“你以后只管娱乐场所,这是你的长项,酒店餐饮这一块就交给刘雯。”我说。
“好的,强哥,我这方面确实感觉力不从心。”范磊挠了挠头说。
“把帝豪的事情处理好,这是一个老牌场子,每年的利润可不少,嘶吼和重金属这边也要看好,不能出事。”我说。
“是!”
范磊并没有一点抗拒,因为他确实不擅长酒店经营,倒是陈小曼有点小脾气,我没有理睬,女人嘛,没有脾气就怪了,不过走之前,我还是特意点了一下范磊:“小曼可是我的财务总监,你要安抚好她的情绪。”
“强哥,小曼不懂事,我会跟她讲清楚。”范磊立刻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离开了。
处理好手下几个场子的事,我的精力再次集中到了卫子轩身上,几天过去了,赵大山仍然没有行动。
“怎么搞得?连个宋长雄都抓不到吗?”我走在江边,心里暗暗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