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六章 血脈迴歸!閲讀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其中定有种种联系,他可不能让钟离瑶琴死在这里。
但,令人震撼的一幕发生了!
身边激烈的雷云,宛若春风化雨。
甚至不等他动手做些什么,狂暴的雷云竟然……消散了!
那被乌云封闭了上千年的二品仙山,居然自行接纳了闯入之人。
拨开云雾,远近所有人都能清楚看到庐山真面目。
这是二品仙山中,最为巨大的一块福地!
青蒙蒙的光芒将钟离瑶琴的身影包裹在其中。
没有人注意到,她的轮回玉牌在悄无声息地发生改变。
又是一块,金色轮回玉牌!
“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些在苍穹之巅待了许久的苍穹仙徒,无一不双目暴突。
他们的目光齐齐凝聚在仙山之外,那片断崖之上。
上书四个大字——钟离之家!
“苍穹之巅不是已经有一个钟离世家了吗?”
“怎么出现了第二个钟离世家?”
“不对,这上面写的是钟离之家,难道是同名?”
当即有人否认了这一猜测。
说话之人乃是一名大能。
他望着那四个大字,言辞确凿道:
“我曾与钟离长风前辈有过一面之缘,承蒙一番指点。”
“这四个字确实乃是前辈所写!”
優秀小說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六章 血脈迴歸!推薦
这一日,整个苍穹之巅掀起了一片哗然。
“那名女子安然无恙进入,这是……血脉回归啊!”
钟离巍泽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苦心孤诣隐藏的秘密会在朝夕之间败露。
不管如今的“钟离世家”多么枝繁叶茂,老祖钟离长风的威名,迄今仍在苍穹之巅广为流传。
正如此时这座刚自行解封的二品仙山。
崖壁上所写,确实乃钟离长风手笔。
仅此四字,抵得过千言万语。
只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莫非,钟离长风当年还有一个私生女?”
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
陈枫远远听着,免不得暗中连连摇头。
所幸此时,钟离瑶琴已经进入了仙山之中。
若是被她听到,她这个正统血脉竟被人认为见不得光的私生血脉,怕是又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陈枫没有靠近仙山。
按照上一次钟离瑶琴回归苍穹之巅时的情况,恐怕这次她回归,同样会引来钟离世家之人的疯狂围剿。
眼下,钟离瑶琴意外解封仙山,多少有些保障。
可难免不会出现强闯之人。
就在这时,忽然一阵地动山摇,自那刚解封的仙山中轰然而出。
那片苍穹之上,天地开始变色。
原本清朗的天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乌云凝聚。
轰隆!
沉闷的惊雷炸响。
风起萧萧,引得无数苍穹仙徒大惊失色。
“这是……”
陈枫当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钟离瑶琴要渡劫了!
此时渡风劫,倒不失为一个绝佳的时机。
呼——
云层翻涌,风速很快达到了令人侧目的程度。
不少原本靠得近的仙徒,纷纷倒退远离。
“刚一归来就要渡灵虚地仙境的风劫,不管怎么说,这钟离长风的血脉可真了不得。”
就在这些议论中,忽然,人群中突然骚动起来。
陈枫凝神一听,面色顿时沉了下来。
钟离世家的人果然还是来的!
他远远看去,来人与那钟离覃圣倒是服饰一般无二,身上的黑袍之上,绣有游走的七条金龙!
又一位灵虚地仙境强者,钟离世家主宅之人!
来人面色看上去比钟离覃圣更为沧桑,在周围人让出一条道后,缓缓来到仙山面前。
脸色自然是好看不到哪里去的。
面前的钟离之家福地,有天道主宰规则上的庇佑。
此时此刻贸然闯入,怕是会被卷入风劫之中。
就算是一劫地仙,再厉一次风劫,怕是也得吃不消兜着走。
因此,那人此时也只能阴沉着脸,负手而立,在仙山之外等着风劫结束。
罡风猎猎,不断在众人耳畔响起悲鸣嘶吼。
即便肉身强度恐怖如陈枫,立于仙山数十里开外处,仍然能感受到风如刀割般的痛楚。
“老夫也曾亲历过风劫,哪有眼前这般恐怖的阵仗?惭愧啊。”
“不愧是钟离长风的血脉,太强大了。”
诸如此类的声音,接连不断。
陈枫混在围观的人群中,闻言心中微微一动。
那人的无心感慨倒是提醒他了。
不是他自负,但陈枫敢肯定,自己的血脉比起钟离瑶琴只强不弱。
而眼下他还只是十方洞天境第七洞天的修为境界,却足以对抗一劫地仙。
难以想象,他的风劫将会是何等毁天灭地的景象。
轰!
远处的仙山之中,不断有巨响传来。
在那毁天灭地的罡风中,仍能传出悠悠巨响,足以见得钟离瑶琴的实力。
而每响起一声,在外等候的钟离世家来人面色愈发显得阴沉。
整整十天!
灵虚地仙境第一道天劫,风劫,竟度了整整十天!
而这十天内,陈枫也从附近围观的仙徒口中,打听到了不少关于灵虚地仙境六道天劫的消息。
每道天劫声势越是浩大,说明此人天赋越是强大。
而寻常天劫往往只会延续三到五日,极其罕见的怪才才会延续六日甚至更多。
而十天,这是一个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撼的逆天记录。
等到墨黑的乌云渐渐散去,罡风逐渐消散以后,几乎没有人离去。
所有人都想看看,这位新晋一劫地仙能不能活得过一日。
钟离世家之人要动手了!
这十日,在外静候的钟离世家之人由一位,已经扩充到了三位!
每人身上穿着的黑袍,皆绣有七道金龙!
三位一劫地仙强者,准备联手击杀这座二品仙山中新晋的一劫地仙。
那位承蒙钟离长风指点过的老者缓缓捻须长叹。
“里面那个女娃,怕是凶多吉少啊。”
就在那三位一劫地仙强者准备强闯钟离之家时,忽然,惊呼四起。
只见熟悉的红衣长裙,竟主动出现在众人面前!
再见钟离瑶琴,她确实已经成为一劫地仙。
陈枫远眺着,微微眯起了眼眸。
他注意到,钟离瑶琴不仅突破成了一劫地仙,更是直接达到了一劫地仙小成。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六百六十五章 迴歸!看書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认清自己的天赋、实力,有一颗坚定的道心,勇往直前,破釜沉舟。”
“唯有如此,才有可能经受得住大荒主的考验。”
司空昊至此已完全明白了陈枫的良苦用心。
今日陈枫特地说这番话,实则是在提前提醒他。
如今,历练资格转让给了他,五十年突破圣王境的目标也就背负在了司空昊身上。
司空昊非常明白,以自己的天赋和实力,完成这个目标几乎是不可能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五章 迴歸!
但,不是毫无希望!
陈枫敢给他,就是认为他有哪怕一丝的希望。
他决不能辜负兄弟的这份信任。
四人很快就来到了钟离瑶琴和越心兰闭关之处,几人纷纷告辞。
阙元洲兄弟很是豁达,他们的天赋更多体现在炼丹术上,论修为完全比不过陈枫二人。
人各有志,他们也不会太在意。
陈枫再次踏入那片熟悉的瀑布面前,伸手,按在了一道无形的结界上。
不过,就在他刚准备唤醒钟离瑶琴时。
结界忽然如烟云般涣然消散。
陈枫定睛看去,只见两道曼妙的身影自远处瀑布处同时飞起。
没一会儿便出现在陈枫面前。
钟离瑶琴依旧是一袭烈烈红裙,比起以往,她如今的脸上更添几分戾气。
而她身后紧跟而来的越心兰,倒是一改冰山美人的模样。
如今,她身上披着的早已是天河长老的星袍。
“你回来了。”
看到陈枫,二女面色都有些松动。
不过,相比之下,还是陈枫更为诧异一些。
他打量着钟离瑶琴,越是靠近心中越是诧异。
“你……解开封印了?”
就在结界刚一消失的瞬间,陈枫就感受到前方一股极强的气息。
等钟离瑶琴靠近后,他更加笃定那股气息来自面前的女子。
灵虚地仙境!
不知道钟离瑶琴用了何等手段,竟在如此短暂的闭关过程中,接连突破。
如今的她,无论是释放出来的威慑,亦或是不经意的气息,都与陈枫不相上下。
甚至,更接近一劫地仙一些!
一旁的越心兰望向身旁的宗主,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神往。
“钟离姐姐,你马上就要渡劫了吧。”
对此,钟离瑶琴点了点头。
她看向陈枫,脸上露出一丝微乎其微的笑。
“我用了秘法强行动了体内的封印,虽不曾回归巅峰状态,不过……指日可待。”
嘴上说的是如此激动人心的事,可她说罢,又忍不住咬紧薄唇。
黛眉紧蹙,一抹煞气瞬间释放开来。
“我终归还是耽误了太多年!”
被封印的日子里,她又身受重伤,别说修为,就连寿命都差点耗光。
而那个本该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一个用卑劣手段偷生出来的血脉,却高高在上,坐享苍穹之巅顶级原住民世家行列。
甚至还打着她父亲的旗帜,简直恬不知耻!
这口气,怎能咽下!
钟离瑶琴闭上眼眸,将一切滔天的怨怼收敛于心。
再睁眼时,她冰冷的寒眸已恢复镇定。
“心兰,我和陈枫要离开一趟,在此期间,天枢剑宗的整顿就交给你了。”
听到这话,陈枫挑了挑眉。
“看来,不需要我再多说什么了。”
他回来以后,天枢剑宗内发生的一切,看样子都在钟离瑶琴的掌握之下。
说到这,越心兰身上也不由得爆发出一股戾气。
如今的越心兰,修为也有了极大的突破。
得益于钟离瑶琴上哪儿都带着她,更是视若姐妹,为她护法。
她接连突破,此时此刻竟也已有了十方洞天境第七洞天的境界!
虽算不得极强,却也足够震慑天枢剑宗,乃至整个星河剑派。
“你安排得不错,我们都看到了。”
“明日,我就按照你说的,重新安排入门考核。”
“包括那些长老,也是时候好好清洗一顿了。”
越心兰只有在钟离瑶琴面前,才会展现出她鲜活灵动的一面。
一提到其他,那种与生俱来的威严,令陈枫安心不少。
相信洛星尘也不会继续视若无睹。
天枢剑宗一事,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
陈枫看向钟离瑶琴。
“你要历风劫了吧?”
灵虚地仙境共分六重,每重需得渡过一劫。
这六劫分别为,风劫、火劫、雷劫、黄泉劫、元神劫、心魔劫。
只有将六大天劫悉数度过,才能够踏足更强大的圣王境。
钟离瑶琴点点头。
“那我们走吧。”
二人没有多做停留,告别越心兰后,找了个无人处,先后回归苍穹之巅。
轰!
苍穹之巅最高处的一品仙山中,钟离世家上下再度轰动。
那股力量再次出现了!
老祖口中的那个肮脏血脉,又回到了苍穹之巅!
极远处。
陈枫开口提议:
“你先跟我去北斗福地吧,刚才说的计划,你还没拿试炼之匙。”
但,令他诧异的是,钟离瑶琴拒绝了。
只见她抬头,望向远方高出的一座巨大仙山。
那是一座无主的福地。
它通体被黑色乌云笼罩,看不清真正面目。
那乌云之中,更有雷鸣阵阵,狂风暴雨。
即便相隔甚远,依然能隐约入耳。
当初钟离瑶琴刚来时,便曾对那座被封闭的二品福地有着强烈的感应。
“我去那里。”
上次回归时,她就想去了。
话音未落,钟离瑶琴便纵身冲向那座乌云交加,电闪雷鸣的二品福地中。
一抹红色残影划过天际。
偶有路过仙徒,望见这一幕都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居然有人要挑战封闭的无主仙山!
这相当于与天道主宰的意志做抗衡啊!
有人顺着钟离瑶琴飞的方向看去,目光落在了那座偌大的二品仙山上。
而后,浑身一震。
“这人疯了吧!那可是……”
陈枫望着钟离瑶琴离去的背影,心中飞快做了定夺。
金色道韵自他周围瞬间浮现。
下一刻,他便消失在了那片金色之中。
轰隆隆!
越是靠近那座被封闭的二品仙山,耳畔的罡风、雷鸣愈演愈烈。
陈枫跟着一头栽进了浓墨般的乌云里面。
燕清羽在秘境中留下钟离长风的家书一封,交给唯一认可的血脉钟离瑶琴。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ptt-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熱推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司空昊,跟你说件事。”
陈枫不再去管其他,看向司空昊,也没遮着掩着。
“大荒主神府历练的资格,我打算让给你。”
话音未落,不少还没离开的人突然止步,猛的回头。
大荒主神府历练的资格!
碎玉大会之事,可谓是闻名整个东荒的盛事。
也正是在那次大会上,陈枫勇夺桂冠,成为第一,获得了大荒主神府三年历练的资格。
若说加入如今的天枢剑宗,算得上是光耀门楣,那么,能前往大荒主神府历练,则是可遇不可求的幸事!
抓住,就能改写人生,一飞冲天!
一时间,近处远处不少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就连阙元洲兄弟也齐齐一震,随着司空昊一起惊讶地看向陈枫。
“怎么回事?”
司空昊第一时间紧锁眉头,并未露出欣喜若狂之色。
陈枫拍拍他的肩,刚要说什么,却听一声喝来。
“陈枫师兄,您这心偏得有点过了吧?”
不少修士还没离开,闻言纷纷看了过去。
司空昊和阙元洲兄弟亦然。
而后,只见司空昊瞳孔微缩,张口低低吐出三个字:
“魏和宗。”
完全陌生的名字,但是能从司空昊的口中说出,也说明了些实力。
广场之上,刹那间再次恢复了凝肃的氛围。
就连慕容瀚都停了下来,看了过去,旋即脸上一扫颓败。
重新整顿天枢剑宗,这事说到底还是大家理亏。
连让他们加入天枢剑宗的长老都有问题。
而且,所有新加入之人一齐重来,无人幸免,自然掀不起什么浪花。
可眼前一事,则截然不同!
这关乎到的是改变人一生的命运!
“哎呀,能抱上陈枫师兄的大腿,可真是好命啊。”
声音越来越近,其中的奚落与嘲讽呼之欲出。
陈枫总算偏过头去看了一眼。
来人一袭紫色星袍,俨然算是天枢剑宗的“内宗弟子”。
令陈枫有些诧异的是,这魏和宗的修为相当突出。
十方洞天境第六洞天入门,而且外泄的气息相当浑厚沉稳,绝非用天材地宝砸上去的。
再看看他的模样,人高马大,身形健硕,器宇轩昂。
大步走来时,还能感受到一股上位者的姿态。
跟司空昊可谓相差无几。
有如此底气,且又年纪相仿,难怪敢在此时站出来。
想要争取机会,陈枫倒是无所谓。
魏和宗身后还跟着两个身穿紫袍的“内宗弟子”,二人模样相近,显然是兄弟。
还是阙元洲开了口。
“陈枫兄,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你怎么要把如此难得的资格让出来?”
陈枫想想干脆也说了实话。
“我在大荒主神府待了一阵子,发现在那历练对我来说用处不大。”
说的是实话,但周围却有不少人倒吸一口冷气。
就连阙元义都瞪大眼睛,几乎难以想象自己听到了什么。
“那可是大荒主神府……不是,你见到大荒主了?”
陈枫点头。
“大荒主也认可这一点?”
陈枫再次点头。
周围倒抽冷气的声音更响了。
所有人看向陈枫的模样,都像是在看什么怪物。
“那可是东荒第一人,居然也表示没什么用……”
一时间,看向陈枫的目光变得愈发畏惧。
有些留下还没走的弟子们,原本还蠢蠢欲动,可此时也偃旗息鼓。
彻底断了那份想煽风点火的心。
倒是陈枫看向了魏和宗。
“你想跟司空昊争这个名额?”
听到此话,魏和宗当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他桀骜的面容在听了方才的话后,多少有些裂缝,但还是点了点头。
“修仙者,自然要为自己争取任何向上的机会。”
“师兄想把机会转让,若是让错了人,岂不是浪费?”
说罢,魏和宗身后二人也纷纷应和。
总而言之,就是想让陈枫服众。
就像方才拿实力服众一样,此时,他要证明司空昊够格。
陈枫笑了起来。
“你方才说我偏心,没错,我确实偏心。”
“但,也不只是偏心。”
他上前两步,当众义正言辞说道:
“初见大荒主时,他告诉了我一件关于东荒的大事,然后,他要我在五十年内,突破圣王境。”
此话一出,广场之上当即宛若炸了锅。
五十年!
突破圣王境!
“怎么可能做得到!”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展示
不少人当场脱口而出。
对此,陈枫只是笑了笑。
他看了看司空昊,又看向魏和宗。
“五十年内,突破圣王境,这是最低标准。因此,这个资格,注定只能给天赋最好,目前修为最高之人。”
熱門都市小說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熱推
“否则,即便去了大荒主神府,也会承受不住那般强度,身死道消。”
说到这里,陈枫再次盯着魏和宗。
“哦对了,宗主陪我去过一次大荒主神府,参加过入门考验,差点失败。”
“今日倘若我这个资格交给你,你真的敢接下吗?”
广场之上,一片静默。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鑒賞
不光是魏和宗在低头思忖,所有人都在扪心自问。
如果这个资格摆在自己面前,我有这个信心接下吗?
长久的静默足以说明许多。
这时,陈枫再次看向司空昊,一字一句问道:
“这个资格,我给你,你敢接吗?”
有别于魏和宗的犹豫,司空昊哈哈大笑了起来,毫不犹豫地挥拳,捶在了陈枫肩头。
“有什么不敢接的,谢了!”
心境之别,高下立现。
陈枫几人离开时,没人再敢反驳一句。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起點-第五千六百六十四章 你敢嗎?
离开后,阙元洲忍不住问陈枫:
“若那魏和宗当时也敢,你会让他跟司空昊比试一番吗?”
陈枫毫不犹豫地摆了摆手。
“他不敢。”
当即几人异口同声问道:
“为何?”
“为何?”
陈枫微微笑。
“从他出场身后跟着两个小弟我就知道,他不敢。”
“即便他与司空昊一同出身名门,有地位也有天赋,但他没有魄力。”
“我与司空昊初识并不愉快,他同样盛气凌人,却及时道歉,坦坦荡荡,心中只有强者为尊这一点。”
听到这,司空昊也想起了过去,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在星空古道上,他的步伐足够坚定,但却也有分寸,及时止步。”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絕世武魂-第五千六百六十三章 完全壓制!看書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说话的是卢温。
他目光幽深,望向陈枫满是威胁。
这话顿时引起了强烈的共鸣。
毕竟,在利益面前,纵使是“大师兄”之名,也只能暂时排后。
天枢剑宗的弟子,这个名号太重要了!
没有谁甘心被陈枫说丢就丢掉。
但,一旁的阙元洲兄弟和司空昊却明白,陈枫说出口的话,绝不会变。
果然。
只见他睥睨广场众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把天枢剑宗当成了什么。”
“徐峻师兄,悄无声息地死了,他为了守护星河剑派,守护天枢剑宗,牺牲了自己,可你们有谁记得他?”
“天枢剑宗绝大多数的弟子、执事、长老都死了,死在了捍卫这寸土地,捍卫天枢剑宗的精神上!”
“我天枢剑宗,绝不会成为第二个天权剑宗!”
当初初入星河剑派时,陈枫就有过打算。
他是因为师父燕清羽在秘境中留下了钟离长风的家书,才打算加入星河剑派。
燕清羽不仅身为他师父,为了他布置下了一连串的后手,更是他的舅舅。
过去的种种经历已经让陈枫足够确信,燕清羽在秘境中独独留下那封属于钟离长风的家书,定有深意。
正因如此,他才会决定加入星河剑派,进入钟离瑶琴所在的天枢剑宗。
按照他的计划,加入天枢剑宗之后,便是要借此掌控整个星河剑派。
以星河剑派为据点,进一步在这个玄黄中千世界中扎根下来。
说到底,他并非玄黄中千世界的原住民。
而事到如今,是时候做出决断了。
离试炼任务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对于陈枫而言,抓紧一下也足够了。
广场之上,骚动不断。
甚至在陈枫掷地有声地说出那番话后,天枢剑宗所在的浮空山之外,竟出现了一些不速之客。
以陈枫如今的修为,只需道韵一探便可知来者何人。
天权剑宗的一些老东西!
尤其是当初那条老狗,慕容瀚。
前阵子那场围攻战役中,星河剑派死伤惨重。
但凡当初为支持宗门大阵竭尽全力的,基本回归平静后,多少都闭关休整了一段时间。
但这个老匹夫可以说是毫发无损。
可想而知他出了多少的力。
却没想到,这个慕容瀚居然还敢出现在陈枫面前。
“嚯,真是好大的口气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咱们星河剑派的门主了呢。”
慕容瀚的声音传来,天枢剑宗宗门大殿外的广场之上,所有人齐齐扭头看去。
随后顿时沸腾了。
只见远处,慕容瀚身披天河长老星袍,迅速靠近。
他还是一贯板着脸,显得铁血肃穆。
上来便冲着陈枫冷言道:
“陈枫,你可别得寸进尺了。”
“星河剑派得以保全,可不光是靠你一个人,更是门派上上下下所有人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絕世武魂 ptt-第五千六百六十三章 完全壓制!鑒賞
卢温长老如今栽了跟头,声誉多少有些受损。
但天权剑宗的慕容瀚在星河剑派的名声,多少还是远近闻名的。
虽然有一小部分弟子看到慕容瀚出现后陷入沉默,但更多的像是找到了靠山。
当陈枫不再能为他们提供利益后,他们毫不犹豫地站在了对立面。
这就是如今新招入天枢剑宗的货色。
望着眼前这一切,陈枫心中止不住的冷笑。
显而易见,慕容瀚此时出现,就是打算仗着巧舌如簧,趁机削弱陈枫在星河剑派中的声望。
从而把他架空成一个工具,用来震慑门派之外的人。
天枢剑宗内乱,正是他趁虚而入的时机!
更何况……
天枢剑宗早就有不少原本是天权剑宗的弟子、执事及长老。
想到这些,慕容瀚便不由得自信地扬起笑。
被陈枫压制了那么久,可算逮着机会,决不能轻易放过。
然而,就在此时,陈枫开口了。
“我天枢剑宗的内务,何时轮得到你来插手?”
慕容瀚早有应对之策,当即道:
“星河剑派遭到重创后涅盘,各大门派伤亡惨重,自然要互相扶持。”
“天枢剑宗如今一个能管事的都不在,我主动出面相帮,事后也会找门主通报。”
说得冠冕堂皇,偏偏已经有不少广场上的天枢剑宗之人开口支持起来。
陈枫笑了。
只见金色道韵如烟似雾,瞬间一闪。
下一刻,他便出现在慕容瀚眼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直接拎起!
全场哗然一片!
就连慕容瀚也都万万没想到,陈枫竟敢如此大胆!
他当即运转全部修为,星海世界光芒大盛。
但紧接着,他双眼暴突,死死盯着陈枫,失声脱口而出。
“怎么可能!”
十方洞天境第十洞天巅峰的修为,完全被压制了!
连一丝气息都离体不得。
不仅如此,铺天盖地的精神力震慑更如泰山压顶般,令他痛苦地惨叫起来。
完完全全被碾压!
一点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刚掀起的呼声,戛然而止。
广场之上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死寂。
所有人望着这一幕,双目暴睁,彻底惊呆了。
“这陈枫究竟有多强啊!”
这是此时此刻全场所有人心中的想法。
在这落针可闻的寂静中,陈枫轻启薄唇,轻轻吐出几个字。
“你算个什么东西?”
就是这么嚣张!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在他面前装腔作势?
看不顺眼,直接动手,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你能事后找洛星尘张口了事?
陈枫什么都懒得多说了,撒手撤力,慕容瀚脚步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方才有多端庄,此时就有多羞耻!
可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枫又强了!
眼前这个青年简直像是人形妖兽,修为提升跟玩儿似的。
每当他以为自己能压制时,陈枫就会突破到更恐怖的境界。
这一刹那,慕容瀚心中竟被后悔填满。
“我为什么要招惹这个狂人?”
可事到如今,早已骑虎难下。
陈枫看也不看他一眼,冷冷扫视了众人。
“还有谁不服,可以挑战我。”
鸦雀无声。
而后,渐渐有人离开了。
有人念叨着赶紧准备明日的考核,有人似乎想要去告知更多不在场的人。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絕世武魂 洛城東-第五千六百六十二章 重新考覈!分享

絕世武魂
小說推薦絕世武魂绝世武魂
“我天枢剑宗如今被一位后来的长老所掌控。”
“这些安排都是那位天河长老一手造成的!”
听到这些,陈枫能感受到周围人都倒吸一口气,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就连司空昊也一脸难色。
看样子,背后竟然还有隐情。
陈枫深吸一口气。
“我不管你们怎么说,既然我回来了,该查的一个也不会放过。”
“眼下,我只问你们一件事。”
“你们口口声声称呼我为大师兄,我就想知道,徐峻师兄现在何处!”
天枢剑宗原来的大师兄是谁,陈枫不清楚。
但他知道,无论是谁,都绝轮不到他的头上。
徐峻师兄虽然心境不高,天赋有限,但至少心正。
在天枢剑宗最为没落之际,其他人都离开天枢剑宗自求多福了,他却始终不离不弃。
即便是陈枫,也没有这份归属感。
可他的话不断回荡开来,无数次质问着在场各位,却愈发显得寂静。
针落可闻。
没有人回答。
陈枫目光刺向雪松长老,后者瑟瑟发抖,哆哆嗦嗦地问出一句话。
“谁……谁是徐峻?”
谁是徐峻?
这恐怕是如今天枢剑宗绝大多数人疑惑的问题。
陈枫扫过在场每个人的脸,就连司空昊对这个名字也是毫无反应。
“陈枫?”
又是两道惊呼传来。
阙元洲兄弟自天枢剑宗的内部赶来。
陈枫注意到,他们跟司空昊一样,身上的服饰都已换成了内宗的紫色银边卷云纹弟子服。
越来越多的天枢剑宗弟子闻讯而来,陈枫回归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星河剑派。
就连门主大殿中的洛星尘,也突然睁眸。
他朝着天枢剑宗的方向眯了眯眼睛,唇角勾起一抹笑意。
一炷香的时间过后。
陈枫站在天枢剑宗宗门大殿外的广场之上。
几乎所有未曾外出的天枢剑宗人员,此时都站在广场之上。
有意思的是,没人开口,可眼前内宗弟子和外宗弟子站得泾渭分明。
而眼前几乎清一色全是生面孔。
陈枫沉声问道:
“天枢剑宗原先的那批弟子、执事、长老,如今何在?”
除了阙元洲兄弟和司空昊,他竟没看到更多认识的人。
先前已经听闻,钟离瑶琴和越心兰闭关中,可他看了一圈,连尹浩然都没出现。
再见时的喜悦此刻已经消散。
面对陈枫的问题,阙元洲兄弟面面相觑,看上去有苦难言。
还是司空昊不管不顾,有什么说什么。
“陈枫,你有所不知。”
“大战过后,星河剑派死伤无数,天枢剑宗更是如此。”
“你方才问的那个徐峻师兄,我已经打听过了,也死在了那场战役中。”
一方面,星河剑派触底反弹,成为东荒仰望的存在。
天枢剑宗更是有陈枫这个活招牌在,谁都想跟他攀上一点关系。
可另一方面,天枢剑宗的底子,实在是太差了!
更何况不知为何,宗主带着唯一管事的越心兰长老闭关。
当大量修士前来,想要加入天枢剑宗时,一位名为卢温的长老站了出来。
“那一战后,我们兄弟几个没想到这些,直接闭关疗伤去了。”
“却没想到再出关时,天枢剑宗已经大变样。”
说到这,司空昊有点惭愧地挠了挠头。
“我听说那卢温老头本就是天枢剑宗的天河长老,也没太在意。”
“收的人多了,分一分内宗外宗,也没什么。”
闲王赌妃 白糖糕
“却没留意到其他的事。”
听到这里,陈枫基本上已经明白了。
他看向左手边那几位身披北斗星袍的长老。
“哪位是卢温长老?”
听到这话,广场之上再度响起此起彼伏的议论声。
陈枫这么一问,背后有一条极为重要的讯息传递出来——
他,并不认识卢温长老!
那可是陈枫!
天枢剑宗最初的所有弟子、执事、长老,按理说他绝不会不认识。
也就是说,卢温长老骗了他们!
又是一个扯着幌子装模作样之人!
一时间,不少目光汇聚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那人身形佝偻,满头白发,面上沟壑纵横,拄着一根拐杖,看上去俨然一副垂暮模样。
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有十方洞天境第九洞天之强!
即便被陈枫盯着,这位卢温长老依旧老态龙钟,巍然不动。
“你就是卢温?”
老者不缓不慢答道:“正是。”
“你原来是天权剑宗的天河长老吧。”
虽是问句,用的却是陈述的语气。
这一切的规划、排布,完全照搬了天权剑宗那一套。
而卢温身上穿的确确实实是天河长老的星袍。
在星河剑派,只有门主和宗主能钦定天河长老。
钟离瑶琴闭关了,也没听闻洛星尘插手干预天枢剑宗之事。
那么,唯一的可能便是其他剑宗的宗主,钦定了卢温为天河长老。
听到陈枫这话,全场一片哗然。
但卢温却依然镇定如初,微微点头。
“有何不妥吗?”
陈枫笑了。
他看向广场上站着的所有人,终于在里面看到了稀稀疏疏几个原是天权剑宗的人。
而且,是几条走狗!
有他们在,说明他们的主子,也定加入了天枢剑宗。
陈枫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他冷冷看向众人。
“天权剑宗已经烂了,可天枢剑宗才刚恢复巅峰,我不可能坐视不管。”
“这样吧,我会跟门主打声招呼,明日起,所有人重新考核。”
“没有通过考核的,要么成为杂役弟子,要么就滚。”
此话一出,广场之上瞬间沸腾了。
不少弟子当即慌了神色,红着脖子壮着胆子大喊。
“就算我们尊称你一声大师兄,可你有什么权利让我们滚出天枢剑宗?”
陈枫嗤笑一声。
“滚出天枢剑宗?不好意思,我说的滚,是滚出星河剑派!”
“至于凭什么?就凭我拳头硬!你若不服,我允许向我发起挑战。”
好狂妄的口气!
一番话下去,直接堵死了叫嚣者的嘴。
但,忽然耳畔传来一个声音。
“陈枫,你这样做,只会让天枢剑宗元气大伤。”
“你若心里还有一点宗主,就该知道,天枢剑宗对她而言,有多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