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超維術士 愛下-第2560節 抵達遺蹟讀書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哼。”黑伯爵冷哼一声,却是没有再和安格尔争辩。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安格尔也不想过多得罪黑伯爵,也当成无事发生般,对着多克斯等人微微一笑:“昨天各位休息的应该足够了,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不妨今天就去探索一下花园迷宫?”
“哦……哦,好。”被安格尔唤回神的众人,一边下意识的回答着,一边还是有些惊楞的瞥了眼瓦伊身上的石板。
之前他们都以为只是黑伯爵的鼻子,无法说话,只能通过瓦伊这个第三者当翻译。谁知道,这鼻子居然也能发声。
别说其他人,瓦伊自己都还懵着,黑伯爵的鼻子跟着他很久了,他也是第一次听到鼻子开“口”说话。
“那我们走吧,先离开比伦树庭。”在安格尔的声音中,众人恍惚的跟了上去。
一路上,他们还是时不时瞟一下石板。
黑伯爵大概是被众人的视线盯得烦了,重重的哼了一声:“声音的原理是最普遍的知识,如果连这都惊讶,你们还有资格当巫师?”
被群嘲的众人面面相觑。
话是这么说,但你以前也没说过话啊,怎么现在却开口说了?
瓦伊代表众人心声,悄悄的问了黑伯爵这个问题。
“哼,之前只是懒得说话罢了。”
黑伯爵没有解释为何现在却愿意说话了,不过,众人看了眼走在前方的安格尔,心中隐隐有些猜测。
昨天就黑伯爵与安格尔没去参加“森林项目”,说不定就是那时,黑伯爵开了口。
想到这,多克斯心中一动,与安格尔连上了心灵系带。
未等多克斯开口,安格尔便在心灵系带里道:“在黑伯爵大人面前还偷偷和我用心灵系带,你也是勇气可嘉。”
多克斯也不傻,安格尔这么说他怎会不明白,黑伯爵估计此时就已经截了心灵系带,等着听他们的悄悄话呢。
原本多克斯是想问一下安格尔昨天和黑伯爵说了什么,以及聊聊他昨天从瓦伊那里打听到的消息,但既然有可能被黑伯爵监听,这些话自然不能说了。
想到这,多克斯用心灵系带道:“反正我找你也不是说黑伯爵大人的坏话,我就是想问问你,你昨天是怎么让黑伯爵大人开口的。”
这个问题,合情合理。就算黑伯爵听到,估计也不会说什么。
“为什么觉得是我让黑伯爵大人开口的?”
多克斯想了想:“这么说好像也对,昨天大人没有跟着瓦伊,反倒和你留在了树屋里,估摸着就是想找你谈话。是聊遗迹的事?”
安格尔:“不然呢,找我叙旧?”
多克斯也只敢试探到这地步了,接下来具体的信息,他是不敢问了。不过,他也不是没有收获,以他对安格尔的了解,最后那个问题肯定是正常回答,到底是不是在聊遗迹。可安格尔却偏偏用反问的语气来回答他,一来是告诉他这个话题就到这了,二来则是暗示他与黑伯爵肯定聊了更深入的事。
从今天黑伯爵一来就对安格尔发嘲讽来看,昨天他们肯定有过争锋相对,说不定黑伯爵还吃了亏。否则,没可能会自降身份来嘲讽安格尔。
多克斯心中大致有数后,向安格尔丢了个眼神,便断开了心灵系带。
在他心灵系带断开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冷哼声。
现在不用怀疑了,黑伯爵刚才肯定是监听了他们的对话。
多克斯装作不知,继续默默的跟在安格尔身后。
不久之后,他们来到了比伦树庭的出口,比伦树庭也属于异度空间,它的出口在两棵枫树的中间。
多克斯熟练的敲打了一下两棵枫树,枫树各自睁开了眼。
从它们灵动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两棵枫树应该诞生了灵。
不过,它们似乎并不喜欢说话,只是按照规矩,各自缓缓的伸出枝条,两棵树的枝条交缠在一起后,形成了一道拱门。
这个拱门,就是真正的出口了。
从拱门走出去后,他们出现的地点依旧是在两棵枫树的旁边,只是如今附近已经没有了建筑,而是一片葱茏的森林。
精彩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牧狐-第2560節 抵達遺蹟熱推
显然,他们已经离开了比伦树庭。
多克斯再次走到两棵枫树旁,打了个响指,他的耳钉里便钻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绿色沙虫。
绿色沙虫对着两棵枫树各自喷吐了一道幽绿气息后,便重新钻进了多克斯的耳钉。
两棵枫树睁开眼,枝叶宛如被风吹摇晃:“谢谢。”
“愿代表自由的十字永存。”多克斯很郑重的抚摸胸口,轻轻鞠了一礼。
做完这一切,多克斯才回到众人中间。
卡艾尔好奇的看着多克斯:“你刚才是在做什么?”
多克斯笑而不答。
倒是多克斯多年的好友瓦伊,代替他给了卡艾尔一个回答:“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流浪巫师处境并不是都像你和多克斯那么好,他这么做只是给流浪巫师种一个好因,哪怕不得好果,至少不会是恶果。”
卡艾尔听后,用讶异的表情看着多克斯:“没想到你还会对整个流浪巫师的大局考虑。”
多克斯无语道:“只是顺手而为,扯什么大局。”
话毕,多克斯也对瓦伊道:“之前我给你解释的时候,可没上升到这种格局,你别夸大解释。”
瓦伊却是道:“这是我的理解,我相信我理解的没错,对吧,大人?”
瓦伊最后询问的是黑伯爵,但却没有得到回音,显然黑伯爵懒得为这种小事开口。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也一样,先离开这里。”安格尔一边说着,一边掏出了贡多拉。
在众人惊艳的目光下,贡多拉被风吹起宛如星空的薄纱,飞上了天空。
“哼。”其他人还在打量贡多拉的时候,黑伯爵却是冷哼一声。
众人不明其意,倒是瓦伊能听到黑伯爵在他脑海里吐槽:“搞的这么骚包,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招牌。”
瓦伊也只敢听听,却不敢解释。
倒是安格尔自己,能咂摸出黑伯爵冷哼的理由,只是他并不在意。在他看来,这种刻意的逆反,其实也是一种隐晦的夸赞。
坐稳之后,一切就交给速灵控制了。
安格尔昨天也给速灵看了地图,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迷路。
贡多拉出发后,安格尔看向坐在他身边的多克斯,轻声道:“你刚才召唤出的那只绿色沙虫,是自然系的元素生物吧?”
多克斯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沙虫形态……该不会是在沙漠里抓的吧?沙漠里还能诞生自然系精灵?”
多克斯:“沙漠里能不能诞生其他自然系精灵我不知道,但这只是我在一片绿洲里偶然遇到的。至少目前,整个拉克苏姆公国的巫师圈里,应该就我这么一条自然系沙虫。”
多克斯语气平淡,但那得意之色已经快溢出来了。
不过,当感受到周围猎猎风声,看到速灵那平稳流畅的操作,多克斯的得意又慢慢收敛起。
他这条自然系沙虫,固然稀有,但能力却不怎么样。可安格尔的这只风元素生物,哪怕没有展现多少实力,可那种澎湃的元素之力,实在是惊人至极,他的沙虫哪怕也脱离了精灵期,可这么一比,还真是相形见绌。
不仅仅速灵,安格尔身上的那只火焰精灵,也非常独特。
说起来,明明这家伙才晋级没多久,到哪去搞的这些元素生物?
多克斯好奇问道。
安格尔:“不久后你就知道了,现在先卖个关子。”
多克斯看着安格尔那故作深意的笑,灵性感知飞快的运转着,半晌后,多克斯狐疑道:“我怎么有种感觉,这里面有些古怪啊。”
安格尔这回不答了,等潮汐界亮相的时候,多克斯自然就知道了。以多克斯那种利益趋动力,应该会第一时间去潮汐界的。只是,到时候他能不能进,就是两说了。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第2560節 抵達遺蹟讀書
……
花园迷宫距离比伦树庭就只有几十里,没过几分钟,在速灵那平稳的速度下,他们便看到了一片被绿色苔藓覆盖的遗迹。
这片遗迹范围极其宽广,比起如今各国的都城都不遑多让,这在当年,绝对是一座宏伟的巨城。
可惜,再宏伟的城市,被遗弃之后,在时光的冲刷下,也只剩下如今的残败。
到处都是破碎的建筑,所有的建筑都被苔藓和细碎植物覆盖着,对于废土爱好者而言,这里大概是天堂。
但对于见识过真正奈落城的安格尔来说,看到如此破败的废墟模样,心中更多的却是唏嘘。
这里,就是花园迷宫,也是曾经的奈落城。
安格尔开着贡多拉,在花园迷宫上空转了一圈,一边俯瞰了整个遗迹的全貌,一边和昨日的鸟瞰图相对比。
昨天他还觉得鸟瞰图的画作者,在复原建筑时有些太过想当然耳,可当他真正看到花园迷宫的全貌后,安格尔不得不佩服,那位鸟瞰图的作者,脑补能力简直拉到了极点。
这样残破到极致的废墟,都能让他画出个城池来,甚至大致标志性建筑都有,这绝对是一种能被称为空想家的天赋。
至少,安格尔自己俯瞰的时候,完全找不到奈落城的标志建筑。
如果没有鸟瞰图的话,他们今天大概会是白来。
在俯瞰的过程中,他们也看到了一些人影,虽然相比整个城市废墟来说,是零星点点的人,但总和加起来也不少了,和传闻之中“冷清”似乎有些不符。
不过,深入探看才发现,这些在遗迹里的人,多是普通人。超凡者很少很少,至于说正式巫师……大概除了他们几人,没谁会莫名其妙跑到这里来。
这些普通人来遗迹也是寻宝,对于超凡者而言不重要的东西,在普通人眼里或许就是价值不菲的珍宝。所以,有普通人在这也算正常。
在环飞了一圈后,安格尔停在了一个钟楼遗迹顶端。
绿色的苔藓满布,建筑破败的只剩下两成,他们所站的顶端也摇摇欲坠,至于“钟”,更是不知道去哪了。
这里如果不是鸟瞰图上画的是钟楼,光靠安格尔自己是完全认不出的。
“目的地在这里吗?”卡艾尔好奇问道。
安格尔没有回答,而是直接跳进了钟楼里面。其他人见状,也纷纷跟了上去。
安格尔之所以来这钟楼,是因为他曾看过奈落城的全貌图,知道钟楼附近有一个贯通地下水道的入口。
虽然地下水道入口不止这一个,但能和标志性建筑如此近的入口,也不太多。
安格尔打算先从这里探索看看。
一进入钟楼里面,安格尔便眉头紧蹙,地面到处都是碎石,不是本身就破碎的,而是从地底生出的巨大藤蔓,将地面顶破,落下的碎石。
之前没有发现遗迹里居然还有这么巨大的藤蔓,如果到处都是,那地下水道估计会被大肆破坏。在这种情况下,想顺利的在地下水道里寻找到那堵墙,难度会剧增。
没过几分钟,安格尔绕开各种藤蔓与废墟,来到了一个拱起的石头堆附近。
按照他的记忆定位,这里应该就是地下水道的入口之一了。
安格尔本来打算自己清理这些石头堆,但见多克斯跟来,便退到了一边,将清理的工作交给了他。
“这点事你都不做?你的风元素精灵呢?”
“它累了。”安格尔睁眼说着瞎话。
多克斯啐了一声,还是骂骂咧咧的走上前,一挥手,单凭肉身之力,就把石头堆给清理的一干二净。
没有了石头堆,下面的地下水道的井盖便露了出来。
“是这里吗?原来是要去地下啊。”多克斯一边说着,一边将井盖掀了起来。
然而,当井盖掀起之后,里面却是大量的碎石与土壤,和外界的大地几乎没有分别。
“时间改变了这里的一切。”安格尔叹了一口气,既然这个地下水道全被封闭了,那就换一个走。
不过,多克斯却有些不服气:“不就是一点土吗,看我的,直接啃了就行了。”
话毕,多克斯将瓦伊给推了出来,指着井盖中的土壤:“交给你了。”
瓦伊沉默了片刻,缓缓伸出双手,井盖之下的碎石与土壤纷纷被抽起,在做这些事的时候,瓦伊还趁机回了多克斯一句:“我不啃土。”
“差不多,你们大地巫师不是在啃土,就是在啃土的路上。”
瓦伊默默不言。
但瓦伊身上的石板,却是亮起了光辉,一道狂暴的能量坠落,直接将多克斯给掀了个底朝天。
等到多克斯重新坐起来的时候,还有些懵逼。
这时,卡艾尔默默道:“我听导师说过,诺亚一族的人,好像都是大地巫师。”

熱門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第2558節 談話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比伦树庭,必洛斯行旅店。
宽敞的树屋里,阳光透过茂盛的叶片,照进枝条满布的窗户。洒落的光斑,也透着绿色的荫凉。
这里的空气也带着好闻的自然气息,这与意荣国的雾霾、帕米吉高原的沁凉、以及沙虫集市的干燥截然不同。这种满是生命力的气息,让安格尔仿佛来到了潮汐界的青之森域。
如此氛围,让安格尔心情极好。
如果,嵌着黑伯爵鼻子的石板不在对面,想必心情会更好。
是的,在多克斯强行拖着瓦伊、卡艾尔去进行所谓的森林项目时,安格尔则来到这个行旅店,开了间树屋。
而黑伯爵的鼻子,一路上都漂浮在安格尔身后,如今则屹立在对面的桌案上。
安格尔也不好说什么,更不敢赶走他,只能当做不存在。
好在,黑伯爵的鼻子也没有做什么,似乎完全把自己当成了摆件。
既然黑伯爵不搞事,安格尔也就不再理会,趁着阳光正好,伏案研究起花园迷宫的地形图。
地形图和复原的鸟瞰图是完全不一样的,地形图标有高度差,地脉走向,还有地质细分。
之所以购买这张地形图,是因为魇界的奈落城,是完好时期的投影,而现实中的奈落城,已经成为了废墟,必须要结合现实来研判地表是否有变化。
看完了地形图,安格尔心中大致有数后,开始拿起鸟瞰图来做对比。
画师画的不错,但鸟瞰图很多地方和真实的奈落城,依旧有差异,可一些标志性建筑却差不了太多。这给了安格尔寻找地下通道的定位。
两张图都研究的差不多后,时间已经趋近黄昏,晚霞照进树屋内,有种朦胧与昏黄的美。
安格尔伸了个懒腰,目光终于放到了对面的石板上。
“尊敬的黑伯爵阁下,我实在很好奇,你为何会离开瓦伊,跟着我?”
没有任何回应,只有鼻子呼吸窸窣声。
安格尔也不在意,而是笑眯眯的道:“就在不久前,我还和莱茵阁下聊过大人,莱茵阁下对大人的评价可是非常有趣。”
黑伯爵的鼻子瘪了一下,似乎在表达某种情绪。
安格尔继续道:“莱茵阁下说,诺亚一族的人都很懒,尤以大人为最,就连出行都用的是‘他意识’。莱茵阁下还详述了,‘他意识’的一些情况。”
“譬如说,其实大人每个部位其实都能说话,只是除了嘴巴不消耗能量外,其他的部位想要发出声音,会消耗少量能量。这件事,连诺亚一族其他成员都不知道,莱茵阁下猜测,这是大人习惯了有人翻译,就懒得直接开口了。”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ptt-第2558節 談話熱推
安格尔说到这时,对面的石板终于有了反应。
一道薄薄的能量覆盖在石板上,细微的风伴随着能量的流动,开始发出不同频率的声响。而这些声响,就组成了黑伯爵的声音。
“我不信莱茵会无缘无故的谈起我,你是怎么联系上莱茵的?”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58節 談話展示
安格尔笑了笑:“大人终于说话了,我可以回答大人的问题,不过作为交换,最初我问的那个问题不知能否回答我呢?”
“幻魔岛的臭小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做交换?”嘶哑的声音,伴随着高涨的能量,哪怕没有威压欺身,也充满了威胁。
安格尔却是笑笑,浑不在意。
半晌后,黑伯爵似乎嗅到了什么,高涨的能量慢慢消退:“臭小子,你这次出行,做的准备很足嘛。莱茵居然给你搞到了恐慌界的魔人,甚至还能让你掌控它,看来这段时间,莱茵也没闲着。”
黑伯爵的气焰降低,正是闻到了厄尔迷的味道。一个真知级的战力,足以对抗只拥有鼻子的‘他意识’了。
不过想想也对,安格尔这个家伙可是一个宝藏,不仅是研发院的成员,还为野蛮洞窟开辟了一条完整的炼金修行链,就连荷鲁斯都因此派到了天空机械城。
所以,他身周有真知级的战力庇护,似乎也是合理的。
而且,黑伯爵相信,恐慌界的魔人还不是安格尔真正的底牌。他在安格尔身上还闻到了一股,更加令人心悸的气息。
“现在我们可以交换问题答案了吗?”安格尔依旧保持着微笑。
这一回,黑伯爵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
安格尔:“大人的问题其实很简单,作为研发院的成员,我拥有迷你信号塔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安格尔的整句话,都是真的。但是,他并没有明确回答,他是如何联系莱茵的。
只是说自己拥有迷你信号塔,以此来引导,好似是用迷你信号塔联系的莱茵。
黑伯爵听到迷你信号塔后,果然没有再继续深究,当达到他们这一层级的时候,很多东西都不是秘密。天空机械城的迷你信号塔,外界只有传闻纷纷,但黑伯爵却知道,研发院还真的有这样方便的联系道具。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黑伯爵问道。
安格尔点点头。
黑伯爵冷哼一声:“因为我讨厌桑德斯,所以准备趁机揍你一顿。但没想到,莱茵如此看重你,恐慌界魔人都给你了。”
安格尔能够察觉到,黑伯爵说的是真话,他的确是有很强烈的欲望是想来揍他的。
不过,安格尔有种感觉,黑伯爵虽然说的是真话,但他不止这一个理由跟着自己。
这也算是扯平了,安格尔说的也是真话,黑伯爵说的也是真话,可都遮掩了真相。
“虽然不知道大人为什么讨厌导师,但我毕竟和导师不同,希望大人不要将情绪蔓延到我身上。毕竟,我们还要一起探索遗迹,我也不想在关键时刻,被大人突然坑了。”安格尔开始试图将话题引导到遗迹上。
“哼,臭小子,你把我想成什么了?我既然保证你们一路无恙,我就不会食言。”
这个承诺,安格尔倒是听多克斯提到过,是瓦伊能参与进探索的前提。
安格尔:“莱茵阁下也说过,大人会全力保护瓦伊的,所以,真遇到危险,大人一定会出手的。”
火熱小說 超維術士 txt-第2558節 談話閲讀
黑伯爵鼻腔里嗤了一声,没有说话。但他心里却对莱茵骂起了脏话,安格尔突然提到他会全力保护瓦伊,那么莱茵一定说了,‘他意识’与瓦伊是不可分割的,这等于将他的老底都给刨出来了。
生了一阵闷气,黑伯爵还是忍不住道:“他倒是什么都给你说。我告诉你,那家伙的话你也最好别全信,你现在有可利用之处,他会看重你,可一旦你摔落谷底,他肯定是第一个抛弃你的人。”
这显然是羞怒到了挑拨离间的地步。
安格尔平静道:“被抛弃,本身就是常态。我也抛弃过很多,该舍则舍,想要走这条路,不都是这样吗?”
黑伯爵冷笑一声:“我好心给你一个提醒,你倒是给我上价值了。就你这修炼不足十年的小屁孩,有什么资格跟我谈什么真理之路?”
安格尔:“我并没有谈真理之路,我只是在说,断、舍、离本身就是人生的常态。”
这句话,倒是没错。黑伯爵也没有办法反驳,只是冷哼一声,不再多言。
优美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58節 談話鑒賞
安格尔:“说起来,我问过莱茵阁下,为何黑伯爵大人会让瓦伊跟着我们一起去探索遗迹。”
黑伯爵斜到一边的鼻子,重新转过来,正“视”着安格尔,等待他的说辞。
“莱茵阁下说,大人对所有的未知与诡秘都很好奇,可诺亚一族的成员都是宅系,难得遇到一次探索未知的机会,大人怎会放过。”
妙趣橫生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558節 談話看書
“不知道,莱茵阁下说的对不对?”
黑伯爵沉默了片刻,才不情不愿的道:“他倒是了解我。”
安格尔:“看来莱茵阁下说对了,不过,莱茵阁下还说了一句,普通的遗迹探索他肯定不会参与,这一次他说不定是真的嗅到了什么。这句话,不知是对是错?”
这句话莱茵并没有说,但这并不影响安格尔用来诈唬。
黑伯爵:“你说这么多,究竟想问什么?”
“我没有什么其他意思,我就想知道,大人为何要参与这场遗迹探索,是大人嗅到了什么吗?如果真的知道什么内幕,我希望大人不吝赐教,毕竟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的,大人也不想因为情报的不足,而导致危险出现吧?”
安格尔话刚一说完,就感觉全身上下仿佛被人打量着一般。而能打量他的,毫无疑问肯定是黑伯爵,只是黑伯爵现在还有一个鼻子,他用什么打量?鼻孔吗?
在安格尔因为脑补打了个寒颤时,黑伯爵幽幽的道:“我可以回答你这个问题,但你要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安格尔:“大人请问。”
黑伯爵:“你是怎么判断出钥匙对应的地点的?”
安格尔挑了挑眉,在黑伯爵提问前,他就猜到可能会问这个。事实证明,他的猜想还真没错。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可能无法明确的回答给大人,因为这事关导师的秘密。”
“桑德斯的秘密?”黑伯爵疑道。
安格尔装作郑重的样子,点点头:“是的,这件事与导师有关,所以关于导师的那部分,我不能说。”
黑伯爵仔细“看”着安格尔,确定安格尔没有撒谎,才道:“那你就说,你知道的一部分。”
“导师带我去了一个地方,在那个地方,我看到了一些事。这让我知道了钥匙对应的地点。”安格尔话毕,还特意补充道:“说起来,在那个地方,所有都摆在明面上,这些都算不是秘密,反倒在这里,成为了秘幸。”
桑德斯带安格尔去了一个地方,那个地方一切都大大方方的摆在明面上,反倒这里却变成了秘密?黑伯爵反复的琢磨着这句话,联想到桑德斯的一些传闻,他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答案。
——是魇界吗?
黑伯爵再怎么说,也是站在南域最顶端的巫师之一,对于魇界,他了解的比其他人多很多。更何况,黑伯爵还是追求诡秘之人,魇界就是诡秘的世界。
投影现实,照进虚幻,生成真实。魇界的本质,他是知道的。
如果魇界投影了完整的奈落城,而非废墟的话,那的确一切都摆在明面上,而非现在这般只是秘密。
在黑伯爵思考的时候,安格尔则是沉默不语,他是故意引导黑伯爵往魇界去想的,在他如何知道钥匙对应地的这个问题上,其他任何答案都充满了破绽,索性就将真正的答案托出,当然这个答案也是含水分的,至少打了九折。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只要黑伯爵能联想到魇界,其他事情他完全可以不说。
毕竟,他只是跟着桑德斯去的魇界,而桑德斯才是一切的主导。他一个小虾米,在魇界能干什么呢?
黑伯爵在沉思了半晌后,缓缓开口道:“我大概猜到了一些,我的本体有办法向桑德斯求证,到时候是真是假,自然分明。”
安格尔楞了一下,黑伯爵不是跟桑德斯有仇吗,怎么还能和桑德斯求证?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安格尔脸上的疑惑,黑伯爵怎会读不出,但他却不想解释。毕竟,桑德斯那家伙做的事,实在是让他难以启齿。
“现在该我回答你了。既然你只说了一部分答案,我也只会说一部分。”黑伯爵顿了顿,缓缓道:“莱茵说的没错,我会让瓦伊探索,必然是有原因的。因为,我闻到了让我热血沸腾的味道……”
安格尔没有什么表情,但心中却是颇为惊讶:黑伯爵还真的闻到了味道?
明明只是多克斯“去与不去”的念头,黑伯爵居然能嗅到未来让他热血沸腾的味道?这简直超乎想象。
之前莱茵的真实说法是,黑伯爵说不定什么味道都没闻到,纯粹是好奇心驱动。
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黑伯爵的能力。
不愧是站在南域巅峰的男人。一身诡秘的能力,让人不得不敬畏。
只是,他所说的热血沸腾的味道,是知道了目的地与诺亚一族有关?还是说,纯粹是闻到了诡秘与未知?
这点却依旧还是个迷。

精品都市小说 超維術士 ptt-第2552節 同行目的展示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黑市深处,卡艾尔的地窟。
虽然在炼金的时候被中途打断,让安格尔很不爽;但短剑的胚子已成,冷凝也需要一段时间。且之前丹格罗斯一直在高效率的用火,也需要休息片刻。
所以,恰好能腾出一段时间,去见突然找他有急事的多克斯。
可纵然如此,安格尔的心情依旧有些不爽。
等见到多克斯与卡艾尔,听完多克斯那满是愧疚的讲述,安格尔的心情愈发的不爽起来。
“多加一个人?瓦伊是谁,我都不认识,你就要带他跟着一起?”安格尔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本来就很疲惫,现在还加上了心累。
居然探索遗迹前因为没有什么灵性感知,就去请人帮他预测会不会有危险,结果还被对方缠上了。
这都是什么猪队友?
“瓦伊是我的老友,他的性格我了解,他本身也不想去的,主要是背后的黑伯爵……”多克斯无奈叹道。
“瓦伊、黑伯爵的事我先抛开不谈,我就问你,我知道你的巫师预感很强,灵性感知经常发挥作用,但是你什么事情都要靠灵性感知,你不觉得做任何事情索然无味?”
“你之前跟着我去皇女城堡,我还以为你挺大无畏的,没想到一旦你没有预感了,就变成胆小鬼了。”
多克斯摇摇头:“我不是怕死,就算灵性感知告诉我这次危险至极,我也依旧会去。只有在死亡的边缘试探,才能找到突破的契机,这是我一贯的想法。”
“这一次,反倒是灵性感知突然失灵,让我感觉很怪,我才找上老友瓦伊的。通过他的死亡嗅觉,来看看是不是我的灵性感知出问题了。”
多克斯的这个解释,说的十分诚挚,安格尔信了一半:“那你看出什么问题了吗?”
“瓦伊也闻过我们混合的血,他也闻不出任何味道。这意味着,他的天赋,和我的灵性感知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所以应该不是灵性感知的问题,而是这一次探索的遗迹可能有些怪异。”
“或许也正因为此,让黑伯爵大人发现了什么,这才让瓦伊加入遗迹探索。”
多克斯说出了自己的推断。
安格尔听完后,勉强算是信了多克斯的话。至少从字面上来看,没什么问题,从逻辑上来推,也是合理的。
多克斯面露愧疚:“就算拒绝了瓦伊,可黑伯爵既然知道了这件事,他也有其他办法跟上来。这一次是我的错。”
“我让瓦伊给我一天考虑的时间,过来找你,想和你商量一下。”
“这件事有黑伯爵这个变数存在,要不,干脆这次的行程就取消好了。你的炼金也算了,所有的材料我会赔偿。”
多克斯想着,只要安格尔不去,那么这件事不管有什么阴谋诡计,都难以成行。
因为其他人根本不知道短剑对应的地点在哪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更何况,如今短剑都还没有炼制出来,完全可以中途取消。
多克斯之前在外面,已经和卡艾尔商量过了,卡艾尔已经同意了多克斯赔偿材料这一提案,现在只要安格尔也点头,那么这件事就算是过了。
就当无事发生。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52節 同行目的
安格尔沉思了片刻,多克斯的提议如果在此前,安格尔或许会接受。反正只是一次炼金任务,只要奖励到位,不炼金也成。
但现在发现,这件任务可能涉及奈落城的那面墙后的空间,安格尔心就忍不住痒起来了。
他是真的很想去看看,现实中的奈落城,是否也有那堵墙,背后是什么样子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第2552節 同行目的閲讀
但现在的突发情况,让安格尔也不得不考虑其他的变数。
黑伯爵……安格尔对这位巫师并不了解,只知道是位超级大佬,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种,连他的导师多克斯见到对方,都要尊称一句阁下。
现在黑伯爵盯上了这件事,哪怕只是黑伯爵的一个学徒后辈,可毕竟带着黑伯爵的鼻子。
这就让这次探索可能出现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们先出去,我要思考一段时间再做决定。”安格尔沉默了片刻,对多克斯与卡艾尔道。
多克斯虽然还有话要说,但想来想去,自己该说的都说了,一切还是看安格尔自己决定了。便点点头,与卡艾尔暂时退出了地窟。
而安格尔则站起身,将趴在淬火液上的丹格罗斯捻起来,放到短剑剑胚附近。
指示丹格罗斯注意一下冷凝过程,如果出现冷凝加速,就放点火让它冷凝变慢些。这样,可以给他拖多一点时间,去做其他事。
丹格罗斯看出安格尔面色郑重,也没有任何推脱,点点头:“好,这件事不难,交给我!”
看着用小拇指拍着“胸脯”——也就是“掌心”的丹格罗斯,安格尔头一次觉得,这小家伙好像还挺靠谱的。
有了丹格罗斯的看守,安格尔没有迟疑,直接坐在沙发上,进入了梦之旷野。
时隔大半日,安格尔再次见到了铁甲婆婆。
这回却是铁甲婆婆一个人,坐在新城的空中玫瑰园里,俯瞰着这座越发奇妙的城市。
“难得见婆婆没有在水馆喝茶。”安格尔的声音从铁甲婆婆背后响起。
铁甲婆婆转过头:“除了在水馆,这里也是我常来之处。看着这座超凡之城一点点的建立,这种感觉,难以言喻啊。”
在南域,想要建立一座超凡之城,耗费的财力是无法计数的。譬如天空机械城,那也是用了不知多少年,才一点点完善起来。还有美索米亚这座出名的陷沙之城,也是多个超级家族以及组织在背后默默耕耘,方能建立。
而现在,他们野蛮洞窟,因为安格尔的关系,几乎不花任何成本,也建立起一座超凡城市。并且,这座超凡之城不输给南域任何一座城,不仅用了最奢华的材料,还有极为独特的风格。
这对铁甲婆婆而言,是一件很难言喻的喜悦。
哪怕这是在梦之旷野,而非现实世界。可梦之旷野的潜力,铁甲婆婆已经看到了,未尝不能成为第二个世界。
到了那时,这依旧能成为不下于现实中的闪耀之城。
“这种城市想建的话,随时都能建,下次婆婆也可以设计一个。”安格尔倒是没有铁甲婆婆的那种情怀,也无法理解一座超凡之城对于巫师组织的意义。
铁甲婆婆笑着摇摇头,并没有接话。安格尔还年轻,他的未来没有限量,情怀这种过去的东西,留给他们这些老骨头就行了,安格尔着眼的最好还是未来的远方。
“你说很少见我来这里,我其实也很少见你短时间里来找我两次。”铁甲婆婆笑着道:“怎么,又有问题了?说吧,能解答我就讲给你听。”
安格尔心中也有些赧然,一有难事就跑梦之旷野,这好像也和多克斯的“灵性感知”一样,存在依赖了啊。
“是什么事情,如果是皇女镇的事,你就不用管了,组织里已经有巫师过去了。”
安格尔摇摇头:“不是皇女镇的事,我想问婆婆,婆婆了解黑伯爵吗?”
铁甲婆婆怔楞了一下,她在脑海里设想过安格尔问的任何问题,但完全没想到,安格尔会突然提及到这个人。
“你是指‘黑爵’还是‘黑伯爵’?”铁甲婆婆问道。
安格尔:“不是阿德莱雅大人,是诺亚一族的黑伯爵。”
铁甲婆婆确认自己没听错后,表情有些奇怪:“黑伯爵是个很……”
铁甲婆婆沉思了很久,似乎在想着描述的措辞,好半晌才继续道:“算是诡秘吧,诡异神秘的巫师。”
“诺亚一族所在的地界,几乎能看到各种诡秘之事。而诡秘,这似乎也是黑伯爵个人的追求。”
铁甲婆婆顿了顿:“至于他这个人嘛,我不知道你想知道他什么方面,也不好描述。”
安格尔:“我也不知道该了解到什么程度,这样,我将整件事和婆婆说了吧,婆婆不妨帮我分析一下。”
因为安格尔之前已经和铁甲婆婆说过会去遗迹之事,所以说起来倒也无碍。
听完安格尔的讲述,铁甲婆婆沉思了片刻,问道:“也就是说,你其实不想停止探索那个可能存在的遗迹,但多了瓦伊这个诺亚一族的后裔,又担心有变数。”
安格尔点点头。
铁甲婆婆想了想:“我对黑伯爵不是太熟悉,但黑伯爵和莱茵是好友。这样吧,我下线帮你去问问莱茵。”
莱茵阁下居然和黑伯爵是好友?安格尔还是头回听说,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南域金字塔顶端的也就这几位,互相有交情再正常不过了。
好看的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 起點-第2552節 同行目的推薦
“可是婆婆不是说,莱茵阁下如今外出有事吗?”
铁甲婆婆:“我让树灵传话,树灵有一个分身和莱茵待在一起。”
话毕,铁甲婆婆便从面前缓缓消失,显然已经下了线。
安格尔则在琢磨着铁甲婆婆的话——让树灵大人传话?
安格尔对树灵大人的一些能力还是了解的,他本体与分身所能覆盖的范围,不超过帕米吉高原。
也即是说,莱茵阁下其实也在帕米吉高原?
之前婆婆说,莱茵那边有事发生,说是有间谍侵入,莱茵去直捣他们的巢穴了。这些间谍的老巢,还是在帕米吉高原上?
帕米吉高原不是野蛮洞窟一家独大吗,除了星池遗迹外,什么间谍巢穴需要莱茵亲自出动?
安格尔有种感觉,或许这件事并非像婆婆所说的只是“小事”一件。
等待了十多分钟,铁甲婆婆和莱茵阁下一同上线了,安格尔感知到这点后,直接将莱茵阁下的进入位置,也改在了空中天桥的玫瑰园。
“不好意思,打扰到莱茵阁下了。”安格尔连忙躬身道。
莱茵却是挥挥手:“没关系,外界的事只是最后处理起来麻烦,但过程多我一个,少我一个都无所谓。”
安格尔好奇道:“处理很麻烦?外界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莱茵呵呵一笑:“婆婆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这件事,你就别管了。反正不是什么大事,还是说说你的事吧。”
安格尔一听莱茵这么说,就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小事,而且还特意让他别管,这件事莫非还涉及到了自己?
在安格尔思索间,铁甲婆婆却是没好气的瞥了莱茵一眼:安格尔又不是蠢货,越是这么藏藏掖掖,反倒让他更介意。
莱茵却是无所谓,这件事瞒住安格尔,只因为安格尔是萌芽信徒这群人最初的目标,而现在,各方势力介入之后,安格尔这个“无名小卒”,早就被萌芽信徒的人忘得彻彻底底了,他们现在是在和各方势力博弈。
到了这个地步,安格尔知不知晓其实已经无所谓了。
莱茵其实很期待,安格尔继续询问,但安格尔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并没有再问帕米吉高原的事,而是说起了瓦伊.诺亚的情况。
莱茵:“婆婆和我大致说了一下你那边发生的事,我和黑伯爵很熟,黑伯爵让他的后裔跟着去做什么,我基本都能猜到。”
“简单来说,就是黑伯爵嗅到了他热爱的味道。”
安格尔疑道:“热爱的味道?”
莱茵点点头:“你之前告诉婆婆,多克斯说瓦伊是一个不爱出门的人,其实不仅仅是瓦伊,诺亚一族的人基本都有这种特点。黑伯爵也是一个懒惰的人,他搞出什么‘他意识’,最开始也是懒得自己出门,让其他人带着他身体一部分出门。”
安格尔:“……”这算是秘闻了吧。
莱茵:“说多了,这和这件事也没啥关系。反正你别担心黑伯爵亲自来对付你,他呀,就算魔神降临,他说不定都不会出门。只是一个器官,而且还是‘鼻子’,不是手脚,那更容易对付了。”
“上次在秽翼商旅团给你买的恐慌界魔人还在吧?”
安格尔点点头:“厄尔迷还在。”
“那鼻子真要搞事,用厄尔迷对付那鼻子就足够了,如果再加上你和红剑多克斯,把他鼻子给毁了都有可能。”
莱茵说的很简单,听上去也好像挺容易对付的。但一个三阶顶级的巫师的鼻子,就能和堪比真知巫师的厄尔迷相提并论,这其实已经很可怕了。如果换做黑伯爵的手脚,恐怕厄尔迷也顶不住。
“我知道了,不过现在考虑的不是战斗,而是让瓦伊跟着去,到底是好是坏?大人之前说,知道黑伯爵的目的,它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超維術士 ptt-第2551節 死亡嗅覺推薦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多克斯来到那黑袍人面前,先是向着黑袍人旁边那个空位上,轻轻鞠了一躬:“黑伯爵阁下,晚上好。”
无人应答,但有一个嵌合在石板上的鼻子,却从那空位上跳到了桌面,对着多克斯嗅了嗅。
紧接着,黑袍人道:“你无须这般,这次我没有带大人的耳朵,听不见的。”
多克斯也看到了,石板上是鼻子而非耳朵,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有些埋怨道:“你不早说,早知道听不见,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了。”
“你就这么畏惧我家大人?”黑袍人语气带着揶揄。
“你难道不怕?”多克斯反问道。
黑袍人轻声笑笑,却不回话。
多克斯则继续道:“将身体分成无数部分,还每一个部位都有自主意识,这样的怪物,反正我是光听着就打寒颤的。你居然每次出门,还都敢带着,你就跟我说实话,你就不怵?”
黑袍人饮了一杯酒,淡淡道:“虽然我家大人这次来的是鼻子,听不见你说话,但闻的出你的恶意。”
多克斯一愣,猛地倒退数步。
“鼻子还能闻出恶意?是真的,还是说你在糊弄我?”多克斯有些小心翼翼的道。
黑袍人:“你可以当我在糊弄你。不过,你信吗?”
不管是不是真的,多克斯不敢多说话了,特意绕了一圈,坐到离黑袍人以及那个鼻子,最遥远的位置。
等到多克斯坐下,黑袍人才幽幽道:“你刚才问我,怵不怵?我一介学徒能让堂堂的红剑阁下都坐在对面,你觉得我是怵还是不怵呢?”
黑袍人怵不怵,多克斯此时已经不关心,但是对方说的没错,多克斯之所以和这个学徒平等说话,甚至平起平坐,就是因为他带着黑伯爵大人身体的一部分。
只要“鼻子”在,就没有谁敢对黑袍人不敬。
这也是诺亚家族声名在外的原因,诺亚族人很少,但只要在外行走的诺亚族人,身上都有黑伯爵身体的一部分。等于说,每个诺亚族人都在黑伯爵的护佑之下。
当然,“护佑”只是外人的理解,但根据多克斯和这位老友以往的交流,隐隐察觉到,黑伯爵这么做似乎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目的。而这个目的是什么,多克斯不知道,但凭着他强大的灵性感知,总有种不太好的预兆。
正因此,刚才多克斯才会问:你难道不怕,你难道不怵?
别看黑袍人似乎用反问来表达自己不怵,但他真的不怵吗,他可从未亲口回答。
“不和你打哑谜了,说正事吧。”多克斯瞥了那还在四处乱嗅的鼻子,才将目光放到黑袍人身上:“瓦伊,找个方便谈话的地方?”
瓦伊.诺亚,正是黑袍人的名字,多克斯多年的老友。
黑袍人瓦伊却是没有动弹,而是闭上眼了数秒,不一会儿,那镶嵌在石板上的鼻子,突然一个深呼吸,然后猛地一呼,多克斯和瓦伊周围便出现了一道绝对屏障。
这是一个二级术法,屏蔽声音只是它最微不足道的功效。战斗中那恐怖的防御力,才是它主要的用途。
“现在可以谈话了。”瓦伊淡淡道。
用二级术法来当隔音屏障,在学徒中,大概也就诺亚一族干的出来了。
多克斯沉默片刻:“你刚才是在和黑伯爵大人的鼻子沟通?你没说我坏话吧?”
瓦伊翻了个白眼,懒得回答这种愚蠢问题:“我在美索米亚待得好好的,你把我找来,到底是做什么?”
从瓦伊的反应来看,多克斯可以确定,他应该没向黑伯爵说他坏话。多克斯放下心来,才回道:“我近期准备去遗迹探险。”
瓦伊一脸抗拒:“别叫上我,我之前就告诉过你,我厌恶无人的地方。我只喜欢待在大城市,沙虫集市都让我感觉到窒息。”
瓦伊是个很特别的人,他为人其实不大合群,这种人一般很孤僻,瓦伊也的确孤僻,至少多克斯没听说过瓦伊有除自己外的其他好友。但瓦伊虽然性格孤僻,却又特别喜欢热闹人多的地方。一旦有人和他搭话,他又表现的很抗拒,是个很矛盾的人。
他似乎只是单纯喜欢看到别人的热闹。
“我不是叫你跟我探险,而是这次的探险我的预感好像失灵了,完全感知不到好坏,想找你帮我看看。”多克斯的脸上难得多了几分郑重。
瓦伊眉头微皱:“预感失灵,说明有大问题,你别去就好了啊。”
多克斯:“可是……我不甘。”
我不当鬼帝 一步临凡
不甘,只是多克斯的说辞,灵性感知失灵才是真正的理由。他总有种冥冥中的感觉,或许这一次的探索,能让他的灵性感知,真正的化为一种天赋技能。
瓦伊深深看了多克斯一眼,叹了一口气:“服了你了,你就喜欢作死,真不知道探险有什么意义。”
“这是流浪巫师的精髓,得到了自由,就失去了学识来源,而探险就是一种弥补。”
瓦伊沉默了片刻,从衣袍里取出了一个透明的琉璃杯。
“记住,你又欠了我一个人情。”瓦伊将杯子放到桌面上后,对多克斯道。
多克斯连连点头:“我记着呢,加上这次,目前就欠了你五个人情。”
瓦伊抬眉:“六个。”
多克斯豪气的一挥手:“你今天在这里的所有酒费,我请了。算是还一个人情,如何?”
瓦伊沉默了片刻,道:“好。五个人情。”
多克斯立刻欣喜的凑上前:“那我们开始吧。”
多克斯显然已经和瓦伊这么做过很多次了,很熟悉流程,在看到透明琉璃杯时,就将自己的手伸了过去。
心里一边默念着:我即将要去遗迹。
然后,风刃轻轻一划,一滴指尖血落入了琉璃杯中,黑红色的血里,透出微微的淡芒。
瓦伊瞟了一眼:“你的血脉纯净度比上次提升了不少。”
多克斯:“我可不像你这么懒,待在学徒巅峰就是不晋级。”
瓦伊哼了一声,没有反驳,而是伸出了自己的手,也滴了一滴指尖血落到琉璃杯内。
瓦伊的血颜色很特殊,鲜红之中透着淡淡的金光。
按照常理来说,多克斯是正式巫师,其血肯定能压制住瓦伊的血。但实际山,当瓦伊的血落入琉璃杯后,反倒是多克斯的血被压制住了。
准确的说,是瓦伊的血,像是一层膜,将多克斯的血紧紧包覆住。
“每次看都觉得很神奇,你们诺亚一族真的是人吗?”多克斯感慨道。
瓦伊不想回复无意义的话,而是端起琉璃杯,准备进行最后一步:闻。
瓦伊有一项非常奇妙的天赋,这个天赋瓦伊自己命名为:死亡嗅觉。
他能够从血里,闻到死亡的味道。
从分类上,这种天赋或许该是预言系的,因为预言系也有预测死亡的能力。不过,预言巫师的预测死亡,是一种在变量中寻找定量,而这个结果是可更改的。
而瓦伊的死亡嗅觉,则是对已经存在的定量,进行一次死亡预测,当然,结果依旧可以更改。
多克斯在滴血的时候,心中默念去遗迹,这就是一个定量。
瓦伊要闻的,就是多克斯去这个遗迹,会不会逸出死亡的味道。
不过,就在瓦伊准备嗅闻琉璃杯中的鲜血时,他的手突然顿了一下,然后又轻轻将琉璃杯放在了桌上。
很清楚知道每一个步骤的多克斯疑道:“怎么了,还没闻怎么就放下了?”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瓦伊静默了几秒,才道:“我的这项天赋,是遗传自我家大人的。既然,大人的鼻子在这,让大人来判断,或许更准确。”
多克斯还是头一次听说,瓦伊的死亡嗅觉天赋是遗传自黑伯爵。
虽然不知道瓦伊为何要让黑伯爵的鼻子来闻,但多克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都已经到这一步了,总不能半途而废。
很快,瓦伊将镶嵌有鼻子的石板拿起来,放到了杯子前。
换父
黑伯爵的鼻子开始闻嗅起来。
杯中的两滴血液也因此不断地翻滚着,可奇妙的是,无论怎么滚动,瓦伊的血还是紧紧的包覆住多克斯的血。
半晌后,瓦伊将石板放下。
瓦伊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而是合上双眼,宛如睡着了一般。
多克斯猜测,瓦伊估计正在和黑伯爵的鼻子交流……其实说他和黑伯爵交流也可以,虽然黑伯爵全身部位都有“他意识”,但总归还是黑伯爵的意识。
这次交流的时间比想象中要长,瓦伊的眉头时不时的紧皱,似乎在和黑伯爵据理力争。
直到多克斯连续喝了两杯满满当当的酒,又看着窗外蓝天被乌云遮掩,雨丝滴滴落下时,瓦伊才睁开了眼。
“结果怎么样?黑伯爵大人有说什么吗?”
瓦伊依旧没有说话,而是重新拿起琉璃杯,亲自又闻了一遍。
等闻完后,瓦伊一脸的失神。
看着瓦伊一系列动作的多克斯,还有些懵逼:“到底怎么回事?”
许久后,瓦伊才叹了一口气:“我自己闻不出来任何味道。”
没有味道,不是意味着死亡不会逼近,而是瓦伊的天赋失效了。
“不过,我家大人闻出了厄运的味道。”瓦伊低垂着眉,继续道。
多克斯:“厄运的味道,意思是,我这次会死?”
瓦伊摇摇头:“我不知道,不过……”
犹豫了再三,瓦伊还是叹着气开口道:“大人让我和你一起去那个遗迹,这样的话,可以肯定你不会死亡。”
多克斯:“也就是说,我去,有极大概率会死;但只要你跟着我一起去,我就不会有危险的意思?”
“不会死,和不会有危险是两码事。”瓦伊忍不住纠正道。
多克斯:“这些细节不用在意,我能确认一件事吗,你真的打算去探索遗迹?”
瓦伊点点头。
一个从来不喜欢探索遗迹的宅男,居然要出门了。这里面,哪怕不用多克斯的灵性感知,都能知道肯定不对劲。
“你是自己想去的吗?”
瓦伊却是不说话。
作为多年故友,多克斯立刻懂了,这是黑伯爵的意思。
“那我拒绝可以吗?毕竟,这不是我能决定的,遗迹探索的主导者另有其人。”多克斯试图用这种方法,帮助瓦伊继续回归宅男的生活。
瓦伊明白多克斯的意思,无奈开口道:“你血液的味道,我记住了。”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别人不懂什么意思,但多克斯明白。
多克斯就算拒绝瓦伊,瓦伊也会通过他的血液味道跟过来。
除非,多克斯不去探索遗迹。
“还有,你别忘了,你欠了我五个情。”瓦伊再次道,“如果我用这个人情,让你告诉我,谁是主导人。你不会拒绝吧?”
显然,瓦伊已经考虑到了多克斯如果不去遗迹的情况。
黑伯爵如此强调让瓦伊去那个遗迹,肯定是预感到了什么。
多克斯沉默了片刻:“这件事我无法立刻答应你,给我一天时间,一天后我会给你答复。”
瓦伊低下头,轻轻“嗯”了一声,同时用唇语无声的向多克斯说了一句:对不起。
多克斯明白,瓦伊这是在为自己无法反抗黑伯爵,而连累朋友所做的道歉。
多克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叹了一口气,拍拍瓦伊的肩膀:“别跟个女的一样,这不是什么大事。”
顿了顿,多克斯又道:“对了,在我离开后,你不妨继续问一下黑伯爵,如果有你跟着,我们整个冒险团队是不是都能安全?”
瓦伊点点头:“好。”
话毕,多克斯又拍拍老友的肩膀,无奈的在心中叹息一声,来到吧台,让调酒师多照顾一下瓦伊,然后他悄悄的离开了十字酒吧。
多克斯离开酒吧后,在街道上徘徊了很久,心中思考着黑伯爵到底要做什么。
以及,该如何帮到瓦伊。
但黑伯爵是屹立于南域金字塔顶端的人物,多克斯也难以揣度其心思。
哀叹一声,多克斯最终还是朝着沙虫集市外的黑市方向走去。这一次是他的失误,导致了瓦伊的出现,这件事无论如何,还是要和安格尔与卡艾尔说明并道歉。
而且,安格尔背靠着野蛮洞窟,他也对那个遗迹有所了解,说不定他知道黑伯爵的意图是什么?
毕竟,有组织和没组织的巫师,在核心情报上的差距,还是很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