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看書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世界到底怎么了?”
一个月后,世界还在轰隆隆震动,龙女王的火之歌还在吟唱,人类渐渐习惯,不再惊慌,可心中的疑惑一点儿也没减少。
有些人开始自己寻找答案。
魔龙提利昂与骑着魔龙的琼恩决定到四极之地一探究竟。
黑暗魔神差不多被龙女王赶尽杀绝,相对而言,四极中那儿更安全。
于是,他们离开奴隶湾,往东方一直飞,飞呀飞,跨越玉海,飞过亚夏,把连绵不绝的破晓山脉甩在身后……
“黑暗世界哪去了?”他们飞了两万公里,恁是没找到黑暗之地。
“这是新大陆吗?一个活人,一根草都没有,全是荒山与大地。”琼恩疑惑不解。
“不应该啊,过了亚夏,不超过五千公里就会进入黑暗世界。我曾经进去过,还准备寻几条地狱犬当看门狗。”魔龙提利昂难以置信道。
“还继续飞不?我支持得住,翼龙与魔龙却需要进食。”琼恩问。
提利昂想了想,道:“我们往北飞,理论上,那里是颤抖海,海里有食物。”
果不其然,他们又往北飞了数千公里,就开始遇到大大小小的岛屿。
不过侏儒这会儿也不确定自己还在不在颤抖海了,因为他从没在世界地图上见到这片区域。
“咦,你看,那里有人迹!”又飞了一个月,侏儒终于在一座小岛上看到炊烟与茅屋。
“真的是活人!我们快去问问,这里是哪儿。”两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见到智慧生物,叔侄两都非常激动。
都市言情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展示
“七神在上,这,这,他们怎么在这儿?我们到哪儿了?”落在茅屋前的空地上,看到那些跪在魔龙前磕头的斑纹人,提利昂又茫然,又震惊。
“你认识他们?”琼恩奇道。
大概四五十人,无论男女,都肌肉结实,手臂垂到膝盖,前额倾斜,有巨大的方形牙齿与平坦宽阔的猪鼻。
最具特色的还是皮肤上的棕色与白色条纹。
提利昂眉头紧锁,缓缓道:“如果我没记错,他们应该是索斯罗斯的土著。
十多年前,大黑曾经用彩笔在纸上绘制过这种人,龙女王叫他们斑纹人,或野猪人。”
“索斯罗斯的土著,为何会在颤抖海?中间还隔着一个厄索斯大陆——如果南方陆地全是厄索斯的话。”琼恩震惊道。
“我不知道!”提利昂苦恼地挠头。
“吼吼吼……”正在一人一魔龙对话时,已经有斑纹人祭司开始跳舞,然后砍手挖心,血祭之力凭空落在魔龙提利昂与琼恩头顶。
“哎呦,他们果然在向我们血祭!与龙女王说的一摸一样。”侏儒又惊又奇,还露出回味无穷的饕足之色,“额啊,好舒服,比搞雪女都更畅快。
我还不是半神,竟然也能感应到血祭之力。斑纹人的信仰好神妙!”
“只有邪神才吸收血祭之力,你做什么?!”琼恩急道。
“你觉得我这种人,与邪神有多远的距离?”提利昂不以为然,继续昂着头,猛吸从天而降的红雾。
琼恩无奈,却用领域,把自己头顶的血雾燃烧殆尽。
“额呵呵呵……”魔龙提利昂身子打摆子似的颤抖,嘴里发出意义不明的舒畅呻-吟。
良久,他回味无穷地叹息道:“太爽了,太美妙了,那种感觉……琼恩,相信我,若不试一试,就等于白活了一半。”
“我不想当邪神。”琼恩摇头道。
“切,你一个缚影士,还敢在这儿装圣徒。”魔龙摇头晃脑,还在高-潮的余韵中迷糊,嘴上也开始不把门,“这世上除你那个与世界格格不入的姑姑,哪个神灵不接受血祭?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连你信仰的旧神也非常喜欢血食。
吸一次,至少抵得上三个月的修行,魔力提升——欧,NO——”
“老妹,不要啊,圣母慈悲,不——”魔龙侏儒正得意忘形,就忽然惊恐哀嚎起来。
“嚯嚯嚯……”魔龙挣扎嚎叫,附近的野人吓得惊呼后退。
“怎么了?”琼恩大惊,泰莎染红的头颅蹦出一根根湿腻的龙虫,龙虫仰天嘶嘶,恐怖异常。
“呜呜呜,不,不要啊,怜悯,慈悲,不要啊!”魔龙提利昂哀哀哭泣。
“出什么事了?咦,你的实力……”琼恩神色一凝,惊奇道:“怎么降低这么多,你现在是几级圣骑士?”
“一级,我失去圣母眷顾,从五级大骑士降低为一级初级骑士,差点连圣骑士之印都破了。”魔龙提利昂缓过气后,沮丧道。
如果圣骑士之印破碎,他就不能再控制泰莎,人龙合一自然解除。
最终,丹妮还是手下留情,给了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琼恩眼睛一亮,“因为血祭?”
“我单知道自己是个王八蛋,是邪神胚子,可以忌心不忌口,却忘记了圣骑士的身份。
七神教义中,血祭是禁忌中的禁忌啊。
十多年的努力,一朝尽丧!
太亏了,这次的放纵,代价太大了。”魔龙侏儒跺脚哀叹。
“嘿嘿嘿……”琼恩不厚道地笑出声。
经此一事,侏儒魔力大损,合体后的飞行速度降低三分之一,两人探索世界的进度也比之前慢了一大截。
又两个月,世界的震动渐渐平息,他们来到一片无垠大海,整整四十天,没遇到一个岛屿。
幸亏魔龙与翼龙都能游泳,可以停在海里休息。
海中鱼类少,深海却有大货,只海怪,两人就遇到七八只。
“咱们这是到哪了?”侏儒茫然道。
琼恩抬头看着烈烈大日,疑惑道:“这些天,每天的时长都不是一样,你注意到没?”
侏儒呆了呆,仔细回忆片刻,震惊道:“你不说,我差点忽略过去。为什么会这样?
即便冬夏日照时长不一样,但算上夜晚,白天夜晚加在一起,都是24小时才对。
昨天好像只20个小时,一个月前,是不是有一天只十七个小时?
太夸张了,我竟然没发现。”
“太阳是怎么运转的?”琼恩拧眉道。
侏儒道:“听说太阳的老家在破晓山脉,也就是我的鹿鼎公爵领。
当年你姑姑册封我王爵时,还笑着说,可以将公国改名为‘霓虹’,日出之国。”
“太阳从破晓山脉升起,所以,破晓山脉东方的土地一片黑暗,常年处于阴影中,这很合理。”琼恩点点头,思索着道:“太阳会在傍晚,消失在落日之海。
我们维斯特洛是最后见到太阳的地区,被厄索斯人称作‘落日之地’。
可太阳怎么从落日之海回到破晓山脉的?”
“啊,我想到了!”侏儒灵光一闪,大笑道:“长夜前异鬼都在哪?”
“永冬之地!”琼恩脱口而出,继而若有所思,“异鬼怕太阳。它们能住在永冬之地,就说明那里没有太阳,而永冬之地只是四极之一。”
“对,四极之地应该不在主物质界内,也许有亮光照射到那儿,但太阳本身并不会进入四极之地。
所以,破晓山脉是物质界与黑暗世界的分界线,而在西方落日之海,也应该有一条分界线。”侏儒道。
“可这并不能解释我们现在的处境啊!”琼恩无奈道。
“不,能解释的,”侏儒缓缓道:“太阳从破晓山脉出发,走了一天又回到原点,运动轨迹应该是什么样的?”
“圆形……”
“我们一直往东,与太阳升起的方向相反,会不会也在走一个圆?“
“这……”琼恩眉头紧锁,“这不合理,世界难道是个球?我们住在球上?太荒谬了。”
“咦,前面有一座岛,岛上还有点燃的灯塔。”侏儒叫道。
……
“what?这里是孤灯堡?铁群岛的孤灯堡,我们快回到维斯特洛了?“
半小时后,古老城堡的石头庭院里,侏儒与琼恩同时惊呼出声。
其实在看到衣着熟悉的岛民时,他们就隐约有了猜测,再听见他们嘴里熟悉的通用语,猜测已成现实。
即便如此,当吉尔伯特伯爵告诉他们,这里是法温家族的孤灯堡时,两人还是震撼当场。
“两位公爵怎么来到这儿了?”老伯爵疑惑道。
侏儒与囧都是维斯特洛的大明星,孤灯堡虽然处于维斯特洛最西边,可他们并非封闭的孤岛。
铁群岛每次有什么集体活动,他们都不缺席。
事实上,老伯爵还带领三个儿子与五十多个领民,参加了最后的大决战。
只老头一人,就斩杀了七八个尸鬼。
当然,作为维斯特洛的一份子,孤灯堡也在长夜期间得到很多来自丹妮莉丝环带的粮食与蔬果。
“我们从奴隶湾出发,根据正午太阳下的影子确定方向,始终往东……”侏儒缓缓将两人的经历说了一遍。
“不对呀,我们探索过西方落日之海,别说40多天的巨龙航程,我们游了几年也没游到厄索斯大陆。
事实上,除了灰暗的海水,西边什么也没有。”老伯爵连连摇头。
“游了几年?”提利昂莫名其妙。
琼恩环视厅内一众法温族人,笑道:“法温家族得旧神赐福,有好几位易形者呢。”
吉尔伯特也笑了,点头道:“放在过去,我们都不敢承认自己的身份。现在好了,旧神与七神合并,超凡者也不再是怪物。”
提利昂想起早年看到的关于孤灯堡法温家族的介绍,恍然大悟道:“传说法温家族的人能变化成海狮、海象,甚至海中霸主狼斑点鲸,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公爵大人可知道为何孤灯堡叫孤灯堡吗?”吉尔伯特伯爵问道。
“因为无论白天黑夜,你们城堡上的灯塔都会点燃。”侏儒立即道。
“为什么连白天也要点灯呢?”吉尔伯特又问。
“这……”侏儒面色一变,“难道白天也需要灯塔指引方向?”
老伯爵缓缓点头,叹道:“你们也许在天空看到了,孤灯堡并非孤岛,附近还有十几座小岛,那里有矿山,有专门牧羊的山涧,也有农民在某座岛屿的峡谷开垦农田。
我们铁种喜欢劫掠,可这里除了自己人,抢劫谁呀?
所以,我们有正常的生产生活,需要时常往来各个岛屿,也就需要灯塔确定位置。
在长夜之前,继续往西,会发现天空与海水都是灰色的,阳光似乎照到不了那边。
有时候,灰色的影子也会在白天笼罩孤灯堡附近的海域,也不晓得灰影什么时候来,干脆就一直点燃灯塔。”
“现在灰影没了,我们从西边来,那里的太阳与这儿一样。”琼恩道。
老伯爵一摊手,无奈道:“你们有什么疑问,找我没用。太阳是龙女王召唤出来的,吟唱火之歌的也是她,大地到现在还不停震动,一定还是因为她,找到她,什么谜团都解开了。”
“龙女王比传说中的神灵还强大,她此时可能在重铸世界。”他的长子盖尔斯叹道。
侏儒瞥了他一眼,思索着道:“也许,我们能顺着维斯特洛大陆,往北飞。如果能再次回到韦斯特,就说明世界成了一个球。如果不能,则说明我们的世界是一根蛋卷?“
“这……”琼恩迟疑不决。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侏儒笑道:“也许,完成探索之后,我能写一本关于世界原貌的书。”
吉尔伯特摇头,神色复杂道:“你写的书没人会看,看了也不信。”
“为什么?”侏儒奇怪道。
“你只是管中窥豹,龙女王却亲手改造了这个世界。换成你自己,你相信你看到的,还是相信她说的?”
“呃……”
话虽如此说,闲得没事做的琼恩还是同意了侏儒的计划。
两人只在孤灯堡休养两天,就告辞法温一家人,沿着维斯特洛海岸线,一路向北。
等过了长城,两条魔龙才进入大陆。
囧还记得自己的神圣誓言:终生不再踏入七国一步。
塞外也是维斯特洛的一部分,却不再属于七国疆域。
“北境温度升高很多。”侏儒惊疑不定道。
“夏天来了嘛!”看着身下熟悉的景观,囧心神不宁,不经意就回想起当日自己与耶歌蕊特在山洞温泉池里……
景色依旧在,生死两茫茫。
“不对,琼恩,假如世界是一个球,赤道线在哪儿,你注意到没?”侏儒惊叫道。
“赤道?”琼恩呆了呆,随口道:“如果真有赤道,应该在多恩、里斯、瓦兰提斯与奴隶湾附近。”
“是的,长夜之前应该在那,但现在不一样,赤道在往北移动,七神在上!”侏儒猛地惊醒,难以置信道。
“琼恩,你亏死了,现在赤道线穿过北境,你明白这代表什么吗?”
“what?”琼恩还是不太明白。
“曾经荒凉寒冷的北境,将变成富裕温暖的奴隶湾,或者河湾。
连老婆都养不起的苦逼熊岛,也会成为新的青亭岛。
从今往后,北境将不再有一片雪花,这里将是七国最富饶的土地!而北境那么大,未来七国的政局……”
“龙女王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能让王国局势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才是真正的神灵之力啊!”侏儒震撼道。
“你确定吗?“琼恩惊疑道。
“你之前没感受到温度与光线的变化吗?”
“我……”
他在想心事。
侏儒道:“你看太阳与太阳下的影子,如果影子往南北方向偏移的角度越小,说明位置越靠近太阳的正下方。
现在还不确定太阳正下方的那条线会不会改变,我们就假设它不变,那么,那条线就是赤道线。
我们现在已经来到塞外,可你看影子,往北方偏移的角度并不大,这说明我们距离赤道不太远。”
放在地球上,侏儒的话肯定不对,太阳与地球的直射角度是随季节变化的,故而有南北回归线的划分。
可这个世界……有没有回归线,得看丹妮的心情。
她若嫌麻烦,懒得把星球拨歪,赤道线与太阳直射纬度永远重合,那北境的麻烦就大了。
每天都被太阳直射,气压低,雨云堆积,大规模降雨,而赤道之外失去水分,则可能大规模沙漠化。
极端环境,无论干湿,都不利于人类生存。
“青亭岛会不会被冰封?”琼恩古怪道。
“应该不会,你看我们在赤道附近飞了一圈,用了四个多月,你说世界该多大?
如果世界真是个球,半径应该不低于五万公里……咦,奇怪!”侏儒面色一变,再次惊叫出声。
“又怎么了?”
“重力在降低。”
“重力?”琼恩没看过奴隶湾大学院的物理书。
“我是巨龙,能清晰感应到每次拍打翅膀的力度,现在同样的速度,飞得更轻松了。你可以试着在龙背上跳几下。”魔龙提利昂道。
琼恩没像个傻子一样,在龙背上跳动,而是闭上双眼,集中精神力感应法则的变化……
良久,他震惊道:“你的感觉没有错,可为什么会这样?”
“据说,海拔越高,重力越……”看着远方与大陆齐平的海洋,侏儒说不下去了。
塞外的冰雪也开始融化,远离长城万里之后,理论上他们会进入永冬之地,但此地也融化出斑驳黑土地。
“重力比七国时降低了一半,而且降低速度越来越快。”又过去半个月,他们距离临冬城至少五万公里。
此地被厚厚的冰雪覆盖,阳光能照进来,但很稀薄,且白天时长越来越短。
“咱们似乎在靠近北极点。”侏儒道。
“嗷呜————”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 線上看-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推薦
忽然,前方传来一阵阵波涛般的狼啸。
似乎不止一只狼。
伴随声浪而来的,还有铺天盖地的血色云雾。
血煞之气中,还数之不尽的恐怖亡魂虚影。
“前方有绝世凶魔!”琼恩大惊。
他坐下魔龙开始踟蹰不前,而魔龙提利昂几乎在带有恐惧气息的威压下一头栽倒。
“此乃鬼门关,阴司之所在,凡人止步!”低沉威严的声音似雷霆,响彻整个世界,震得山巅积雪轰隆滚落。
“鬼门关?”琼恩茫然。
“法克,我听出来了,旺财,是不是你?”侏儒暴跳如雷,“狗东西,连二老爷都不认识了?”
如泰山压顶压过来的恐怖神魂一滞,染红天地的血云与怨魂一扫而空。
“呵呵,这么快就被您认出来了……两位老爷,我不好出门,你们请过来说话。”魔物讨好地奉迎道。
威压消失,两条魔龙再次往前飞,直直飞了三四个小时,将近六百公里,终于见到一片连绵山脉,最高峰差不多四千米。
山峰被大雪覆盖,但葱葱郁郁的鱼梁木几乎占满方圆几十里的山头,红色的手掌树叶,白骨似的树干,比十里桃源更梦幻,美丽中又带着些阴森与诡异。
而就山脚下,斜向下洞开百米高的圆形窟窿,好似死神的嘴巴,森森阴冷黑雾从洞口逸出。
三层楼高的三头犬就站在洞外。
“伊里斯,泰温,攸伦,见过二位老爷!”三个脑袋依次报出自己的名字,然后趴在地上摇头晃脑地行礼。
“shit!你还真用这个名字啊!”侏儒与琼恩都面色扭曲。
“嘿嘿,多谢二老爷赐名,只有这三位绝世凶人才能镇得住鬼门关。
当然了,‘旺财’是主上的恩赐,我也万万不可抛弃。一个在家里用,一个出门在外时,对外人用。”旺财笑呵呵道。
“鬼门关是七层地狱的入口?”琼恩张头往洞内看去,黑黝黝,伸手不见五指,什么也没看到。
“是呀,打败异鬼王,我就北上来到这。”泰温犬点头,攸伦犬好奇道:“两位老爷来鬼门关做什么?”
“咚咚咚——”魔龙提利昂用自己的脑袋,依次敲了旺财三个头一下,骂道:“你知道是老爷来了,还敢装神弄鬼恐吓老爷?”
“来到这儿两年多,见到的尽是死人,好不容易遇到活人,还是熟人,我忍不住想装个逼。”中间的泰温犬讪笑道。
“咚咚咚——”魔龙侏儒又敲了它三下,恼怒道:“敢在老爷面前装,你现在胆儿很肥啊!”
“算了吧,打狗也要看主人。”琼恩瞥了红头泰莎一眼,“而且,你现在也打不过它,它有资格在你面前装。”
“没事没事,老爷生气,可以随便打。”
旺财却很有自知之明,明白家犬总不如家人的道理。
魔龙侏儒用竖瞳端详它一阵,疑惑道:“你现在怎么变这么强,隔几百公里都能弄出一大片血云,威压更是大的可怕。
就在两年前,鏖战异鬼王时,你却被它一招冰封。”
旺财抬起爪子,在半空画了一大圈,“这附近都在地狱范围内,而我被主上册封为鬼门关守关天神,可以借用一部分地狱的力量。
你们来到这儿,就相当于进了我的神国。为了装这个逼,我损失了好几百个神术位呢!”
“法克!”侏儒又敲了它三下。
琼恩皱眉道:“你不仅能借用地狱之力,本身还有三条法则之歌。”
“唉,那都是主人从我老祖体内剥离的,原本就不完整,我又资质驽钝,只能用,还不能自己起头。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笔趣-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推薦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成了龍媽 txt-第1098章 坦格利安叔侄的奇幻之旅看書
甚至不能离开地狱,离开后,那些不属于我的法则会慢慢消散。”旺财无奈道。
“你知道龙女王最近在做什么吗?”琼恩问。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成了龍媽 愛下-第1081章 如果上天能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選小碗分享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我成了龙妈
“她好像真的不喜欢我。”侏儒盘腿歪在炕上,一边剔牙一边苦笑。
晚宴很丰盛,很不维斯特洛。
只一个大火锅,鸳鸯锅,一边火龙椒与牛骨锅底,一边大虾、鲑鱼骨熬的鲜香高汤。
十几个碟子,堆着高高的土豆片、花菇、小青菜、油豆腐、鱼片、羊肉片、毛肚等。
侏儒还以为只他、珊莎与小公主三个,没想到席恩与一大一小两个男孩,甚至布蕾妮,都脱掉长靴,盘膝围坐在桌子边。
席间他多次撩拨小丹妮,说笑话逗她,讲海外诸国的故事吸引她。
他很用心,效果却不怎么好。
“她……”珊莎迟疑片刻,叹道:“她很聪明,应该猜到我们两个的关系。”
提利昂愣了愣,问:“她见过伊耿吗?”
珊莎摇头,“她刚出生那年,伊耿以灵体的方式在她的摇篮边守护半夜,唱了半夜的儿歌,然后就再也没出现过。”
“看来这孩子心里也有一道阴影,与琼恩、辛巴一样。”侏儒若有所思。
珊莎白了他一眼,“你也没见过你母亲,难道你心里也有阴影?世上父母不全的孩子那么多,难道都心里有一道阴郁的影子?”
侏儒神色认真,“是呀,父亲如太阳,母亲如月亮,阳光与月光轮流照亮孩子的笑脸,缺一不可。”
珊莎不以为然道:“小丹妮与琼恩、辛巴不同,她对自己的身世与存在没有半点迷茫。
我对她讲过伊耿的全部故事,还告诉她伊耿就在天堂注视着她,他的目光随着她移动。
只要她想他了,会自己去小圣堂向他祈祷。
所以,她心里很健康,没有阴影。
只不过你名声太臭,任谁也不希望自己母亲与王八蛋搅合在一起。”
侏儒尴尬了,“我离开维斯特洛这么久,谁还在说我坏话?”
“你人不在维斯特洛,七国却一直流传你的故事,比如,你在潘托斯王宫如厕,被邪神揪着……大家都在说它好结实。”
珊莎红着脸瞥了小侏儒一眼,“你当年在阿斯塔波与几个壮男胡搞的事,也从奴隶湾志愿者骑士口里流传出来。
还有,你带伊耿逛情欲园,被刺客刺杀,龙女王怒烧魁尔斯。”
“该死,小丹妮才那么小,你怎么能允许这些邪恶的故事毒害她?”侏儒羞愤道。
“你小时候,学士没教过你纹章学?每家贵族的纹章与主要人物,人物的性格与故事,都要从小教导的,不然长大了怎么与其他贵族交际?”
“唉!”侏儒捂脸呻-吟,“我该早点把《半人传奇》编写出来的。我自己给自己写史,公正客观!”
“你写的《半人传奇》与废纸没任何区别。”珊莎冷笑。
“那两个孩子都是谁?小丹妮的跟班。”侏儒换了个话题。
“你没看到他们身上的族徽吗?”珊莎表情转淡。
“那个干瘦小子是葛雷乔伊?”
“席恩的私生子,罗柏·葛雷乔伊。”
“那个红发小子呢?他皮袄上有冰原狼徽章。”侏儒心里激烈跳动几下,还是问出从见到小孩第一眼就憋在心里的问题。
“他是我的私生子,班扬·风暴。”
最坏的猜测成为现实,侏儒脸色像撞见老婆与十个黑人偷情一般难看。
看着对面神色平静的女人,他忍不住大声质问,“他父亲是谁?”
“一个英俊多情、才华横溢的吟游诗人,做了我半年情人。后来我厌烦了他,给他一千金龙,让他滚蛋了。”珊莎淡淡道。
“你对得起——”侏儒指着她大吼,吼了一半,卡壳了,颓然放下手。
“你变了。”
珊莎点点头,“我的思想更成熟,力量更强大,对自己人生的掌控,更加游刃有余。
现在的我,才是最好的我,也是最真实的我。”
都市终结者 公众情人
“我心里不好受。”提利昂神色暗淡。
“你凭什么不好受,我又不是你老婆,你没资格对我提任何要求。”珊莎表情转冷。
“我……”侏儒看着她,眼神哀伤。
——若不爱你,我会帮了你这么多?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你离开维斯特洛七年了!”珊莎叹道。
——难道让我守七年活寡?
“伊耿呢?你心里还有他吗?”侏儒问。
珊莎脸上没半分迟疑,“我的爱人是伊耿,你是我的情人,西蒙尼是我的宠物!我分的很清楚。”
“草!”侏儒忍不住对她竖起一根中指。
珊莎淡淡道:“伊耿第一次入我梦里时,就对我说——我年华正好,应该早点找个男人嫁了,只有我幸福,他在天堂才能真正安心。
第二次,他圣魂天降,我对他说了我们两的事,他只叹你并非一个好情人,并没责怪我。”
“他真没怪我?”侏儒激动道。
珊莎轻轻点头。
“呼!那就好。”侏儒长舒一口气,神情轻松了不少。
“其实,我和你在一起压力也蛮大的,就怕某天见到伊耿。”他在笑,笑容很复杂。
珊莎爬起身,套上靴子,看着侏儒道:“时间不早了,我们明天还要去奴隶湾走亲戚。”
“我……”侏儒迟疑片刻,摇头道:“今晚就算了,我得回去与亚莲恩说一声。”
珊莎点点头,没有强留。
走出大门时,侏儒还意外发现小丹妮偷偷躲在廊柱后面看他,见到他孤零零走出院子,她还发出压抑不住欢快的低低笑声。
侏儒很想立即回头,抱着她妈妈狠亲几口,然后得意洋洋看着她哈哈大笑。
摇摇头,提利昂抛开这个幼稚的想法,笼着袖子,唱着小曲儿往多恩人的驻地走去。
几大诸侯并非单人独行。
珊莎与亚莲恩之所以没与琼恩、侏儒住在一起,是因为他们都带领成千上万的大军,与数以百计的公国贵族。
在多恩公主府附近,就驻扎了一万五千多恩勇士。
时至今日,整个君临汇聚超过七万人类大军,等到了三河流域的丹妮莉丝环带,人数一定会突破二万。
都是真正的精锐,经历八年长夜,参加过无数次对异鬼的战争,一个能打十年前的五个士兵。
这次决战异鬼王,所有诸侯都拿出自己的老底。
他们都明白,这将是最后一场仗,注定被史册记录。
即便得不到铁王座,他们也能挣得无上荣耀,所有参与者都将是后人传颂的英雄。
……
“嗯啊喔咦呀——”
亚莲恩的卧室外,侏儒推门的动作僵住了。
“提利昂?快进来呀!”亚莲恩早得到侍女通报,也看到屋外的油灯与投在玻璃窗上的矮小影子。
侏儒将门打开一道缝,像乌龟一样,把脑袋伸进去,“我明天要去奴隶湾,陪珊莎走亲戚。”
呻-吟与“啧啧”声稍停,亚莲恩懒洋洋道:“你不进来睡,等会儿还要去爬那婊-子的床?不如叫她过来,咱们一起乐呵。”
“没有,我今晚要去詹姆那。”侏儒摇头,准备把脑袋缩回去。
“你真的不进来?你看看她是谁!”亚莲恩伸手把一个毛绒绒的脑袋掰到床前。
侏儒忍不住好奇,瞳孔上下拉伸,变成巨龙那样的竖瞳,昏暗再也不能阻挡他的视线,女人的样貌如掌上观纹,纤毫毕现。
那是一个三十岁的妇人,不算太漂亮,眉梢已经刻上几缕皱纹,眼睛水汪汪,脸颊闪烁一种欲红。
侏儒眉头皱起。
他一眼就看出这女人久经风尘,可她并非绝色,也没什么特殊气质。
为什么自己老婆要找这种女人?
难道夷地的英俊少年少女已经让她腻烦,想换换口味?
可她想换口味,自己却没啥性趣啊。
“我还真不认识。”他搪塞道。
就准备离开。
“唉,大人真健忘,当年在青亭岛沙滩,还说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呢!”风尘女子幽怨道。
侏儒顿住脚步,再细细打量,认真思索……脑海里飘过成百上千张女人的面孔,然后输入关键词——青亭岛。
女人的数量急剧减少,他心中一动,记起她的身份。
“哎呦,是萝希啊!你咋离开旧镇了,这鬼天气,万里跋涉,多危险啊!”
“我随河湾军队一起过来的,坐雪橇车,不算太辛苦。”萝希解释一句,就邀请道:“大人,别说了,外面冷,快上炕吧!”
萝希并非人间绝色,十年前还能凭青春活力与传奇的背景故事,让他坚硬似铁。
现在面对一位脸型、身形都微微走样的普通女人,而且这女人还在风尘中鏖战十年,他心冷似铁,毫无动容。
“我真的有事,改天吧!”敷衍一句,侏儒就关上门。
隐约间,他似乎听到亚莲恩说被打断了性致,觉得两个女人不过瘾了,然后萝希低声说自己认识诗人西蒙尼,可以请他过来……他没回头,继续唱着小曲,在侍女与侍卫奇怪的眼神中,步履轻快地离开了多恩亲王府。
他没去西境驻地,这会儿詹姆八成带着小泰温入睡了,他不想吵醒孩子。
而且,他此时心里空荡荡的,很想找个朋友,用酒精与闲话将它暂时填满。
天空黑暗,朔风砭骨,偌大君临只剩几星昏沉灯火,他茫然站在十字路口吹了半天风,终于想起一个酒友。
“法克,我怎么混成这样了,整个君临只剩波隆一个朋友?”
嘴里嘟嘟哝哝,侏儒来到大圣堂外环的天使大道。
很意外,在志愿者军团驻地外,他看到人山人海与灯火辉煌。
“怎么回事?”他拉了一个路人寻问。
“奴隶湾的文艺团在搞‘携手共进,迈向新纪元’的文艺汇演。”那人随口一说,就使劲往里挤。
“嗯,是奴隶湾的风格!”侏儒咧嘴一笑,就没入人潮。
他像一条在草丛中游走的蛇,轻而易举钻到舞台前。
一名男歌手正深情吟唱歌颂圣丹妮的诗篇。
侏儒听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就越过高台,准备去后面的宅子寻波隆。
“亲爱的,你吃一个。”
提利昂身体一震,女人的声音那么熟悉,又那么遥远,好似来自上辈子。
“我吃饱了,你吃。”
在舞台与围墙之间,用栅栏围了一圈,供演员休息化妆。
靠近围栏的板车上,肩并肩坐着一男一女两个穿着戏服的侏儒。
女侏儒面容清秀,五官协调,眉眼间有一丝细细的鱼尾纹;男侏儒膀子粗大,相貌老成,看着有种侏儒特有的畸形感。
不过,他的笑容很温暖,动作很轻柔。
暖黄的灯光下,男侏儒手中瓷碗冒出汩汩白气,他还对着勺子里的饺子吹了一口长长的白气,像喷火龙一样狰狞可恨。
然后,他将勺子递到女侏儒唇边。
迷途的叙事诗 刹那辉煌
女侏儒害羞一笑,快速张开嘴巴,把整个勺子含进去。
“这个是羊肉芹菜馅,好香,好吃。”她含糊不清地嚼吃,眉眼间的幸福如嘴里吐出的白气,在灯火下清晰可见。
“你也吃一个。”她对男侏儒道。
男侏儒拗不过,凑到碗缘喝了一口汤,便又递了一个饺子过去,还说:“你快点吃,要轮到我们登场了。”
女侏儒又吃了三个,拍着肚子笑道:“瓦力,我饱了,你吃吧。”
说完,她还打了个嗝。
“分妮,你再吃两个。”男人还是往她嘴里塞饺子。
“呜呜呜,妈妈,呜呜……”这时,一个头戴瓜皮帽的小孩跌跌撞撞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含糊不清地哭。
分妮再顾不得吃饺子,双手一撑车架,动作灵活地从板车上跳下来,抱着孩子左看右看,“小胡戈,你怎么啦?”
“呜呜,妈妈,牙齿!”小胡戈举起右手。
羊皮手套紧紧攥着一块麦芽糖,上面黏着一颗染血的门牙。
“哎呀,把牙齿都咬掉了。”分妮瞪了丈夫一眼,“谁叫你给他买麻糖的?”
“不打紧,胡戈本来就在换牙,早晚得掉……”
“你在这做什么?”
波隆老远就看到侏儒的身影,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表情,但衣服与形貌他很熟悉。
他以为他是来找自己的,就站在大门口等,谁知等了好久,那家伙像走丢了魂,木桩子般杵在那,一动不动。
“他叫胡戈……”侏儒怔了怔,木然道。
“什么?”此地人声嘈杂,侏儒嗓子里又像塞了团棉花,声音发颤,好似带着哭腔,波隆没听清楚。
“我想吃饺子!”侏儒大声道。
“喔,你跟我来。”波隆随意点点头,拉着他往大门口走,一边走一边说:“饺子本来是为文艺团准备的,一个演员只有七个,很金贵,不过帮你要一碗应该不难。”
以波隆的身份,的确很容易就弄到一大碗鼓囊囊的元宝饺子。
“你喂我吃好不?”侏儒看着蒸汽腾腾的海碗发呆。
“what?”波隆瞪大双眼,以为自己出现幻听。
“你喂我。”侏儒把勺子递给他。
“滚!”波隆别过头,不再搭理他。
好半响,侏儒也没声响,他好奇回头,却发现老兄弟已经泪流满面。
“法克!”波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出什么事了?”
侏儒摇头不语。
“好吧,我喂你。”波隆悄悄往房门口看了眼,见没人,才挖起一个饺子往侏儒嘴里塞去。
“好烫,你吹口气。”侏儒躲开。
“你是坦格利安,你吃火锅从来不哈气!”波隆木着脸道。
“你吹口气。”侏儒坚持道。
波隆无奈,对着饺子吹了一口气。
“味道不对,好苦!能不能换一碗?”
“没得换!你自己选的羊肉芹菜馅,再苦也得吃下去!”
侏儒一边嚼,又开始哀伤流泪,泪到唇边,合着饺子一起吞下肚。
“真的很苦?”波隆见了,心中疑惑,舀了一只饺子塞进自己嘴里。
“鲜美可口,哪里苦了?我看呀,你就是好日子过惯了,矫情!
刚才我端着这么一大碗饺子进来,都不知多少人羡慕得流口水。”
“是吗?”侏儒呆呆抬头,“要不,用这个大碗去换他的小碗?”